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1
罗平让人给自己送来梦秋香来,不过这次不是江小猪来的,是一个半长的头发,满脸阴郁的男人。
听别的鬼差说,江小猪被调配到其他地方做事了,如今这个代替他的,叫做丰绅殷德,大家只管他叫丰绅。
据说,他在很多年前就在青冥了,在等一个人,等了很多年都没有等到。
有些人说,他大概是在等他的亡妻,只是丰绅这人都不对别人说话,究竟如何,也无人能知。
梦秋香的效果明显的惊人,这个晚上让安岩想起来了许多以前的事,不过一想到梦秋香的稀有程度,也怪不得罗平到了现在才将它找到。
安岩不知是何时学会爬墙,每当不愿听先生教课,他都会借着肚子疼的名义翻墙出去玩,不过也经常被神荼抓到罚抄书,说自己以后不这样了,但没过几日就故伎重演。
这日他实在没事做,就想看看神荼的新娘子,想看看她到底那一点配得上神荼。
到了程府,安岩自知他家的人不会轻易让他进去,况且男女有别,见程姑娘更是难。
他想了一个法子,到程府的后门去然后翻墙上去,爬到一个比较宽敞的房顶偷偷看着院子里,倒真叫他找到了程家的内院。
安岩心说了不得了,这些丫鬟小姐的家服样子倒全都让他看了去了,若有人抓到他,可是要浸猪笼的。
不过越是这样安岩越不想离开,他还没看到程姑娘的样子呢。
那是程家的嫡长女,理应是住在正院的。
他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这才终于看清了一点程姑娘的面貌。
和他想的不一样,程姑娘小巧玲珑的样子,小鼻子小嘴巴,笑起来也是轻抿着嘴,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安岩看完了正要离去,就被叫住了。
“阁下这就走了,不打算下来喝杯茶吗?”
听到这话,安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四处看了看,只看到程姑娘对他笑,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本来那么多的丫鬟,竟然突然间全都不见了。
见着没人,安岩破罐子破摔地从房檐上跳下来,毫不客气的从她手里接过茶一饮而尽。
程姑娘见了他并不惊讶,就像早有预感。她轻笑着,又为安岩倒了一杯茶:“外男不可随意进内宅,就算你是我未来夫君的兄弟也是如此,你这样可算是明知故犯?”
听了这话,安岩有些觉得自己方才没离开的决定是错的了,他再次打量了眼前的女子,并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你不敢说出去。”说完,又发现有什么不对,“你认识我?”
“见过一次,不必放在心上。”她说,“若你是查探我的话,你可以回去了,这样做没有半点必要。嫁衣已经做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天,安岩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满脑子都是那女子说的那几句话。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神荼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轻轻皱眉:“怎么了?”
青年现在明显很不高兴的样子,突然抓住眼前之人的衣领,恶狠狠的说到:“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娶亲的吗?你说话不算话!妄为君子!”
虽然不知道他又听说了些什么,不过这个表现很显然就是吃醋了。
无奈的抓住安岩的手,盯着他的眼说:“我说到做到,若真是娶亲,也是和你。”
抓着衣服的劲道明显弱了下来,安岩自知理亏把头低了下去,脸颊有一些红。
桃花还未落,在满园的香气中,神荼亲了亲安岩的唇角。
在醒来的一刹那,安岩想到的是,神荼的嘴唇可真凉。
随之恢复清醒后就是满脑子他和神荼接吻的画面,现在想想都还有些匪夷所思。他居然和神荼有着那样不正当的关系,总觉得有种玷污了上神的感觉。
神荼放着好好的新娘子不娶,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安岩丝毫没有认识到全是因为自己不知好歹一次一次主动去撩拨别人的原因。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完全都没脸去见神荼了,太丢人了。
还有就是他醒来之后,居然还想去试一试神荼的嘴唇是不是像梦里的那样凉。
一想到如此,安岩就根本睡不着了。如今才寅时,还可以睡一个时辰。
迷迷糊糊中,只听见冥阁外的鬼差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
“真可怜啊……”
“咎由自取……”
“癞蛤蟆……”
想来也就是一些八卦吧,安岩翻了个身,继续睡下去。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