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3
已经七八月份了,阳光早早的映入了酒店的房间,或许是因为光线太过刺眼,床上的男子眯着眼,一只手摸索着眼睛,另一只手拿过手机。
安岩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带上眼镜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6:40
还早。

他慢慢悠悠的起床穿衣洗漱,然后去餐厅吃饭。
在他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来了条微信上面只有六个字:玄水镜,合卺杯。

安岩忍不住皱眉,他来秋崚快一个星期多了,没有半点收获。自从两个星期前与神荼说好分头寻找后,便再也打探不到他的消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下一样要找寻的物件是什么。他尝试着联系苏秦,她更是几乎没给他什么答复,只有这次提示了他来秋崚,让他碰碰运气。

妈的,他抹了一把脸,心里憋屈的要死。

玄水镜,合卺杯。
这似乎指的两样事物。

不等他细想,下一条微信跳了出来:你先去找玄水镜,合卺杯我会想办法。

接着,苏秦发了一张图片。
那是一张草图,简单几笔描绘出了玄水镜的模样。

安岩瞪大了双眼,这样东西,他在前几天就见过类似的照片。
照片上的实物比这张草图更为详细。

他记得是在飞机上,有两个男子在窃窃私语,时不时谨慎的望望四周,手里捏着张照片。安岩好奇打望了几眼,上面赫然就是玄水镜的模样。两人说话声音太小,他听不真切,只隐隐听到几个字。本以为是盗墓贼或者私贩古董的,就没有太过注意。
安岩出了一把冷汗,他拼命的回忆那两个人的对话,希望能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

玄水镜,合卺杯。
那两个男子到底说了什么?
“这东西大有来头……看清……秋崚……不知道是……锦山……”
锦山!

安岩“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旁边的侍应生露出奇怪的神色。因为这是鲜少独自前来秋崚的一位客人。
不过安岩可没心思管这么多,他将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因为太苦了又被呛了几下,心想以后再也不点这种咖啡了。
他回到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门了。

在他走在路上的时候,有很多人都用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几乎没有几个人是独自来秋崚的。不过安岩满怀心绪,哪里会注意到这些。他随便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名,就在网上搜索锦山的地图。
虽说他看到了副驾驶座位上也有一个人,不过也只是以为是个拼车的乘客而已。

只是让他感觉不对的是,司机开到山脚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肯上山,只神秘的说,会遭来灾祸。
他心下疑惑,却也没多问,简单问了几句路线,就转身上山了。在上山的路上,他才发现不对,去锦山的人并不算多,有些成群结队的人,更多的人是两两结伴,根本没有像他一样独自前行的人。

再仔细想想,来秋崚的路上,以及在路上,那些人也算都是两两结伴,同样也没有像他一样一个人的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股寒意从他背后袭来,他停在原地,警惕地望着四周。
突然,穿来了手机铃声的声音。是瑞秋打来的,安岩松了口气,然后接听。

“安岩,听江小猪说你在锦山,协会已经让允诺和龙傲娇去支援了。”
“嗯,对了瑞秋,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秋崚的人为什么总是结伴而行吗?”
“我好像听罗平提起过,好像如果那里的情侣都会天长地久,所以被人称之为恋爱之城,怎么了吗?”
“哦,没事了,他们到了我会告诉你。”闻言,安岩愈加小心,不可能会这么简单。

想着,安岩又开始动身,咬了咬牙,让自己不去在意身边那些人的目光,强压住心中的怪异感,一步一步的登山。

越靠近山顶,身边的人就越少,而两边的树木就越高大,明明才是上午,就如同黄昏一样阴暗还不容易寻到一个摊位,安岩准备坐下来喝杯茶,却意外的发现了熟悉的人。
包妮璐。

看到安岩,她毫不意外的样子,面上一片调笑:“哟,和神荼一起来的啊?”
“神,神荼他没来……我自己一个人来的……对了包姐,你怎么在这?”安岩反应了过来。

“来散心啊,我的同伴去方便了,顺便在这里歇歇。”包妮璐见他这个样子,起了捉弄的心思,微微思索,才道:“怎么?神荼把你丢下了?这儿不是被传闻恋爱之城吗?他怎么不和你一起来啊。”包妮璐眼波一转,瞄到了安岩颈上的丝绳,笑意更甚,“居然为你寻来了仙蚕丝,这份心思可不一般啊。”
听到这话,安岩一张脸涨的通红,像是被说中了什么心思,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能尴尬的喝水。

见他如此,包妮璐也收起了玩笑之意,颇为神秘的对他说:“你想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是结伴而行的吗?”
“为什么?”虽然脸颊还是有些热,但安岩还是忍不住好奇,凑近了问。

在锦山顶端,有着守护这里灵脉的灵狐,能幻化人形。它们一族世代守护这里,一次浩劫,差点使整个秋崚城毁灭。同样因为那场浩劫,放出了不少恶灵,会吸食人类元阳。于是灵狐费了大半灵力才将恶灵制住,并与他们达成一个协议:凡是来到秋崚或是本就是秋崚的人必须结伴而行,凑足生气,否则就会衰竭而亡。曾经有人不信邪独自前来,结果不过一个月,就已经死亡。
灵狐们守护的除了这里的灵脉,还有一件宝物。那件宝物非常神奇,只要见过它的人,就会与自己的心上之人结成眷侣,永不分离,也是因为这个,所以秋崚才会被称为恋爱之城。

“那我是独自前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安岩有些担心。
“不必,你是极阳之体,那些恶灵不会缠着你的。”
安岩松了口气,然后又犹犹豫豫的问:“那个……包姐,你说这山上有狐狸精啊……不是说狐狸精都是红颜祸水吗?万一……”
“臭小子,少胡说八道!”包妮璐给了他一个白眼,脸色是少有的凝重,“这些灵狐,是受上天恩赐的。不可随意妄言。”

安岩抱歉的笑了笑,然后道了谢,就继续登山。脑子里倒是一直在想那些灵狐,忍不住好奇去查了查资料。却又时不时想起包妮璐的那些话。

这份心思,还真是不一般啊。

想起这句话,安岩的脸又红了红。

真是个傻小子。
望着他的背影,包妮璐无奈的笑。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