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4
远海神殿
安岩这时才想起问:“我记得有人说,人鱼泪是人鱼最特殊的一滴眼泪,还说人鱼是食人肉为生的,这是怎么回事?”
碧落结起一个法阵,然后才慢慢回答他:“那是为了不让那些心有歹意的人得到人鱼泪而放出的流言而已,说起来你们应该见过那个人。”

恍惚之间,安岩仿佛看到了碧落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蓝色,而那蓝色又越来越浅。他后退了一步,握紧手枪:“你的眼睛……”
整个神殿迸发出巨大的白光亮的几乎使人睁不开眼睛。

一万年前的预言即将实现。

神明留下了暗示,会有神荼郁垒的继承者来到此地拯救整个人鱼族,以及人鱼族多年来的诅咒——人鱼死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他们不会被任何人所记住。只有那些拥有自己感情的人鱼才会记得,所以关于人鱼泪的文献根本没有提到那些人鱼泪持有者的名字。

被永久的遗忘,该是多么的可怕。

神殿内出现了巨大的漩涡,让所有音宇瞬间失控,一瞬间,远海内已是大乱,海面上同样是天雷滚滚,大半的人鱼族人昏迷过去。

碧落的眼睛已经淡到看不出颜色了,她拼出最后一丝力气,给他们留下了讯息,然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屏障外的海水里掺杂着人鱼的鲜血,那红色格外的刺眼。
所幸的是,人鱼所设的屏障依然完好无损。

“神荼,我们得帮他们。”安岩看着远海的一切,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否则的话……”他顿了顿,“你不是也想找到你的家人吗?我说过了,我会帮你的。”
神荼看着他,冰蓝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情绪,可是,他只看见那个平时冒冒失失的青年眼中的坚定。许久,他说:“好。”

安岩过于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慢慢闭上眼睛。
开眼。

无数细长的红色线条勾勒出海底的模样,神殿后是茂密的的珊瑚丛,在最深处,安岩睁开眼睛——那是……
安岩拿出枪向那个地方跑去。
屏障外是那么多昏迷的人鱼,他们好像下一秒就会死去。

安岩停在一面被珊瑚水草遮住的墙壁面前,神荼也已使用瞬移来到了他身边。
安岩把枪转化为攻击模式,可是除了在珊瑚前多增加几个冰柱外,几乎没有作用。他皱了皱眉:“神荼,有没有办法能把这面墙破开?”
话音刚落,神荼召唤出惊蛰,运转灵能,幽蓝的光布满神剑的花纹,神剑脱手而出,刹那间,破开了墙壁。

密室的墙壁上镶嵌了十几颗为了照明的夜明珠,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而墙壁上是看不懂的古朴文字,密密麻麻的。

人鱼密文。

神荼走过去,摸了摸墙壁的花纹,眸色暗了几分。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安岩满怀期待的问,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后,眼中光瞬间灭下去了。他突然灵机一动,深处去触摸背包上的吊坠,“诶,毛蛋,你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毛蛋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声音变得有些委屈:“moda。”
安岩愈加失望。
“过去未来之眼。”神荼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随之又看向安岩,“运气。”

听了这话,安岩盘腿坐在地上,心中默念着法诀,红色的灵能走遍全身,一丝一缕的传入了毛蛋的体内。
一股蓝色的灵能同时被传入安岩的体内,他知道是谁。

荷鲁斯之眼的力量让他们看到了人鱼族的过去。

碧落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她掩盖了一部分东西。
小人鱼并没有变为白沙,而是变成了一株珊瑚,被供奉在人鱼族的禁地里,而人鱼泪则是被封印在人鱼族的密室里。

同样的,在万年前的人鱼大丧并不全是人鱼泪的功劳。当时的大祭司寻找了几位人类的援助。那些人的脸模糊不清。

“这次人鱼族大丧,已危在旦夕,还请大人能够助人鱼族渡过这次危机。”
“天道轮回,唯命而已,你们,也顺其自然吧。”那人的声音毫无一丝感情。
大祭司行了人鱼族最高的礼节:“几百万年来,人鱼族经历过那么多次的大丧,只有这次,实在是躲不过了,若能得大人援助,人鱼族从此无条件的听候大人的拆迁。我们也定愿意援助大人们族民的安危。”

画面一转,只见到一群人跳下远海用自己的鲜血融入每一位人鱼族族人的体内之中,从此,远海再也没出现过有情感的人鱼了。
人鱼泪发出了耀眼的红光,一瞬间,远海恢复了生机。

那位大祭司看到这一切,独自来到密室,在密室的墙壁上写下人鱼密文。
“如果能有后人看到,请记住,据那位大人所言,人鱼泪最为珍贵的地方,在于它蕴含的是最真挚的情感。所以,只有那些天生血脉的能力最为充沛的人类,只要他们心怀仁慈,心性纯洁的人才可以真正的唤醒人鱼泪。从此以后,人鱼族再无有情感的人鱼。”

白光一闪,画面消失,毛蛋也变为了吊坠的模样。
安岩睁开眼睛,看着这个房间。
当初的那位大祭司就是将人鱼泪放置此处的。
这里除了夜明珠,一张石桌,一个石凳之外,别无他物。

安岩走过去坐在石凳上,仔仔细细地看着桌上的花纹。
“释放灵能。”
冷冷清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心神一动,施展出郁垒之力,红色的灵能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石桌上的花纹隐隐有一丝变化。安岩闭上眼——

日华流晶,月华流光,扫荡凶恶,万祸灭亡,真官将吏,威布雷罡。

红色的灵能化为一根根细线,游走在石桌上的花纹里。趁着这个时机,安岩滴下了自己的一滴鲜血。那滴血似乎有灵性一样,顺着花纹游遍了整个石桌,像一张可怖的血色蛛网,石桌中央一块正方形的石块凹陷下去,一颗通体血红的珠子出现在石桌上。

安岩抓住那颗珠子。

耀眼的白光从石桌中央喷涌而出。
而安岩眼前一片黑暗,他觉得自己好像掉进深渊一样,全身失去了力气一般,无法动弹,更无法出声,就这样,渐渐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似乎看到了一点点的蓝光。
“法水四布,万福来祥。”
无数的白光从这个小小的密室中迸发而出。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