月无夏

间接性填坑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2
等到青冥里提醒天将明的钟声响起,安岩这才无比清醒的意识到,距离他该进入轮回的日子只有两天了。
过了这个期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突然有种冲动,现在,必须立刻见到神荼,一定要跟他说一说什么才能够安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他又一次来到了三途川。在他的印象里,这里本来应该是荒无人烟的,可是这次他居然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安岩来不及细想,正好他也有事要问:“允诺,你知道……”
“安岩,你该离开了。”允诺的神情竟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而她的语气与之前大不一样,充满着淡漠,好似什么事都早已知晓。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他想要再次开口,允诺却再次打断他的话:“安岩,你本不属于这里,多待些时日对你,对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好处,你点了梦秋香,我不信你一点都想不起来。”
安岩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定了定神:“你不是允诺,你是谁?”
眼前的女孩的神情有那么一刹那变得有些悲哀,不过很快又回到了之前那副样子:“你还记得前世的时候,有人对你说,生死之事,不止人为,更多的是天意。这些你都还记得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安岩起了一身冷汗,这句话,这句话分明是……

那日,他前往程府想去找程姑娘,正在他准备离开之际,他突然觉得事情不太对劲。比如,一个大家闺秀是如何能得知他是藏在屋顶的呢?还有,遇见一个并不熟悉的人,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表现的如此镇定?

他猛然一回头:“你到底是谁?”
程姑娘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神情变为一种不近人情的淡漠:“我是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之前在此时我是程家之女,而你是秦家的养子,这就已经足够。安岩,有些事情不要追究的太深,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你怎么知道对我没什么好处?你又是凭什么这么做的?你根本不是程家的小姐对不对!”安岩大声的说到,被她的一席话激到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程姑娘看着他发泄完之后,才缓缓地说:“你有没有发现,你刚才的声音那么大,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更没有人前来捉拿你?”她叹了口气,“安岩,离开神荼,不要和他纠缠在一起,至少在这一世,否则,会有很多人为此遭殃的。”
“你什么意思?”
“神荼他不是寻常人,你可以理解为他是一位神仙下凡渡劫,如果作为人的一世安然无恙,则功力大升,若有一丝的不足,那么则会元力损伤,和他有任何牵扯的人都不得善终,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安岩渐渐冷静下来,他心中并不完全信这个人的话,眼神也慢慢变得冰冷:“为什么偏偏是我,你怎么认为,我离开了他,他这一生就一定是安安稳稳的?”
他看到程姑娘嘴角露出一丝隐秘的笑:“因为,你也不是常人。”说完,她悠悠地叹了口气,“传说,神荼郁垒合璧可以惊鬼神天地,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可是更多时候,生死之事,不在人为,更在天意。”

她说:“安岩,你是个聪明人,你该明白这些的。”

那天,他到底怎么回去的,他已经记不太清了,脑袋里几乎都是程姑娘和他说的那些话。虽然说神荼向他做的那么多的保证,可是他还是抑制不住的在害怕。害怕外人看他们的眼光,害怕未来并不会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终于到了神荼成亲的前一天,管家忙忙地来找他:“安岩少爷,快去程府告诉程家的人,喜事要推迟一天。”
安岩不解:“这又是为何?”
“大少爷在去往罗家庄是路上,被一群土匪给绊住脚了,估计也得明天才能回来了。”
虽说神荼要成亲他很伤心,可是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的,何况,他也相信,神荼会解决这件事的。

他给程家通知完了消息,就想着去罗家庄找神荼,问他究竟该怎么办。

一路上,他都觉得忐忑不安,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他压下心中的不安,快速向罗家庄赶去,而天空中,早已是乌云密布,似乎有雷电将要劈开天空。
好不容易赶到了罗家庄,他隐隐约约看到了神荼的影子,心下一喜,刚要喊他的名字,就看到真的有雷电劈开了天空,那正好是神荼的方向!

他来不喊神荼,快速的向他跑去,就在那条雷电即将坠落的那一刻,他已凡人之躯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记天雷。
也因为如此,使人根本看不出他身上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安岩?安岩你醒醒!安岩……”

渡劫之雷,凡人是看不见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死后并不像其他的鬼那样面目恐怖,同样也是为什么他根本记不起自己死因的原因。
因为他本来不是该死之人。

因为眼前这个“允诺”的提示,安岩想起了一切,他有些颤抖地问:“神荼,后来怎么样了?”
“那一道天雷,本是神荼应该渡的第一道天雷,因为你帮他接下了第一道,导致的渡劫不完美,最终,渡劫失败。”

