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逆轮》
chapter3
人鱼是没有感情可言的,且他们寿命极长,能活动的范围也只有水下。
只有大祭司和那些被派达任务的人鱼才有资格浮上水面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而其它人鱼,只要离开远海的水面就会瞬间灰飞烟灭,化为远海的一部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远海存活了这么长的时间。

那么长的寂寞岁月使一个小小的人鱼拥有了自己的情感,可是,她是如此的胆小,她不敢浮上水面。于是,她把所有的心事告诉了更深的那片水。

日子一长,她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出现了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其他的人鱼也是在她死后化为白沙才发现这个东西。那是一颗珠子,通体血红,晶莹剔透。他们告诉了当时的大祭司。
大祭司说人鱼没有眼泪实在是太过遗憾,于是唤此珠为人鱼泪。

没过多久,人鱼泪也化为了远海的海水。

大祭司站在神殿之前,请求上天的指引。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只有那些甚少的有自己情感的人鱼才能拥有人鱼泪,不过那些人鱼大多都没有善终的。

又是几百万年过去了,时间可真长,长到人鱼已经快忘了有人鱼泪了。人鱼的寿命再长,也不过两千年,经过代代相传,没有人鱼愿意相信这世上有人鱼泪了。

可是还有一个小人鱼记得,她还愿意相信,因为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情感。可是,她不想和任何人说。她只想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她也是最不起眼的那条人鱼,最与她交好的是一条男性人鱼。而且,她有个千万不能让别的人鱼知道的秘密——她喜欢他。

这种事情还怎么说呢?她有些苦恼。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不顾一切的对他好。即使这种心情不能言语,她也会好好的照顾他。她喜欢他的一切。

有一天,那条人鱼告诉小人鱼:他要去海面上看看。
这真是个冒险的打算。
小人鱼心里很难受,她惊慌失措的告诉他这样做的后果。
他说他被派遣到海面上寻找一种奇异的珍草,她才放在心来。可是心里还是有一阵不舍。
一想到会有那么长的时间见不到他,小人鱼心里就无比的伤心。可是没办法,他还是要走。

日子一长,小人鱼的内心就有一种不安,不知从何说起,自从他走后,这种不安就日益强烈。

终于有一天,她难过的蜷缩成一团,心里忽然一阵刺痛,她猛然睁开眼睛,竟说不出一句话。人鱼是没有眼泪的,但是那种无法言喻的悲怮,实在是让人心痛不已。她大喘了几口气,突然发现她面前有一颗通体血红的珠子。她把这颗珠子捧在手心,她突然明白,这颗珠子是他的。

没有任何理由,她就是知道。

他再也没有回来,据其他的人鱼说,他违反规定私自离开远海,早已消失。
她想,她不能把这颗珠子告诉别人,即使她知道这是人鱼泪也不能把它交给大祭司。

奇怪的是,这一次人鱼泪并没有消失。

有一天,人鱼大丧。

太多的人鱼死的死,伤的伤。大祭司无法,只得像神明求的援助。有声音告诉她,只有那颗曾在百万年前出现过的珠子才能挽救人鱼族。
这件事传到了小人鱼的耳朵里,她把人鱼泪握的紧紧的。游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她不想把人鱼泪交出去,可是人鱼族危在旦夕。
她没有办法,处于两难之中。于是她拿出匕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看到自己的鲜血浸入了人鱼泪的时候,忽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她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也看到了,他留给她的最后的话。

——我把人鱼泪留给你,只希望你可以知道我对你深切的情谊。

小人鱼变成了白沙,在白沙中间只有两颗通体血红的珠子,它们合二为一,怎么也不会分开。

或许是因为这样长久的死气沉沉的生活,或许是再也没有一条人鱼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情感,在多年后,有大祭司预言道:“在一万年后,人鱼音宇将会毁灭。”
人鱼的音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人类的灵魂。
一万年后,就是现在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