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逆轮》
chapter2
一片漆黑,远海深处没有一丝光亮。
声音逐渐低沉,而人鱼音宇慢慢扩大。
那样悲伤的音色,给人带来的尽是伤心的回忆。

“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去找爸妈还有弟弟?”才修炼魁道没几日的小少年思亲心切,跑去问自己的师父。
师父虽然平时看起来有点凶,待他还是很好的,这次,他只是说:“神荼,你觉得现在的你足够强大,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吗?”
少年不语了,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你看,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有能力去找你的家人呢?”

画面一转,神荼看到了不久前遇到的那个人。
那人带着面具,就连声音也用变声器处理过:“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知道你是神荼之力的继承者,我需要你帮我去找几样东西,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神荼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我为什么相信你。”
那人轻笑了一下:“你觉得你现在有能力战胜那些人吗?现在,你只能信我。”
“…你想要什么。”
“果然爽快。”那人声音低了下来,“第一样东西,是人鱼泪的一部分精魄。”

“那两个人类被关入鱼牢了?”
“那是自然,可是大半个人鱼族人所结的音宇才把他们困住呢。”
“怎么会用这么多人?”
“据巫咸们说,这两人身上有非比寻常的能力,所以要更小心些,不知道大祭司大人会怎样呢。”

远海最深处。
两人继续沉睡着,鱼牢旁的夜明珠开始发出光芒,遮挡住光芒的水草渐渐散开。薄薄的屏障隔绝了海水,而远海独有的白沙释放着氧气。
屏障外是幽深的海水,碧蓝神秘的像蕴藏着巨大的秘密。

人鱼少女站在屏障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法诀,用指尖轻轻触碰透明的水墙,瞬间穿过屏障。她的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裙,赤脚踩在白沙上,脚步轻盈。幽蓝的眼睛随着她的步伐慢慢变黑。
等到她走到鱼牢面前的那一刹那,眼睛已经完全变成纯黑色。她伸出手指,在水草编织而成的藤蔓上一点,鱼牢瞬间支离破碎。

清澈的声音缓缓流出,解惑人音的只有人鱼之音。
墨发青年缓缓睁开眼睛,心念一动,召唤出神剑惊蛰,眼看就要将剑刺入眼前人的胸膛,却被一团水流挡住。

远海深水的防御能力极强,人鱼少女很镇定,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我是来帮助你们的。”她行了一个人鱼族特有的礼节:“我是人鱼族大祭司碧落,”她抬眸一笑,“终于等到你们了,神荼郁垒的继承人。”

安岩睁开眼睛,对于眼前的一切极为陌生,他的防范心还是很强,看到身边的神荼松了一口气,随之又充满了警戒:“你是谁?我们现在在哪?”
“这里是远海最深处。”随着碧落的话语,夜明珠也越发的明亮,“我等你们很久了,几万年前,有大祭司曾经需要到,人鱼族将会有大难降临,只有天生血脉有无穷能力的才能破解。而上一任大祭司预言将会在近几十年来会有神荼郁垒的继承人,来拯救我们整个的族群。”

说着,她已经变为黑色的眼睛又透出一丝蓝:“而我,已经和其他的巫咸在这里等了一百多年。”
安岩并没有立刻相信她,他不动声色的拿出手枪:“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你骗我们怎么办?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的?”
碧落神色淡淡的,也不怕他手里的武器:“若我骗你们,又何必把惑人音解开,又松开了鱼牢呢?”

她 看了看眼前的这一任神荼郁垒的继承人,深觉得和以前她见过的那些继承人是真的不同,又想不出是哪里不对。她也只是扩大了屏障的面积:“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们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是苏……”

碧落的脸色猛然一变,闭上眼睛。
人鱼的音宇发生了变化,极为强烈,甚至有可能威胁到整个人鱼族的安危。

她划破手指,让一滴鲜血流出暂时抵抗灵力的冲突。又睁开眼睛勉强的笑:“二位,如果你们肯帮帮助人鱼族渡过这次劫难,我可以告诉你们关于人鱼泪的秘密,甚至可以分给你们其中巨大的力量。”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安岩将信将疑的拉着神荼跟着她离开了鱼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