安岩垂下头:“他一定很怨我。”
“你死之后,他就没有和‘程姑娘’成亲了,再过了不久,他就被天庭召唤回去了。我只能告诉你,他那时是在埋怨自己没有保护好你。”‘允诺’的声音平稳,说着与她无关的别人的一生,“还有,他为人的姻缘,其实也算是他自己破坏的,所以,你也不必太过自责。而且,神仙渡劫之后,与祂有牵扯的人都必须死去,也是因为你,那些人并没有死,都好好的活着,只是被抹去了记忆。”

听到这些,安岩平静了下来,他问:“神荼为什么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允诺’看着他,眼神里终于有了些温度:“这也许是天意吧。你知道的,天意不可违。”

是啊,天意不可违,可是我们要是能改变一点点,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

她还是放他回去了,让他明天早上就要主动的前往奈何桥,不能惊动任何人,那条路,他只能自己一个人走。
同时,她也告诉了他,这一世,他和神荼是注定有缘无分的。一切,只能看来世,而以后的事谁也无法猜测,这是天道也无法推算了。
那个人作为天意的传达者,很多事本来就不是她能够左右的,尽管结局注定令人悲伤。

——tbc

非常开心了,我决定码字!

【荼岩】终其一生


此时的安岩正坐在教室里盯着手腕处那个黑色印记发神。那是一朵花的模样准确来说不能够称之为一朵,因为花的形状只有一半。

已经三天了,安岩盯着自己的印记,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放学后,安岩回到家,慢吞吞地拆了一袋方便面当做今天的晚饭。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以后也是这样。

安岩的父母并不是因为爱情而走到一起的,从某一意义上来说,算是媒妁之言。刚开始的几年还好,可就在五年前他们的矛盾开始不断的暴露出来,离婚之后,各自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灵魂伴侣,幸福美满,只剩一个无人看管的他。
他想,自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不要再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再遭受这种痛苦。

最先发现安岩手腕处印记的是江小猪,一阵大惊小怪后有些酸溜溜地说:“你小子运气可真好,这年头拥有灵魂伴侣印记的人可不多。”说完又使劲凑过去看印记的样子,看仔细之后喃喃自语:“怎么总觉得这朵花这么眼熟呢……”
“你看什么都觉得眼熟,”安岩不轻不重地拍了他一下,“说真的,你觉得,我以后的灵魂伴侣会是什么样子?”
“唔……不清楚,看这朵花的样子,应该是个大美女吧……”

时间过得那样快,安岩已经23岁了,他还没有找到他的灵魂伴侣。
“安岩,别泄气。”坐在他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礼貌性的微笑,“我已经问过Rachel小姐了,她说她会帮忙的,只是她才刚刚进入协会,对那些人还不算熟悉,要过一阵子了。对了,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加入THA吗?大小姐催我好几次了。”

安岩笑笑:“抱歉,我真的没这个打算。”
“好吧,那我又得带着坏消息回去了,”龙傲娇似是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笑容,“安岩,你知道郁垒吗?”

听到这个名字后,安岩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可是也只有那么一瞬间,很快的,那种怪异的亲切感就消失殆尽。他按捺住那份怪异,认真思索了片刻后,摇了摇头。

“oh,想来也是,协会要给神荼找个搭档,据说是郁垒传人,”龙傲娇看了看短信,“神荼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和你一样有趣。只是他这人来无影去无踪的,那天见到他,介绍你们认识。时间不早了,我得安排大小姐的晚餐了,再会。”

这天晚上,安岩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梦。梦里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带着一种不近人情的冷漠,使人想要接近而不能。
看到这双眼睛,安岩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就像是在外不停迁徙的鸟儿终于找到了归宿。

在地球另一边的小酒馆里,瑞秋接完电话,对面前的两个男人说:“所以,这次的任务就是这样的,明白了吗?”

得到了确切的回答后,瑞秋有些迟疑地问:“另外,你们认识的人中,有谁是有灵魂伴侣印记的吗?允诺的一个朋友手上有印记,可是很多年了,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有吗?”
“oh,Rachel小姐可算是问对人了,神荼的手上就有这样一个印记,是一……是惊蛰的样子。”贝克朝神荼使了使眼神。

听到印记并非黄泉花的模样,瑞秋有些失望,只说:“这样啊……”
等到瑞秋走远了,贝克叹了口气:“我说伙计,被人知道自己的印记是黄泉花很丢脸吗?还专门用绷带掩盖住,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

安岩今年已经25岁了,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今天是大年三十,THA很多人都没办法回家过年,索性就订了个火锅店,在叫上安岩一起,说是要守岁。可是还没到十一点,大部分人都已经醉醺醺的了。

瑞秋顶着张红扑扑的小脸眯着眼看安岩,也许是喝的太多有些口齿不清:“安岩你……你放心,我绝对……绝对帮你……找到什么灵魂伴侣。”说完又抱着酒瓶不撒手,傻呵呵地笑起来。

