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1
下午的时候,那根罗缨勉强织成,苏秦松了口气,运转灵力,使罗缨完全成型,将那所寄托的情感系于新的罗缨之上。

“小姑娘,你的名字是苏秦?”张天师别有深意的看着苏秦。
“是,这是我师父所起,象征着万物复苏。”
“这名字似乎不太适合女孩子。你姓苏,与苏家人有什么关系?”

气氛愈发紧张,她看着对面的那几个人,像是不觉着一般,再想着刚刚那句话,似乎在之前,有人曾对她说过相似的话。

这字不适合姑娘家。

想着,她面上竟露出笑意,眼神也不似刚刚锐利,敛了敛笑容,声音却柔了几分:“并无关系。”
说着,她将罗缨放置于桌上,拿出笔写了好长一篇,格外的用心。她想,这也算将事实告诉他们了。于是使了个禁封术,起身说:“这根罗缨等他们回来之后交给他们,至于这纸,待到明天辰时自然会解开。”她笑了笑,“我先离开了,今天晚上十二点,我将布下结界,那两位神荼郁垒的继承人自是知道该怎么做。”

另一边,神荼布下大阵,只等夜半之时的到来。
夜色渐浓,望月,月圆之时。
那玉佩被放在法阵中心,竟发出耀眼的白光,随之将周围都蒙上白色的雾气,让人看不见前方的路。那雾气似乎带有灵气,可以摄人心魂,使人想起内心深处最不忍提及的事。

那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玉佩旁边,眼神却不复之前的迷茫,而是露出凶狠的杀意,随着白雾的浓重,女子的身影也越发清晰。

安岩咬了咬牙,持枪立出一道冰墙,试图隔绝那阵白雾,但那白雾却穿过了冰墙,将安岩整个人包围其中。

“安岩!”
他什么都听不见,大脑一片混沌。
“离婚!”
“离婚就离婚!我早就受够你了!”
年少的安岩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妈妈,你们要离开我了吗?”
女人看了他一眼,冰冷的脸色稍稍柔和,语气却无比严肃:“小孩子懂什么?回你自己的房间,大人的事你少管!”
安岩很委屈,他也知道要发生什么,却无力回天。

半夜的时候,又听到父母的争吵。
“安岩怎么办?跟着你?”
“我可不想带着个累赘,还是留在你身边吧。”
“你怎么从来都是那么自私,从来都只想着你一个人?!”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安岩听到了客厅里的争吵,他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把头埋起来无声的哭泣。
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不要我……

“安岩!”
白雾渐渐成为了实体状,变为了千万条白色的丝绸,将安岩包裹其中,而安岩早已昏迷。
神荼挑开一根白绸,另一根又紧紧的缠绕上来,安岩身上的白绸越来越多,眼看就要将他完全包住。

蓝色的灵能瞬间爆发,驱散了大量白雾,而那紧紧缠绕着的白绸也因神荼之力被撕裂了大半。安岩的脸因为身体被死死地挤压变为了苍白色。神荼的脸色愈发难看,握着惊蛰的手因为太过用力,小臂上隐隐有青筋爆出。

他想起了半日前安岩说的话。
你放心,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他觉得,自己并不值得安岩如此信任。可他必须要救他,因为……
他无法言语那种感觉。

惊蛰上因为充满灵能而通体发蓝,硬生生的添了几分冰冷之意。下一秒,就被它的主人挥出,神剑所带来的巨大力量顷刻间将束缚安岩身体的白绸尽数斩断,而余下的神荼之力挑破了白雾,直破云霄。
神荼扶好安岩,为他把脉,见他没事后为他输入灵能,安岩的脸恢复血色后,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
好好睡吧,神荼在心里说。

转过身去,女子的身影淡了几分,娇俏的小脸上带着愤恨之意:“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要找到我的名字而已……你们……”她的声音尖锐到刺耳,“你们全部都得死!”
神荼不欲与她多言,右手持着惊蛰,眼神冰冷的如同千年万年都不可融化的寒冰,冰蓝色的眼睛里全是肃杀之意。就在那白雾还未完全聚集的那一刻,惊蛰刺入那女子的胸膛。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你以后,就叫做薇吧。

“咳咳……”
安岩咳了几声,眼前一片模糊,仔细看看发现神荼正欲将那女子的灵体打散,他想起苏秦的话,于是喊了一声。
“薇!”
女子怔了一下,杀意渐退,眼里映着的是那个带着温和笑容的青年。
安岩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你的名字,叫薇。”他顿了顿,声音放柔了几分,“别在害人了。”

蓝色的灵能更加耀眼,惊蛰剑因为神荼之力的骤然加强更加刺入那女子的灵体。神荼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拔出惊蛰,灵体消散所带来的阴气瞬间将这附近的花草冻僵。女子的身影渐渐消失。
看到这样,安岩松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然后走向神荼,抱怨似的说:“苏秦肯定是骗了我们,我就说怎么可能有人的灵魂变成器灵呢。”

神荼没有说话,他撤掉了布下的法阵以及苏秦的结界,拾起玉佩交与安岩,看了他几眼,然后转身离去。
安岩见状,立马收起玉佩跟了上去。

从此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薇。
为什么?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希望我可以归去。
亦是希望你可以归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