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前言
古董市场
“这个呀,可是刚出土的明器,我可没告诉别人啊,就跟你说了。告诉你啊,就咱俩这关系,三万块钱,你尽管拿去。”
“这是真的玉吗?哎,你可别骗胖爷我啊,小心我一个枪子崩了你。”

桌案上,一枚祥瑞连云纹白玉佩静静的躺在上面。颜色呈脂白色,质地细腻滋润,温润如羊脂,雕工更是上好。

王胖子无比肉疼的掏出了三万块钱买下了这块玉佩。
回到家后,他翻找出一根红绳替换掉玉佩上已经破旧不堪的罗缨戴在脖子上,嘴里还嘟囔着:“还真没骗胖爷,果然是块好玉。”说完,打了个哈欠,走到床边躺下去睡着了。

夜半十分

“嘀嗒,嘀嗒”
整个房间里只有钟表走动的声音和王胖子打呼噜的声音。
一滴鲜血从他前几天做任务时受伤的手臂中流出,飞到了王胖子的脖颈处,滴在了那枚玉佩上。
玉佩隐隐有青光闪过,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床边渐渐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身影。
chapter6
“所以,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事物,我们都要承认矛盾,分析矛盾,勇于揭露矛盾,积极寻找正确的方法解决矛盾……好了,同学们,这个课就到这里,下课。”
苏秦转着笔,心中默念着清心咒。
她突然停止了转笔,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根红色的线,隐隐有些红光,她喃喃自语:“月老线怎么亮了?”

趁人不注意,她拿着月老线和手机跑进了厕所里,仔细的翻找着资料,同时又运转法术。
月老线突然编织成了一枚玉佩的模样。
她细细的辨认,又一惊:云纹佩。

古玩城内
张天师慢悠悠地到了两杯茶,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快到了。”
“哎呀行了行了,一天天只知道叨咕这些没用的,怎么也不见你给胖爷倒杯茶呢?”王胖子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就要喝。
张天师把茶夺了来:“你这死胖子,等会儿小师叔和安岩要来,要喝,你自己倒。”
“真扫兴。”王胖子摆了摆手,拎起茶壶为自己到了杯茶,不经意间露出了脖子上的玉佩。

张天师推了推眼睛,眯起眼看了看:“我说胖子,你脖子上的玉佩是哪来的?看起来好像不大对啊。”
王胖子一口气喝完了茶,惬意的笑了笑,听到这话,有些不满:“你看什么都不对。我可跟你说啊,这是昨天刚收来的好东西,花了胖爷我整整三万块钱呢。这东西啊,有清心安神的作用,我昨天睡得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我还梦见美人了呢。”
张天师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吱呀——”开门的声音响起,戴眼镜的青年一脸笑意的跟身边的墨发青年说些什么,画面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进了屋,就停止了谈话,和张天师和王胖子打招呼:“老张,胖爷,我们是不是来晚了啊。”
“不急不急。”王胖子笑呵呵的回应,用手肘推了推安岩,“诶,安岩,你看看胖爷我这玉佩怎么样?”
安岩仔细瞧了瞧,也发现这块玉细腻滋润,如羊脂一般:“不错啊,胖爷,这宝贝从哪里得来的啊。”
王胖子得意的向张天师仰了仰双下巴:“这东西啊,是我昨天从古董市场淘来的,老张还说什么这东西不对,我看啊,他就是一天天鬼画符看多了,总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一阵冷风吹过,安岩硬生生的打了个寒碜:“我去,这怎么突然这么冷了?”
“最近气温有些低,有点冷风是正常的。”张天师喝了口茶,看向神荼:“小师叔,你们这一趟还算顺利吧?”
神荼略微点了点头,依旧一语不发。

张天师叹了口气:“唉,小师叔,那么,你们要找的第二件东西是什么?”
“我们都还不知道呢。”安岩挠了挠头,“已经三天了,那人都还没联系我们,不过,他好像说过一句诗,好像是什么……”
“沧海月明珠有泪。”
墨发青年神色淡淡的,连神情也颇为冷清。
“对对对,就是这句。”

“想不到,你们还真能找到人鱼泪的精魄。”那人的声音因为变声器的处理变得格外沙哑,他静默了片刻,又似感叹一般,“这般通透,‘沧海月明珠有泪’也是如此吧。”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记得《锦瑟》这首诗是诗人追忆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伤感自己不幸的遭遇的啊。”安岩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出来这句诗究竟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却没人发现,在屋内的一隅,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渐渐出现。

而另一边,苏秦正在翻着古籍,口中还喃喃自语:“怎么会找不到呢……”终于翻到某一篇后,她神色凝重了下来。
那一页上只有一句诗,而旁边却画了一枚精致无比的玉佩。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