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终其一生


此时的安岩正坐在教室里盯着手腕处那个黑色印记发神。那是一朵花的模样准确来说不能够称之为一朵,因为花的形状只有一半。

已经三天了,安岩盯着自己的印记,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放学后,安岩回到家,慢吞吞地拆了一袋方便面当做今天的晚饭。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以后也是这样。

安岩的父母并不是因为爱情而走到一起的,从某一意义上来说,算是媒妁之言。刚开始的几年还好,可就在五年前他们的矛盾开始不断的暴露出来,离婚之后,各自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灵魂伴侣,幸福美满,只剩一个无人看管的他。
他想,自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不要再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再遭受这种痛苦。

最先发现安岩手腕处印记的是江小猪,一阵大惊小怪后有些酸溜溜地说:“你小子运气可真好,这年头拥有灵魂伴侣印记的人可不多。”说完又使劲凑过去看印记的样子,看仔细之后喃喃自语:“怎么总觉得这朵花这么眼熟呢……”
“你看什么都觉得眼熟,”安岩不轻不重地拍了他一下,“说真的,你觉得,我以后的灵魂伴侣会是什么样子?”
“唔……不清楚,看这朵花的样子,应该是个大美女吧……”

时间过得那样快,安岩已经23岁了,他还没有找到他的灵魂伴侣。
“安岩,别泄气。”坐在他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礼貌性的微笑,“我已经问过Rachel小姐了,她说她会帮忙的,只是她才刚刚进入协会,对那些人还不算熟悉,要过一阵子了。对了,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加入THA吗?大小姐催我好几次了。”

安岩笑笑:“抱歉,我真的没这个打算。”
“好吧,那我又得带着坏消息回去了,”龙傲娇似是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笑容,“安岩,你知道郁垒吗?”

听到这个名字后,安岩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可是也只有那么一瞬间,很快的,那种怪异的亲切感就消失殆尽。他按捺住那份怪异,认真思索了片刻后,摇了摇头。

“oh,想来也是,协会要给神荼找个搭档,据说是郁垒传人,”龙傲娇看了看短信,“神荼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和你一样有趣。只是他这人来无影去无踪的,那天见到他,介绍你们认识。时间不早了,我得安排大小姐的晚餐了,再会。”

这天晚上,安岩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梦。梦里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带着一种不近人情的冷漠,使人想要接近而不能。
看到这双眼睛,安岩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就像是在外不停迁徙的鸟儿终于找到了归宿。

在地球另一边的小酒馆里,瑞秋接完电话,对面前的两个男人说:“所以,这次的任务就是这样的,明白了吗?”

得到了确切的回答后,瑞秋有些迟疑地问:“另外,你们认识的人中,有谁是有灵魂伴侣印记的吗?允诺的一个朋友手上有印记,可是很多年了,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有吗?”
“oh,Rachel小姐可算是问对人了,神荼的手上就有这样一个印记,是一……是惊蛰的样子。”贝克朝神荼使了使眼神。

听到印记并非黄泉花的模样,瑞秋有些失望,只说:“这样啊……”
等到瑞秋走远了,贝克叹了口气:“我说伙计,被人知道自己的印记是黄泉花很丢脸吗?还专门用绷带掩盖住,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

安岩今年已经25岁了,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今天是大年三十,THA很多人都没办法回家过年,索性就订了个火锅店,在叫上安岩一起,说是要守岁。可是还没到十一点,大部分人都已经醉醺醺的了。

瑞秋顶着张红扑扑的小脸眯着眼看安岩,也许是喝的太多有些口齿不清:“安岩你……你放心,我绝对……绝对帮你……找到什么灵魂伴侣。”说完又抱着酒瓶不撒手,傻呵呵地笑起来。

“就……就是……丰……丰绅殷德的墓我……我们都……去过,还……还怕找不着个……大活人吗……”

听到这些话,安岩也傻笑起来,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的脑袋已经有些疼了,跟罗平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就在他离开还没到一分钟,一位高瘦的男人带着冰雪的气息推门而入。

安岩没想到自己还有被表白的一天,眼前的小护士小巧玲珑的样子,眼睛不太敢看他。他想,如果自己没有灵魂伴侣,也是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吧。

他天生就不是很会拒绝女孩子的那种人,磕磕巴巴地解释完了之后,小护士终于抬起头来看他。
“原来安医生有灵魂伴侣了啊,我就说像安医生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爱人呢……既然如此,安医生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像你这种人,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就在那天下午,阳光是那样的好,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也许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
安岩做出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他并不后悔,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情和这天的阳光一样的好,尽管总会有些悲哀。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脸上还带着氧气罩。原来,自己连呼吸都已经这么的困难了。
“托你的福,那个孩子平安无事,只是……你被注射了FAM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型病毒,脏器正在慢慢的衰竭。”包妮璐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这么做,值得吗?”

安岩沉默片刻,张了张嘴,发出的却只有气音,包妮璐分辨了很久才听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总要有人这么做的。”

看到那个孩子被一群人拖进巷子的时候,他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冲进巷子里,紧紧的护住那个孩子。
只是,可能再也找不到他的灵魂伴侣了。

即使允诺让人用最好的医疗设备也没能让安岩的生命流逝的慢一点点。
某些时候,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总是会很平静,就像安岩,时常会想起他梦里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空落的心里总会升起莫大的安慰。

真是抱歉,你一定也在寻找着我吧,可惜,我要失约了。他想留下自己的灵魂伴侣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到死神正一步步走向他。

那天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没有人记得。安岩看着窗外的阳光,就像回到了十五岁那年他看到自己的印记时的阳光一模一样。窗外的绿叶生机勃勃,他甚至都看到了落在树梢处的蝴蝶。
突然间,他的内心一阵惶恐不安,没有人能解释到底是为什么。

“神荼哥哥,你的灵能如果再没有办法的话,安岩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他下意识看向门外,那个人的冰蓝色眼睛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同时,心中有什么东西即将破茧而出。
随着仪器的一阵长长的“滴——”声,心电图彻底的变成一条直线,床上的人没了呼吸。

找到你了,我的灵魂伴侣,虽然有些晚。

——the end

评论(2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