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图严】《逆轮》

番外
注意是番外!!
《论沈总与严安之间的那些事》

那一天过后,严安早上起来之后只感觉身子酸疼,就连大脑也是一片混乱的。
不过隐隐约约还是能够记起一些事情的。
他想起昨夜与沈图的缠绵,脸颊绯红,但是更多的是愤怒。
愤怒的是沈图擅自主张的对他做的那些事。
当事人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冷情的模样,以至于严安去找沈图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混蛋!严安愤愤的想着。
剧组的人都很奇怪,因为沈总无缘无故的给了严安一个星期的假期,还让别人不准去打扰他。
当然了,这些事估计只有苏琴知道几分内幕,不过她也看出来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很知趣的闭牢了嘴巴没有跟任何人讲。万一他们俩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也有自己一份不是?
严安自己呆在家里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个星期,沈图并没有来看他,那天严安来找他的时候他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灰蓝色的眼睛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严安想一想就心里堵得慌。
也好,他赌气似的想,本来还想和他好好做兄弟的,现在连兄弟都做不成了。
拍完了戏他就离开,不会再见沈图了。
等他回到剧组,发现新请的编剧给他塞了一份剧本,和以前的那份有些不同。与沈图的对手戏都删掉了。
严安心里突然很委屈,心想自己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他倒是跑的挺远。
编剧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说:“严安,这是第七十六场的剧本,剧情有所变化,而且道具也没准备好,所以我们是跳着拍的,抱歉啊,没事先通知你。”
沉吟在自己思绪里的严安听到这话,连忙说没事没事,心里还是难受。
剧组的人都发现,沈总和严安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两个人谁都不理谁,一句对话都没有。
心里愧疚的苏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鼓了鼓气,她现在的普通话练的很好了,至少不会再被人笑了。她偷偷的去找沈图:“沈总,你和严安前辈,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最近你们都没说话了。”她颇为苦恼的挠挠头,“是不是我给你出的办法让严安前辈生气了,对不起啊……我会想办法补偿的。”
沈图没有理她,自顾自的去旁边指导演员了。
苏琴:……
好吧她知道错了,师父和老师都说做错了事要尽力弥补,更何况学长也不会喜欢她这样的。
沈图看样子是在认真的指导演员,核对剧本,其实一直在偷瞄着严安,那个努力的小演员。
他心里一软,神情也柔和了许多,惹得其他演员看到总裁这样都以为是谁惹他生气了。
其实并没有。
他只是一直看着严安而已,看着那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时时被他挂在心尖上的人。
这场戏要求拍的是七八月份,而如今已经十一月底了,还好投资给力,剧组花了大量的资金来布置现场,而严安就在一旁努力的背台词。
《勇者大冒险》这部电视剧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所以获得了巨大的投资,与之前一集只有花五百块钱,在东郊养猪场拍摄,简直是天壤之别。
轮到严安与包璐妮的戏份了,严安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喝了口热水然后开始与包璐妮对戏。
严安的戏感很好,很少有ng的时候,一举一动,都似乎与剧中的安岩重合了起来。
知道下面包璐妮的一句台词,让严安怔住了。
“他居然把仙蚕丝给你了,这份心思可不一般啊。”
原是句为了博人眼球的台词,被编剧这样写,竟有了几分绮丽的色彩。
严安想起几个月前,剧组穷的响叮当,沈图失踪了。他找到沈图后,只得到了要参加勇者达人秀的要求。
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严安知道了很多沈图的秘密。
比如,这个霸道总裁其实并不会弹钢琴,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他的记忆力不太好,记不了太长的台词,还有的时候总是装逼失败……
可是就是这样的沈图,严安从来都没有过想要离开剧组的念头,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沈图最后表演的水箱逃生秀也失败了,还是靠严安自己唱了一首片尾曲才获得了五百万的奖金。
零零碎碎的费用除去,最终属于他们自己的只有四万块,虽然说严安总觉得自己亏了,不过一想到这个霸道总裁跟着自己一起经历了这些,也就不觉得什么了。
得到奖金的那一天,沈图似乎很高兴,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严安知道,他就是很高兴。当天晚上,严安提出要吃火锅,本以为这个无理的要求会被否决,但是沈图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好。
也许是因为那天火锅热腾腾的水汽太过迷蒙,让他看不太真切沈图的脸,不过沈图吃了太多辣而红润的嘴唇一直印在严安的脑海中,就在严安愣神的时候,沈图起身递给他一张纸巾,示意他擦一擦嘴角的红油。
严安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慌乱的接过纸巾,不太敢看沈图。
过后严安才知道自己得到那五百万奖金的原因,并不是自己唱的有多么好,而是沈图偷偷向节目组幕后安排的。他说他不想看到严安失望的样子。
当严安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暖洋洋的。他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却不由自主的笑弯了嘴角。
“……严安?严安?”包璐妮神情古怪的看着他,“你怎么了?突然傻笑,该你说台词了。”
严安这才发现自己神游了多久,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拍完了戏,苏琴拉了拉严安的衣服,眼神中有些抱歉:“严安前辈,对不起……你是不是和沈总闹别扭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出的馊主意,你别怪沈总,他其实很关心你的。”
诶?