“就……就是……丰……丰绅殷德的墓我……我们都……去过,还……还怕找不着个……大活人吗……”

听到这些话,安岩也傻笑起来,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的脑袋已经有些疼了,跟罗平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就在他离开还没到一分钟,一位高瘦的男人带着冰雪的气息推门而入。

安岩没想到自己还有被表白的一天,眼前的小护士小巧玲珑的样子,眼睛不太敢看他。他想,如果自己没有灵魂伴侣,也是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吧。

他天生就不是很会拒绝女孩子的那种人,磕磕巴巴地解释完了之后,小护士终于抬起头来看他。
“原来安医生有灵魂伴侣了啊,我就说像安医生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爱人呢……既然如此,安医生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像你这种人,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就在那天下午,阳光是那样的好,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也许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
安岩做出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他并不后悔,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情和这天的阳光一样的好,尽管总会有些悲哀。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脸上还带着氧气罩。原来,自己连呼吸都已经这么的困难了。
“托你的福,那个孩子平安无事,只是……你被注射了FAM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型病毒,脏器正在慢慢的衰竭。”包妮璐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这么做,值得吗?”

安岩沉默片刻,张了张嘴,发出的却只有气音,包妮璐分辨了很久才听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总要有人这么做的。”

看到那个孩子被一群人拖进巷子的时候,他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冲进巷子里,紧紧的护住那个孩子。
只是,可能再也找不到他的灵魂伴侣了。

即使允诺让人用最好的医疗设备也没能让安岩的生命流逝的慢一点点。
某些时候,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总是会很平静,就像安岩,时常会想起他梦里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空落的心里总会升起莫大的安慰。

真是抱歉,你一定也在寻找着我吧,可惜,我要失约了。他想留下自己的灵魂伴侣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到死神正一步步走向他。

那天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没有人记得。安岩看着窗外的阳光,就像回到了十五岁那年他看到自己的印记时的阳光一模一样。窗外的绿叶生机勃勃,他甚至都看到了落在树梢处的蝴蝶。
突然间,他的内心一阵惶恐不安,没有人能解释到底是为什么。

“神荼哥哥,你的灵能如果再没有办法的话,安岩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他下意识看向门外,那个人的冰蓝色眼睛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同时,心中有什么东西即将破茧而出。
随着仪器的一阵长长的“滴——”声,心电图彻底的变成一条直线,床上的人没了呼吸。

