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2
两人回到古玩城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但是店内却一个人也没有。
安岩翻出手机,发现了上面的短信,然后看向神荼:“老张他们说,苏秦留下了罗缨和一张纸,还说她的来历有些古怪,THA都没能查出她的身份。”
他想着之前苏秦说的话,有一些是在欺骗,但也确实没有害他们,只是这个女生的用意,着实不得不让人思虑一番。
她真的是为了救她的师父才来帮他们的吗?但是帮他们和她的师父又有什么关系?她的师父又是谁?
光是她的名字就很耐人寻味。
苏秦。
听见这两个字的第一反应,就是苏家和秦家。
可是苏秦又偏偏和这两家没有半点关系。
她使用的不是馗道传人所用的灵能,而是灵力,且她的灵力并不强,所依靠的只是那些古怪的法器。
这个人像是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知道。
安岩想着这一切,越来越觉得奇怪,他知道神荼肯定也想到了这些,但是他并不想问。
他想靠自己来解决这一切,哪怕一次也好,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总是拖后腿的对象。
墙上的时针稳稳的停在了“7”这个数字。
明明无比晴朗,没有一丝清风吹过。桌上的纸却自动展开了。
安岩拿过那张纸,上面的字迹并不算好看,但也算得上工整。
那上面完完全全的写下了云纹佩的所有经过,包括苏秦隐瞒和故意杜撰的部分也展现出来。
神荼见他脸色不对,从他手中抽出那张纸,看完后眼神颇为严峻,皱起眉。

“我听你家人说起,你叫于婉,小字静婉。”殷楚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漠然,毫无任何柔情,“香随静婉歌尘起,影伴娇娆舞袖垂。倒也算得上好名字。”
眼前的女子因为他的眼神而脸色发白,家人将她许配给眼前之人,却无人知道此人的心狠与薄凉。
此前宁兰韵却也多次看她,也不知殷楚对她说了些什么,宁兰韵从不再来了。
而于家人更是没有一次来过。
这次于彦受伤,于婉强压住心中的惧意,声音有些发抖的请求殷楚让她回去看看,若可以看在她的面子上是否能救于彦一命。
殷楚眼中隐隐有些不屑,语气里全是疏离:“你兄长之事,于我何干?且不说那次救你,已耗了我大半灵元。”
虽知此人心冷,却也不知可以到这种地步。
她心中长长叹了口气,跪在他面前,磕了好几个头。
“若能救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殷楚似乎像是被触动,他的眼神稍稍柔和,平时无比冰冷的眼睛里竟透出一丝亮光:“你所言当真?”
女子娇俏的小脸上尽是决绝之意。
未等她回答,殷楚长剑一挥,斩下了女子的头颅。取她精血利用灵元送至于家。
那精血融入玉佩以及罗缨之中,于彦渐渐好转。
于婉的尸体却不见踪影。
此后,却没人记得于婉。
除了一人。
她来到殷楚府上,手里攥着一枚玉佩,声音格外凌冽:“你答应过我不杀她的。”宁兰韵着一身红衣只身见他,没有任何惧怕之意,“为什么这么做?只为了那所谓的长生吗?”
说着,竟红了眼眶:“她是个很好的女子。”
殷楚却不应她,抢过宁兰韵手中的玉佩,施了法咒:“执念已成,若不出意外,此物定会变为邪物,要好好利用才是。”
玉佩发出莹莹白光,隐隐约约却显出女子的形态。
“这世间少有灵慧,被我遇到也是她的不幸。”他叹息,却不知为谁。
红着眼的女子心中已有断绝,她执起放在一旁的长剑,断了自己一臂,鲜红的血撒了满地,她露出决然的笑意:“师兄与我打一个赌如何,此后,定会有人将你所有的计划全部打乱。”
不等殷楚回答,宁兰韵兀自离开了殷府。
路边行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少了一臂的女子。
她终于忍不住哭泣。
愿你,也不会遇见他。
殷楚看着已成了形的女子,全然是于婉的模样。
“你是谁?”
“我是让你来到这世上的人。”
他布下结界,让她无法逃出这里。
你需要保护一个人到永远,不过假使你忘了自己的名字,就会害了他,而那个人你总会见到。
“我的名字是什么?”
“薇,采薇的薇。”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希望你我都可以归去。
女子见到于彦的那一刹那,竟忍不住的留下泪。或许是因为于婉的执念太深,她的执念变为了灵体模样,永存于世。
她忘记了自己,却怎么也忘不掉那人。
从不会有人的灵魂变成器灵,她只是于婉的一抹执念,被殷楚利用至今。

纸张的最后,只有两个字:逆轮。
逆转生死轮回。

安岩将那罗缨系于云纹佩上,忍不住为于婉感到悲哀。
她所做一切,那人永远不会知道,却还傻傻的被人算计。真是傻姑娘。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