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荼岩相遇日贺文,赶在十二点以前完成(๑>؂<๑)

已经是这个月以来的第十二束香水百合了。
小护士把玻璃瓶里的水换了,放进新的香水百合。盯着依然闭着眼的青年,有点忧愁的叹了口气。这样的人,醒来了也一定是很温柔的。虽说青年已经住院好几个月了,他们俩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因为,这个青年早就被判定了植物人,能醒来就是个奇迹了。
小护士很多次盯着他的名字出神。
安岩。
是指像岩石那样坚硬而又安稳吗?
她听医院的其他人说,安岩是因为一场车祸而住院的,虽说司机已经抓住了,可是治疗的费用太高了,安岩又没有其他的亲人,没人再愿意资助他了。
只有一个人。长得一副只有漫画里才会出现的面孔,有着明显不同于黄种人的蓝眼睛。
早就有人打听过了,他是沈氏文化的总裁沈图,家财万贯,目前单身,据说,还没有一个女孩子入得了他的眼。
也是他,承担安岩在院期间所有的费用,并且天天送来一束香水百合,实在不得空,就让罗平送过来。
三个月来,从未停止。
她有时听到罗平叫他“沈图”,可是那发音更像是“神荼”,这些事情,其实也与她无关。
有时候,她在门外的时候,看到病房里,沈图握住安岩的手,神色也完全不似在人前的冷漠,眉目中有种说不出的柔和。他好像从未对安岩说过什么,常常就是待在那里一下午。
医生说,就算安岩真的醒了,也有可能会因为神经轻度受损而导致失忆,他可能会忘记所有的事情。
也幸好,沈图给他提供了最好的条件,最近,她时不时都能看到,安岩的小指颤了颤。
如今已经六月份了,这个病房的位置经常可以晒到太阳,还有一颗法国梧桐,可以听见窗外的知了声。
她想,今天的香水百合怎么还没送来呢。
也在这时,护士长叫她去拿一份血检报告。
等她回来的时候,在病房外停住了脚步。病房里多了一个人,还有一束花。
那是这个月的第十三束香水百合。
可是,她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
她分明的看到,安岩倚靠着枕头,眼睛明亮地盯着眼前之人,表情有些茫然,想要说些什么。
和她想的一样,安岩就算是醒了,看起来也是一样的温柔,沈图也许和她一样,可是更多的,也许是欣喜。
然后,他们都听到安岩对沈图说。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