找到你了,我的灵魂伴侣,虽然有些晚。

——the end

【荼岩】压寨夫人

七夕贺文😂ooc属于我

1
安岩是燕坪山的山大王,所有手下都对他衷心耿耿。
请不要在意整个山上只有六个人的细节谢谢。
这日山大王闲暇无聊,拿了放在一边的话本来看,正巧读到汉高祖斩白蛇那一章,好生有趣!看到精彩处时,军师急急忙忙来报:“大王!有人来砸场子啦!”
这还得了,安岩合上话本,随手挑了一把剑前去迎敌。
2
轻松无比的捆住了一大一小两个砸场子的后,安岩一脸怀疑地盯着江小猪:“这么弱的敌人你也对付不了?”
江小猪百口莫辩,谁特么知道这俩人看到安岩后就像没了力气,打的心不在焉的!之前差点把他的门牙都揍掉了!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长的极为俊秀的人,龙傲娇提议:“大王,你可以让他们下山去骗些小姑娘,这样我们这个月的经济支出就有着落了。”
小的那个:“就算我们被你们抓了,我们也是有尊严的!不会屈服的!”
大的那个:“……”
反抗无效,择日执行。
3
安岩本来不太同意这个决定的,但是被一直不说话的那个人盯得浑身发毛,更何况那人还长着一双罕见的蓝眼睛,顿时觉得更不好了,索性就同意了。
时间一长也知道了兄弟两人的名字。
大的叫神荼,小的叫阿赛尔。
“阿赛尔你的名字怎么跟我们的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官方爸爸去。”
4
不过这个决定又很快被否决了,原因是神荼的手艺太好,比允诺做的黑暗料理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把安岩哄的舒舒服服,就撤销了这个决定。
几个月过去,他甚至都觉得神荼都可以算得上一个负责的压寨夫人。
不过如果神荼是女的就更好了
近日,有过路人常说他们在山上看到了蛇妖的身影,让这里的山大王帮忙除去。
安岩:“……我只负责除人,不负责除妖。”
更何况他对这些妖啊鬼啊的东西持以嗤之以鼻的态度。
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妖怪?
少年,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
5
隔天,江小猪就战战兢兢地扯着安岩的袖子:“安,安岩,你听没,没听说,山上闹蛇妖啊?”
“……你不是也不信这世上有妖怪吗?”
“可我真的看到了!我起夜的时候还看到了……你那是撒子表情嘛!有影子也很说明问题噻!”
安岩:“要这么说我还见过蛇妖呢。”
“?”
“青城山下白素……”
6
偷听了许久的阿赛尔:“哥,你喜欢的人怕不是傻子。”
神荼:“……”
阿赛尔:“你要以身相许来报救命之恩,干嘛把我也拉上。”
神荼意辞言赅:“你算聘礼。”
阿赛尔:“喵喵喵?”
7
不过人有失足马有失蹄,事情总有败露的时候。
阿赛尔蜕皮的时候被守山的小兵看到了,立马汇报给大王。
听到消息的安岩还没有反应过来:“哦,你是说阿赛尔是蛇妖……什么!那神荼岂不就是那个白娘子!”
小兵:“大王,如果论性别来谈的话应该叫白相公。”
“哦……不对!不是讨论称呼的时候!怎么解决蛇妖才是问题好吗!”
8
到最后也没能解决掉,这里没法海,离杭州又远,神荼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危害人的事情,安岩还是让他们住了下来。
不过被骗依旧让安岩感觉很不好。
可是没道理神荼对他这么好啊。
在安岩单方面冷战七天后,被神荼用一份糖醋排骨给哄好了。
啃着排骨的山大王向神荼抱怨自己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找到压寨夫人。
神荼:“抱歉。”
安岩:“?”
神荼脸上却没有半点愧疚的意思:“我把你的姻缘线给剪断了。”
9
这次安岩真的不理神荼了,十份糖醋排骨都没用。
还是在阿赛尔不断的劝告中,安岩才原谅了神荼,仔细想想神荼对自己的确挺好的,如果他是个女的说不定自己就娶他了。
“阿赛尔你怎么这么帮着你哥说话?”
阿赛尔面无表情:“我是聘礼啊。”
10
于是在聘礼的劝告和神荼本人的美色诱惑下。
燕坪山的山大王终于迎娶到了自己的压寨夫人。
可喜可贺。

