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9
自从知道了于彦未来的妻子为宁家小姐后,于婉就常去宁家做客了。

初见宁小姐时,她觉得此女为自己的长嫂也不失为一个好打算。她与自己差不多大,明眸皓齿,青丝乌黑,举止更是得体。
宁小姐见她时只穿了件常服,看见于婉心生欢喜:“姐姐小字兰韵。不知妹妹如何称呼。”
“妹妹表字静婉,静婉舞偷将动处,西施颦效半开时。”她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句情诗,平时家里与哥哥玩笑惯了,于是羞红了脸。
“很好的诗,妹妹也真是个才女,到让姐姐我显得才疏学浅了呢。”
宁兰韵笑了笑,眼神中隐约有些亮光,“两情相悦,则为世间最美妙之事。”

所幸宁兰韵不甚在意,这才教她稍稍放心下来。
多次来往以后,双方都当彼此是知己了。
又过了几个月,于彦要去赴考,,进行前嘱咐于婉:“此次进京,不知能否得举,若真有幸,便可风风光光的迎娶那位宁家小姐了。只是,我依旧担心你,你多加小心。”
“妹妹知道的。”

说着,于婉将那枚系有罗缨的玉佩交给于彦,眼中隐有泪光:“此物,哥哥定要保管好,无论去了哪里,都不可丢弃。”
“好,我答应你。”

这样一别,就是四个月。
在这四个月里,于婉生了一场大病,于家寻了好多大夫都无能为力,说她这等怪病,已是无药可医。
这样一个月后,于家也已死心,却仍抱着一丝希望,用着上好的药品希望能发生奇迹。在这期间,宁兰韵来看过好几次,也是对她倍加关心。

“妹妹的病一定会好,姐姐会让人去寻最好的大夫。”宁兰韵眼中隐隐有些泪花。
于婉颇为感动,也是因为如此,她真的觉得,宁兰韵一定会好好的待她的哥哥。

于婉觉得,她可以活这么长时间,已是幸运,不敢再奢求太多。只是,恐怕撑不过于彦回家的那一天了,她突然觉得有点难受。

突然有一天,于家在外面寻了个大夫,那大夫有着清俊的外貌,气质也在于人上,他说,可以医治好于婉的病。
于家人将信将疑的让他为于婉开药。

宁家人也在此时为于婉送上了草药,说是宁兰韵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的呢。
那大夫一见,只说,这药是好药,只是不对于婉之症。
他亲自为于婉煎了几副药。

奇迹般地,于婉的病一日一日的好了起来。

于老爷立即送上百两黄金,那大夫却执意不收。于夫人心思一动,立即派人查了这大夫的底细。下人说,这大夫姓殷,名文渊,字子楚,家境亦算得上殷实。于夫人起了将于婉许配此人的意愿,询问殷文渊的意思,他也没有反对,于夫人大喜,定下了两人的亲事。

于彦回来后,得知此事,只笑:“恭喜妹妹寻得好夫婿。”
举家欢喜,于彦虽不是状元,也是个探花。

这日,宁兰韵来找于婉,不知怎的,脸色不太好,却也浅浅的笑:“不曾想,静婉的婚事竟先于我呢。”她仔细看了看于婉的脸色,“妹妹的身子可大好了?前些日子送来的药静婉可曾服下?”
于婉心里苦闷,却也知不能留下破绽,只得强颜欢笑:“已大好了,只是那人说,此药不合妹妹的病,所以才没有服下,姐姐可别怪罪。”

她颇为小心翼翼的看着宁兰韵的脸色,只见她微微一怔,然后“哦”了一声,沉默了片刻才轻声说:“那人,可是你的意中人。”
于婉只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无以为报,只能祝一生平安。

出嫁当日,十里红妆。

于婉痴痴的看着床前鸳鸯红烛滴下蜡泪,只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那人脸上并无欢喜之情,两人甚至没有同饮合卺酒。
“我知道你心悦与于彦,我只是来救你的,你在他身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的名字,是殷楚,殷文渊这个名字只是掩人耳目。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你自己睡下吧,时候不早了。”

说完,殷楚就此离去,没有回头。
过了几日,于家人来找于婉,说于彦受了重伤。那日,于彦出去游玩,碰上几个地痞,为了保住那枚玉佩,于彦才受了伤。如今,已危在旦夕。

殷楚叫那些下人先离去,目光沉沉的看着于婉:“先前那次,我已顺应了天意来救你,若你还想救你哥哥,我也是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于婉声音有些颤抖,她前几次想逃离这里,却一次又一次被这人抓了回来。
“一命换一命。”

从此以后,不会有人记得你。你也必须放弃你的名字,以及你转世的权利。当然,我也会让你永久陪伴他,就让你,呆在他身边做个器灵吧。
那根罗缨,曾染上你的精血,如此,便锁住了你的命格。
我会赐予你一个新的名字,你可要好好记住,一旦忘了,我封印在玉佩上的灵力会消散,这枚玉佩,会变为邪物。

“那个名字,是什么?”
“薇,采薇的薇。”

为什么呢?
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他解释。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也是希望我可以归去吧。

殷楚看着于婉,他捏起一个法诀。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此时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感情。
她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化为青烟,进入了玉佩之中。
同样,她没看到,殷楚最后,竟露出了一丝笑。
再见。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