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0
等到苏秦读完了整个故事,已经快中午了,那枚玉佩的光泽稍稍暗了一些。

她放下本子,细细回想着她并没有说完的那一部分,不禁有一些罪恶感,那真正的事实……她目光闪了闪:“我的灵力并不算强,导致故事会有一定的偏差和遗漏。”

安岩可不会知道苏秦现在的小心思。他不敢再触摸那枚玉佩,只能细细的端详。那枚玉佩的光泽慢慢变暗了一些。虽依旧是洁白无瑕的样子,但总感觉伤心了许多。
“你刚刚说,那根罗缨落下,玉佩会变为邪物。”张天师神色一凛,“那么,定是有人将那罗缨解下。”
此言一出,王胖子很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下,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到处乱看。

神荼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关于云纹佩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只是不够完全。师父曾经说过,云纹佩若变为了邪物,会吸食人的元阳,让人变得嗜睡,过后会使人所有器官衰竭,给他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灾祸,丧失本心,最后直至死亡。若有幸保住一命,那也会落得孤苦一生的下场。
他想着从前师父教他的破解的法子,如此专致,竟没有发现某人的目光。

真好看。安岩忍不住想,又看了看神荼的脸,心里暗暗哀叹,真是人各有命。似是怕人发现,他连忙移开目光,不小心瞥到灵书上的字,却被苏秦不动声色的放开了。他心里隐有疑虑,却也没说什么。

苏秦见着神荼和安岩,似乎看出来了什么,却不说,只说:“只要于婉忘记了自己的新名字,玉佩就会变成邪物,如若想要恢复原样,只有一个办法。让她想起来。”

名字是非常重要的事物。它代表了父母对于孩子的最大的期盼。在某些时刻,名字可以作为寻路之物,让迷途之人找到正确的道路。
殷楚让于婉放弃自己的名字,却又起了一个新名字给她,其中用意,谁也猜不透。
可是如果不让她想起,王胖子的元阳将会消散。

苏秦像是想起什么,拿出一块布料和一根针,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运转灵力割去了一小块布料,将剩下的一大张又当回包里。那块布料呈暗紫色,而那根针幽幽的发着冷光。

“这根针蕴含了天地灵气,可以将所有破损的布料恢复如新,同时也可以将寄托在衣物之上的感情记载下来。而这块布料,称作月灵锦,是灵蚕丝编织的,极其坚韧,不会轻易损坏。”她脸色微微发白,唇色也失去了红润,勉强调和了一下,服下一颗丹药,这才好了一些。“那根罗缨如今在哪儿,我可以试着编织一根新的,也许可以有一点办法。”
说到这里,她重重的咳了咳,之前推算前世以及压制月老线已用了她八成的灵力,如今却又要编织罗缨。她又想了想自己的师父,闭上眼,给安岩传音。
安岩接收到了她的信息,仔细想了想,拉着神荼就向屋外跑了去。

今日正好是望月之时,等到夜半……安岩认真的想着他曾看过的那些咒法,渐渐停下了脚步。他一回头,只看见神荼眼神有些复杂,于是尴尬的笑笑:“那个……我刚刚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所以……”
眼前的男子似是叹了口气,伸手想揉一揉他的头,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于是拍拍安岩的肩膀:“说吧。”
二货。
神荼又在心里补上这么一句。

怎么会有人的灵魂变成器灵呢?这是不符合天道的。
而于婉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却仍旧能够记住那句:“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怎么着都让人觉得奇怪。

于婉忘记了自己新的名字,那她是否还记得原来的名字呢?谁也不知道。
若这一切都是苏秦编来骗他们的话……
安岩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部动漫电影,名字叫做《千与千寻》,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苏秦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神荼看着一脸认真的青年,心里蓦然有些动容,神情一软,将自己记起的事情逐一说给他听。
听着听着,安岩的眼神慢慢有些悲伤,他看着神荼,声音极其细小,可神荼还是听到了:“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要小心,你身边的人,全部都在骗你。”
这是苏秦对安岩说的话,安岩告诉了神荼。

我可以相信你吗?
除了你,我还可以相信谁呢?

苏秦闭着眼睛,调和着灵力,只听见有一个声音。
“这似乎不是女儿家该学的东西。”
她猛然睁开眼睛。

“苏秦,你咋个了?”江小猪神色有些担心。
她回过神,什么都没有,勉强笑笑:“没事了,谢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