【荼岩】勾引

ooc属于我。
文不对名系列😂

1
众所周知,帝国余晖有两个扛把子。
一个神荼,一个阿赛尔,他们俩是兄弟关系。
阿赛尔或许是吃了某个黑心老板的假药,看起来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学生。
而神荼高颜值大长腿,同时还特能打。
于是,帝国余晖的对手THA就想挖人了。
高层想了很久,决定把神荼挖过来。
怎么说也是阿塞尔亲哥哥,肯定比他弟弟厉害。
2
罗平接到上级命令后,在一溜儿的女成员中选,准备色诱。
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强攻?
罗平表示他还想多活几年。
可惜神荼这个人油盐不进,无论是异地风情还是江南水色通通不入他眼。
总共派出去了十五个成员,无一人成功。
纷纷抱怨:说好的男神画风不一样啊!难不成是个断袖?
3
噫。
罗平被她们的话吓到了。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错?
难不成神荼真喜欢男的?
协会里很多有颜值同时有能力的小伙伴都被神荼打趴下过,这些肯定不行。
得找个没跟神荼交过手的。
于是他在实习区转了一圈,一眼就看到那个填个表格都会出错的戴眼镜的家伙。
“那人,谁?”
江小猪:“安岩啊,听说是王胖哥带回来的,好像有什么郁垒之力?我也搞不懂。”
哦。
郁垒。
那他妈不就和神荼是一对吗?
罗平觉得上天都在眷顾自己。
4
“我?去把帝国余晖的副首领拉到THA来?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让我一个新手去做!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
在罗平半是威逼半是利诱下,安岩终于含着泪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没办法,谁让他欠包姐的房租在到协会的时候支了一笔钱呢?
5
安岩并不相信那个号称性冷淡的高手会来这种地方。
酒吧里,灯光缭乱,男男女女舞动着身躯。
他还得小心观察神荼什么时候进来。
不得不说THA的黑科技就是给力,神荼刚一进门,他就从终端上看到神荼的脸了。
不过他也不明白什么交易居然要在这种掏个五块钱就能让未成年人进来的酒吧里进行。
一般大佬不都是该在香港,澳门的大赌场去吗?
看着神荼越来越近,安岩藏好了终端,理了理头发,一脸独领风骚的样子走了过去。
6
“大哥,按摩吗?十块钱,老得劲了。”
……
安岩发誓他绝对在神荼脸上看出了鄙视的神情。
士可杀不可辱。
他还就跟这人较上劲了。
“帅哥~别这么不近人情嘛~”
说实话,安岩听自己的声音都快听吐了。
不过很显然神荼并不想跟他废话,抓住安岩的手腕,一扭。
天下无双。
安岩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骨头貌似断掉了的声音。
接着整个小小的酒吧充满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7
还好只是脱臼而已,要是真的骨折了,要消耗好大一笔积分才能让手臂恢复如初。
任务失败,重新开始。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无论神荼出现在哪里,安岩总能第一时间找到他。
问他怎么找到的。
THA终端,谁用谁放心。
就连神荼都很奇怪安岩哪里来的那么大毅力,自从被自己扯脱臼了手臂后,竟然没过两天又阴魂不散的缠着他。
据说THA的治愈良药可是很贵的,这个小子看起来好像才只是个新人,哪儿来那么多积分?
罗平:只要搞得定神荼,任务期间所用正常的消费,都由协会买单。
8
阿赛尔也听说了这件事,看着旁边缠绷带的神荼:“看不出来,你居然喜欢这种的。”
“……”神荼。
“我不喜欢男的。”
“那之前也没见过你喜欢女的啊。”
“你莫非真像包妮璐说的……性冷淡?”
“……”
9
当天包妮璐的门就被某个门神砸了。
对此包妮璐表示非常不满意,请神荼喝了杯茶。
总感觉茶的味道哪里不对……
两分钟后,神荼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缩小,最后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我最近听说,你不太喜欢我的房客?”
“……”那是谁?
“安岩啊。”
“正好我也不太喜欢养猫,就让他养几天,三天后你才能恢复过来。”
眼前的猫整个毛都炸了起来。
“呵,反对无效。”
“那个小家伙可是拥有郁垒之力,你这么嫌弃他,说不定要他帮忙的时候,可就难喽。”
“喵。”
谁要他帮。
10
包妮璐言出必行,当天就把猫送到安岩那里。
本来他是拒绝的,但是看到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
他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被戳中了。
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
直到包妮璐走了安岩才发现自己忘了问猫的名字。
看着小奶猫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跳到远远的地方不理他。
安岩瞬间在脑海里想到了某个门神的名字。
“对了!就叫你神荼!哈哈哈哈神荼要是知道自己和一只猫重名,不知道他的脸得黑成啥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阳台上的神荼盯着那个笑得肚子疼的二货,觉得这个人更讨厌了。
11
其实也不算特别讨厌。
THA的终端莫名其妙找不到神荼的踪影了,这几天任务中断,安岩也没别的任务。
就窝在家里逗猫,不过很显然神荼并不想呆在他旁边。
看到终端时神荼就想把这个侵犯他隐私的东西毁了。
可是又觉得这个二货应该会被THA追究责任,还是算了。
12
安岩觉得这只猫简直像成精了一样。
金贵的不得了。
买的猫粮也不吃,还非要跳上餐桌吃他刚盛好的米饭,偶尔还就着几口青菜。
他要给猫洗澡的时候,猫总是挠他出浴室,自己在浴室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几分钟后这只猫抖了抖身上的水,一身干净清爽的出来了。
就连他找不到手机放哪的时候,这只猫叫了几声,他总能在猫在的地方找到手机。
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
都是骗人的!
安岩都不太想让这只猫走了。
13
三天很快就到了,包妮璐也在神荼变回人形之前把他送回了帝国余晖。
然后快速逃离了现场。
通知大家自己准备去度假,时间立刻,地点不知,度假时长为迷。
神荼变回来了,却更不近人情了。
阿赛尔想:包妮璐这是做什么了。
14
任务重新开始。
还是那个酒店,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个终端。
神荼走过来了。
嗨呀三天不见还挺想这个暴力的家伙的。
安岩念起了罗平给他的台词:“帅哥,一个人啊。”
“嗯。”
等等,一定是他听错了,这种问题神荼怎么会回答呢!听错了听错了!
出于职业素养,他还是要念完台词。
“有女朋友吗?”
“没有。”
“男朋友呢?”
“没有。”
安岩念出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台词:“正好我也没有,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15
结果?
没有结果。
结局是THA成功的把帝国余晖扛把子之一拉了过来。
同时安岩的积分在不断增高。
你问怎么做到的?
江小猪:不跟脱离了单身贵族的人说话,有男朋友了不起啊?
End

其实还可以有后面的。

阿赛尔:你说过要陪我一起把帝国余晖做的最大的。
神荼: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阿赛尔:我不听我不听!

江小猪:安岩,你这小叔子脾气有点爆啊。

【荼岩】[知乎体]为什么神荼到现在还单身?

