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0
秦枫为神荼定下的婚期只剩下半年了,姑娘家已经开始做起了新嫁裳。
原本也是有几位人家看上安岩,要为他说亲的。只是安岩始终不是秦家人,要仔细的问他的意见才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安岩竟不愿娶亲。
当天夜晚,安岩去了秦枫的书房。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出来,与他相熟的小厮问他秦老爷和他说些什么,安岩只是笑而不语。
与那位姑娘定下的婚期在中秋之日,神荼最近不知怎么,也不爱出门了,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
他在看书,有人在看他。
窗外的桃花开的正旺,浅粉色的花瓣落了满地,以及青年的肩头。不知怎的,安岩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那人抬起头来看他。
就这么一眼,安岩就像是被发现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仓皇而逃。
窗内人无奈的苦笑。
府上没人会知道,昨日父亲找安岩谈话之后,这孩子就带着一点委屈来找他,告诉自己不会在打扰他读书。
也没人会知道,他对安岩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
再次无意间见到安岩,又看见他想要再次逃走,神荼无奈地唤住他:“安岩。”
安岩低着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说:“你不许娶亲!”
他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一些细密的欢喜,神荼耐心的问道:“为什么?”
青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恼红了脸:“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然后,他学着自己少年时的模样,仰起头在神荼的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再也没有逃走。
神荼醒了,他看着自己的掌心,似乎还残留着青年脸颊细腻的触感。他快分不清,自己是否还在梦里。
这样的感觉,只有一瞬,就立刻恢复原样。他还是在青冥,还是那个没有任何私欲的上神。
他的居所与罗平的阎罗殿很相近,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能够看到罗青石旁开的艳丽的宜欢花,简直要迷乱人的眼睛。
突然想起,刚才在梦里,那些桃花与这些乱人心智的花一样,似乎都带着迤逦的气息。
神荼突然想起,自己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安岩了。
时间不多了,不知道他还怎样。
也是这个瞬间,神荼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格外的想他。
上神的本能是不会说谎的,刚刚露出这个想法,自己就不由自主的出门,向冥阁走去。
梦里的人正在对着眼前的一盆花发呆,也许鬼魂确实比人类敏感的多,他还未进去,安岩就已经看到了他。
“神荼?”
虽然只是几天没见,安岩还是很轻易的发现,神荼的状态没有那么好了。
给他泡了杯凝神聚气的清茶,就开始絮絮叨叨起自己的事,神荼一向不爱听这些,只是也许因为刚才的那个梦,神荼比平时要耐心的多。
他突然想,安岩与他梦里的有些不一样。
现实的安岩不会缠着他太多,更不会胆子大到拦着他的路不让他走。
没有梦里的听话。
“……要是我再也转不了世该怎么办啊……”安岩还在碎碎念,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怎么变化,也没怎么看神荼。
“不会。”
安岩顿了顿,抬眼看他:“你刚刚说什么?”
“你会活下去。”他说。
怎么还是这么不会安慰人啊,安岩面上却神态自若:“哦,那借你吉言。”
喝完茶后,神荼就离开了,安岩也没有送他一程。
他颇为诡异的盯着宜欢花,从刚才神荼进来开始,这盆花就开始散发起香气,并且愈发浓郁,简直快让人昏昏欲睡。
他甚至是开始怀疑,这种花是认脸,看到好看的人就开始发情了。
不过比起这个更重要的,他更想知道,神荼最后是否娶到了那位姑娘。
这几天他都会做梦,无非是关于神荼的亲事,倒是没有梦到关于自己的亲事。无奈地想,秦叔叔不至于这么小气,连门亲事也不愿替他找吧。
只是,他会莫名的很不高兴,一想到神荼会和别人结为连理,他就很不高兴。
心里好像是缺了一块什么一样。
刚刚神荼来看他,明明没有说什么,他却那么开心,甚至比他经历的所有事都开心。以至于,自己都不敢去看他。
允诺和小猪说的真没错,宜欢花,真的是有毒的。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