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7
又是一个夜半。
玉佩闪过一丝青光,那半透明身影在月光的照映下竟变得清晰。那是一个身着月白色襦裙的女子,发饰也作古样,精致的眉眼之间,竟有一丝迷茫。
那玉佩也随着她的出现而渐渐发出幽光,又是这个鲜血从王胖子还未结疤的伤口处流出,滴在了那枚玉佩上。

光芒愈来愈强,而王胖子竟未受影响,睡得似乎更沉了。

在梦境里,他看见了一些场景,却分外陌生。
那像是个园子,古色古香的,园内种了些兰草。
又听见一男子的声音,不太真切,连脸也是模糊的:“此次进京,不知能否得举,若真有幸,便可风风光光的迎娶那位宁家小姐了。只是,我依旧担心你,你多加小心。”

女子看着那玉佩发出的浅浅白光,低吟道:“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第二天早上
王胖子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在古玩城内还打着瞌睡。
“诶?胖爷没睡好啊?”安岩一脸关心的问,“要不然你先去里屋休息一会儿吧。”
王胖子面色不太好,听从了安岩的意见,进了里屋,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哎呀,胖哥刚去做完任务嘛,累一点也是合情合理的噻。”江小猪也只是当他太累了,更没在意。
而张天师与神荼都去做任务去了还没回来。

但是一连半个月,王胖子都是这样,甚至有时候干脆在家里一直睡到了中午,他清醒的时候也是恍恍惚惚的。
大家这才开始发现事情的不对。

只是张天师和神荼都还没有回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小猪提出一个假设:“诶,胖哥,你家里是不是阴气太重闹鬼了啊?”他又指了指安岩,“我看干脆这个样子,安岩不是属极阳吗?就让他在胖哥家里住一晚噻,说不定那个鬼就逃了。”
“恩……也行,那胖爷,今天晚上我就在你家睡了。”
王胖子依旧迷迷糊糊的:“恩。”

当天夜晚,安岩就在王胖子家的沙发上将就了一下。

夜半时分

身穿月白色衣裙的女子再次出现,她向王胖子的身边走去,就在刚要接近的那一刹那,被一道红色的灵能所阻挡。
“喂,女鬼,终于等到你了。”安岩向那女子扬了扬下巴,挑衅似的笑。

那女子转过身,露出娇俏的小脸,却没有半分神情,那双桃花眼里像有无限的哀愁,只喃喃说:“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安岩持起枪向那女子攻击,玉佩突然发出一阵强光,挡在了女子前面,硬生生的挡住了安岩的攻击。待白光消散,女子早已不见踪影。他皱了皱眉,跑过去看王胖子的情况,幸好他没什么大碍。
玉佩也恢复了原样,他松了口气,凝神又仔细看看那枚玉佩。

蓝田日暖玉生烟。

难不成……

天亮之后,王胖子这么多天来头一次起了个大早,刚洗漱完就被拉到了古玩城内,王胖子一头雾水的跟着他。
“我说安岩,你大清早的把我拉倒这干什么?”
“就是说噻,王胖哥这不已经好了吗?”
安岩只说:“等神荼回来再说。”
他满脑子都在思索昨天晚上的情况,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枚玉佩很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第二件东西。

没过一会儿,神荼和张天师进了房间。安岩起身,有些急切:“神荼,我想我知道下一样东西是什么了。”他看着神荼,语气极为坚定,“是一枚玉佩,很有可能,就是胖爷脖子上那枚。”
江小猪一脸的震惊:“不会吧,安岩,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啊。”
世上当然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只会是有人故意将玉佩卖给王胖子的。

“怎么回事?”神荼走到安岩身边,神色极为平淡。
安岩抬起头看着那个高出他半个头的俊美男子,直直的盯着那双冰蓝色的双眼:“你们做任务的这些天,胖爷出现了一些状况。昨天半夜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女鬼走到胖爷身边,我刚向她开了一枪,那玉佩就发出了白光挡住了攻击,女鬼突然就不见了。而且,那句诗的下半句就是蓝田日暖玉生烟,所以我才认为,这枚玉佩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房间里瞬间变得很静,所有人都陷入了思索之中。

只有安岩仍然看着神荼那双似乎承载着璀璨星河的冰蓝色的瞳孔,过了一会儿,他仿佛看到了神荼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看了他那么长时间。

卧槽卧槽卧槽,同样是人凭什么他那么帅!
上天真是太不公了!!

那枚玉佩温润细洁,白如凝脂,在阳光的照映下,均匀分布的云絮状纹理类似天空中的白云,雕工更为精细,是象征着吉祥如意的连云纹,玉佩中央被雕刻成了一棵兰草。

云纹佩。
——tbc——
还是忍不住把云纹佩放了出来๛ก(ー̀ωー́ก) ,今天就到这里,我怕忍不住手欠又发到最新写的那一节2333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