第一次写知乎体,不知道对不对😂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段子的。

匿名提问:神荼怎么到现在还单身?如果我现在去追求他,有希望吗?
分区:情感

匿名回答

泻药

这题还是匿了吧,怕被真人找上门来。

如题主所言,神荼肤白貌美大长腿,可谓是协会的门面担当,喜欢他的姑娘也一大票子。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呢,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众所周知,就在一五年六月份的时候,协会为神荼安排了一个搭档,叫安岩,身上有郁垒之力,和他配在一起挺合适。答主也算得上跟他们混的挺不错,有些事还是知道的挺清楚。

那阵子都十月份了,神荼莫名其妙搞失踪,作为他的搭档安岩就立刻满世界去找他,最后还是在巴黎捡到的神荼。
一开始答主也没怎么在意,兄弟嘛。
不够时间一久,答主就发现这其中有点猫腻了。

在咱们协会的一般都要外出执行任务,有时候要被迫往山洞里面钻,而且根据神荼的实力,任务级别还挺危险的。
一次答主跟神荼一起去执行任务,安岩没去,他去做另一个探索任务了,情况还是挺紧急的,跟那儿的怪物打了半天才解决好。
当然体力消耗了那么多,要吃点东西,做咱们这一行的,最普遍的食物就是压缩饼干,能填饱肚子,但绝对算不上好吃。
这个时候重点来了,答主正啃着自己的饼干呢,就看到神荼从自己的密宇里拿出来了几块三明治。
青菜,鸡肉,西红柿,沙拉酱都不少。
虽说这东西也不算特别的稀奇,但是在那种环境下,他拿出的三明治就像是极品的美味了。
看到答主好奇的目光,神荼终于回了一句话。
“安岩做的。”

这样啊。
然后他就完全不顾答主当时可望而不可即的目光,一个人把那些三明治吃光了。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回去一想答主就觉得不对劲了,安岩之前压根不会做饭的,怎么现在却……
答主连忙跑去问小秋秋,小秋秋翻了个白眼,说谁知道安岩抽什么风了,一个月前跑到她那里去问怎么做饭。

这时答主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安岩这小子莫不是要把神荼掰弯?
那神荼的迷妹非宰了他不可。

正当答主忧心忡忡的准备去找安岩,让他想开一点的时候。
就听到安岩和神荼两个人在一个隔间里说话,声音不大,而且位置还偏僻。

安岩:“神荼,咱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话我想跟你说。”

神荼:“嗯。”

安岩:“你说最近咱们差不多都一起做任务,形影不离的。嗯……我,我想天天都能见到你。”

听到这句话答主震惊了,这他妈就是赤裸裸的表白了啊!要是让别人听到了那还得了?
恐怕明天协会论坛最热帖子的标题就是:【震惊!协会男神竟然当众出柜只是为了……】

你们一定认为神荼会像想象中一样勾起一丝邪魅的微笑,然后说“这种事应该我来说”这种戏码吧。

呵呵图样图森破。

朋友们高潮的地方到了!

神荼好像迟疑了一下,然后说:“要不,我把我的照片给你一张?”

答主觉得安岩当时应该想杀了神荼的心都有。
神荼这么多年没对象是有原因的,情商太TM低了!活该注孤生!
答主完全没有将私人感情流露出去的意思。

总之题主,想去追神荼,还是劝你打消这个念头,无论你如何直示暗示,神荼他都是听不懂的。

XX年X月X日
答主回来更新了

有评论问,那天的后续是什么。
答主也不知道。
答主在一个星期后收到了一个上面贴着囍的费列罗。
安岩和神荼送的。
别的就不多说了。

这两个没良心的家伙!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1
罗平让人给自己送来梦秋香来,不过这次不是江小猪来的,是一个半长的头发,满脸阴郁的男人。
听别的鬼差说,江小猪被调配到其他地方做事了,如今这个代替他的,叫做丰绅殷德,大家只管他叫丰绅。
据说,他在很多年前就在青冥了,在等一个人,等了很多年都没有等到。
有些人说,他大概是在等他的亡妻,只是丰绅这人都不对别人说话,究竟如何,也无人能知。
梦秋香的效果明显的惊人,这个晚上让安岩想起来了许多以前的事,不过一想到梦秋香的稀有程度,也怪不得罗平到了现在才将它找到。
安岩不知是何时学会爬墙,每当不愿听先生教课,他都会借着肚子疼的名义翻墙出去玩,不过也经常被神荼抓到罚抄书,说自己以后不这样了,但没过几日就故伎重演。
这日他实在没事做,就想看看神荼的新娘子,想看看她到底那一点配得上神荼。
到了程府,安岩自知他家的人不会轻易让他进去,况且男女有别,见程姑娘更是难。
他想了一个法子,到程府的后门去然后翻墙上去,爬到一个比较宽敞的房顶偷偷看着院子里,倒真叫他找到了程家的内院。
安岩心说了不得了,这些丫鬟小姐的家服样子倒全都让他看了去了,若有人抓到他,可是要浸猪笼的。
不过越是这样安岩越不想离开,他还没看到程姑娘的样子呢。
那是程家的嫡长女,理应是住在正院的。
他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这才终于看清了一点程姑娘的面貌。
和他想的不一样,程姑娘小巧玲珑的样子,小鼻子小嘴巴,笑起来也是轻抿着嘴,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安岩看完了正要离去,就被叫住了。
“阁下这就走了,不打算下来喝杯茶吗?”
听到这话,安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四处看了看,只看到程姑娘对他笑,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本来那么多的丫鬟,竟然突然间全都不见了。
见着没人,安岩破罐子破摔地从房檐上跳下来,毫不客气的从她手里接过茶一饮而尽。
程姑娘见了他并不惊讶,就像早有预感。她轻笑着,又为安岩倒了一杯茶:“外男不可随意进内宅,就算你是我未来夫君的兄弟也是如此,你这样可算是明知故犯?”
听了这话,安岩有些觉得自己方才没离开的决定是错的了,他再次打量了眼前的女子,并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你不敢说出去。”说完,又发现有什么不对,“你认识我?”
“见过一次,不必放在心上。”她说,“若你是查探我的话,你可以回去了,这样做没有半点必要。嫁衣已经做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天,安岩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满脑子都是那女子说的那几句话。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神荼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轻轻皱眉:“怎么了?”
青年现在明显很不高兴的样子,突然抓住眼前之人的衣领,恶狠狠的说到:“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娶亲的吗?你说话不算话!妄为君子!”
虽然不知道他又听说了些什么,不过这个表现很显然就是吃醋了。
无奈的抓住安岩的手,盯着他的眼说:“我说到做到,若真是娶亲,也是和你。”
抓着衣服的劲道明显弱了下来,安岩自知理亏把头低了下去,脸颊有一些红。
桃花还未落,在满园的香气中,神荼亲了亲安岩的唇角。
在醒来的一刹那,安岩想到的是,神荼的嘴唇可真凉。
随之恢复清醒后就是满脑子他和神荼接吻的画面,现在想想都还有些匪夷所思。他居然和神荼有着那样不正当的关系,总觉得有种玷污了上神的感觉。
神荼放着好好的新娘子不娶,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安岩丝毫没有认识到全是因为自己不知好歹一次一次主动去撩拨别人的原因。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完全都没脸去见神荼了,太丢人了。
还有就是他醒来之后,居然还想去试一试神荼的嘴唇是不是像梦里的那样凉。
一想到如此,安岩就根本睡不着了。如今才寅时,还可以睡一个时辰。
迷迷糊糊中,只听见冥阁外的鬼差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
“真可怜啊……”
“咎由自取……”
“癞蛤蟆……”
想来也就是一些八卦吧,安岩翻了个身,继续睡下去。

话说这图我能吹一个月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0
秦枫为神荼定下的婚期只剩下半年了,姑娘家已经开始做起了新嫁裳。
原本也是有几位人家看上安岩,要为他说亲的。只是安岩始终不是秦家人,要仔细的问他的意见才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安岩竟不愿娶亲。
当天夜晚,安岩去了秦枫的书房。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出来,与他相熟的小厮问他秦老爷和他说些什么,安岩只是笑而不语。
与那位姑娘定下的婚期在中秋之日,神荼最近不知怎么,也不爱出门了,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
他在看书,有人在看他。
窗外的桃花开的正旺,浅粉色的花瓣落了满地,以及青年的肩头。不知怎的,安岩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那人抬起头来看他。
就这么一眼,安岩就像是被发现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仓皇而逃。
窗内人无奈的苦笑。
府上没人会知道,昨日父亲找安岩谈话之后,这孩子就带着一点委屈来找他,告诉自己不会在打扰他读书。
也没人会知道,他对安岩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
再次无意间见到安岩,又看见他想要再次逃走,神荼无奈地唤住他:“安岩。”
安岩低着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说:“你不许娶亲!”
他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一些细密的欢喜,神荼耐心的问道:“为什么?”
青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恼红了脸:“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然后,他学着自己少年时的模样,仰起头在神荼的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再也没有逃走。
神荼醒了,他看着自己的掌心,似乎还残留着青年脸颊细腻的触感。他快分不清,自己是否还在梦里。
这样的感觉,只有一瞬,就立刻恢复原样。他还是在青冥,还是那个没有任何私欲的上神。
他的居所与罗平的阎罗殿很相近,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能够看到罗青石旁开的艳丽的宜欢花,简直要迷乱人的眼睛。
突然想起,刚才在梦里,那些桃花与这些乱人心智的花一样,似乎都带着迤逦的气息。
神荼突然想起,自己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安岩了。
时间不多了,不知道他还怎样。
也是这个瞬间,神荼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格外的想他。
上神的本能是不会说谎的,刚刚露出这个想法,自己就不由自主的出门,向冥阁走去。
梦里的人正在对着眼前的一盆花发呆,也许鬼魂确实比人类敏感的多,他还未进去,安岩就已经看到了他。
“神荼?”
虽然只是几天没见,安岩还是很轻易的发现,神荼的状态没有那么好了。
给他泡了杯凝神聚气的清茶,就开始絮絮叨叨起自己的事,神荼一向不爱听这些,只是也许因为刚才的那个梦,神荼比平时要耐心的多。
他突然想,安岩与他梦里的有些不一样。
现实的安岩不会缠着他太多,更不会胆子大到拦着他的路不让他走。
没有梦里的听话。
“……要是我再也转不了世该怎么办啊……”安岩还在碎碎念,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怎么变化,也没怎么看神荼。
“不会。”
安岩顿了顿,抬眼看他:“你刚刚说什么?”
“你会活下去。”他说。
怎么还是这么不会安慰人啊,安岩面上却神态自若:“哦,那借你吉言。”
喝完茶后,神荼就离开了,安岩也没有送他一程。
他颇为诡异的盯着宜欢花,从刚才神荼进来开始,这盆花就开始散发起香气,并且愈发浓郁,简直快让人昏昏欲睡。
他甚至是开始怀疑,这种花是认脸,看到好看的人就开始发情了。
不过比起这个更重要的,他更想知道,神荼最后是否娶到了那位姑娘。
这几天他都会做梦,无非是关于神荼的亲事,倒是没有梦到关于自己的亲事。无奈地想,秦叔叔不至于这么小气,连门亲事也不愿替他找吧。
只是,他会莫名的很不高兴,一想到神荼会和别人结为连理,他就很不高兴。
心里好像是缺了一块什么一样。
刚刚神荼来看他,明明没有说什么,他却那么开心,甚至比他经历的所有事都开心。以至于,自己都不敢去看他。
允诺和小猪说的真没错,宜欢花,真的是有毒的。
——tbc——

【荼岩】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荼岩相遇日贺文,赶在十二点以前完成(๑>؂<๑)

已经是这个月以来的第十二束香水百合了。
小护士把玻璃瓶里的水换了,放进新的香水百合。盯着依然闭着眼的青年,有点忧愁的叹了口气。这样的人,醒来了也一定是很温柔的。虽说青年已经住院好几个月了,他们俩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因为,这个青年早就被判定了植物人,能醒来就是个奇迹了。
小护士很多次盯着他的名字出神。
安岩。
是指像岩石那样坚硬而又安稳吗?
她听医院的其他人说,安岩是因为一场车祸而住院的,虽说司机已经抓住了,可是治疗的费用太高了,安岩又没有其他的亲人,没人再愿意资助他了。
只有一个人。长得一副只有漫画里才会出现的面孔,有着明显不同于黄种人的蓝眼睛。
早就有人打听过了,他是沈氏文化的总裁沈图,家财万贯,目前单身,据说,还没有一个女孩子入得了他的眼。
也是他,承担安岩在院期间所有的费用,并且天天送来一束香水百合,实在不得空,就让罗平送过来。
三个月来,从未停止。
她有时听到罗平叫他“沈图”,可是那发音更像是“神荼”,这些事情,其实也与她无关。
有时候,她在门外的时候,看到病房里,沈图握住安岩的手,神色也完全不似在人前的冷漠,眉目中有种说不出的柔和。他好像从未对安岩说过什么,常常就是待在那里一下午。
医生说,就算安岩真的醒了,也有可能会因为神经轻度受损而导致失忆,他可能会忘记所有的事情。
也幸好,沈图给他提供了最好的条件,最近,她时不时都能看到,安岩的小指颤了颤。
如今已经六月份了,这个病房的位置经常可以晒到太阳,还有一颗法国梧桐,可以听见窗外的知了声。
她想,今天的香水百合怎么还没送来呢。
也在这时,护士长叫她去拿一份血检报告。
等她回来的时候,在病房外停住了脚步。病房里多了一个人,还有一束花。
那是这个月的第十三束香水百合。
可是,她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
她分明的看到,安岩倚靠着枕头,眼睛明亮地盯着眼前之人,表情有些茫然,想要说些什么。
和她想的一样,安岩就算是醒了,看起来也是一样的温柔,沈图也许和她一样,可是更多的,也许是欣喜。
然后,他们都听到安岩对沈图说。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