严安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这小姑娘在说自己这些天与沈图生分了。他心里叹了口气,其实自己早就不生气了,只是心里依然堵得慌,总是觉得不该是这么一回事。
只是他也不好对一个小姑娘发火,安慰他说:“我没有怪你,是我自己没想清楚,你不用内疚。”
小姑娘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小脸上尽是严肃的表情,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会让他们和好如初。
如果能那样的话倒也好了。严安想,到底还是个小姑娘,想问题的方式总没有那么全面。
只是确实该好好处理一下和沈图的关系了。
那天之后,严安和沈图就好像一下子恢复了以前一样,不过当事人都知道,完全不一样了,至少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
他们讨论如何办完结会的事情,是在严安常去的那一家烤串店,那里的电路有些故障,总是停电,不过条件问题,他们也总算是讨论完了。
再过几天,就是严安的生日了,剧组与他相熟的人都送了他大大小小的礼物,苏琴也不例外,她送了严安一把吉他,还有一个U盘,一副神秘的样子,说这个U盘让他在他生日之后一天拿给沈图。
严安一头雾水,也没有私自去看U盘里到底是什么,好好的放在抽屉里。
直到他生日的那一天,沈图还是没有送他什么礼物。
严安有些伤心,也算是朋友一场,这个人就这么冷情。
晚上的时候,剧组的演员基本上都到齐了,除了苏琴,因为她说她还有晚自习要上,不过是不是这样他们都不知道,也许是偷偷去见她的学长了。
沈图看着手机里的短信,轻笑了一下,不过因为他站在最后面,没有什么人看到。
他想,今天该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那个蛋糕不是很大,却代表着满满的心意,严安看着蛋糕,又看着最后面的那个人。他用他苏的不得了的声音为他唱生日快乐歌。
他想他自己怕是栽了,严安吹了蜡烛,心里偷偷许下了愿望。
不知道怎么回事,灯怎么也打不开了,也许是因为跳闸了。
在混乱之中,严安的脸砸到了蛋糕上,使脸上全都是奶油。这时候,有人握住他的手,向外面跑去。
那只手很冰凉,有着薄薄的茧,手指修长,依稀可以分辨出那个人似乎很慌乱,脚步不太稳。
等他完全站稳后,那只手为他擦去脸上的奶油,然后捧着他的脸就这么吻了下去。
一如那个令人脸红心跳的晚上,沈图也曾这样轻柔却包含深情的吻着他。
靠靠靠!老子快喘不过气了!
感觉到了他的挣扎,沈图松开了他,目光灼灼,双手死死的握着他的肩。
严安看着他灰蓝色的眼睛,想起来苏琴前几天对他说。
“我看的出来,沈总对前辈是用了心的。那次要办完结会,本来剧组的哥哥姐姐们都说要定一个五星级酒店,可是沈总非要固执的要定下那个小摊上。大家都说沈总很小气,可我知道不是那样,因为前辈你喜欢,所以沈总才会定在那里的。我知道,前辈应该也是很在意沈总的,为什么不能敞开心扉呢?”
他已经21岁了,活的竟还没有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通透。
严安想起那次完结会,卡卡俗提议让沈图主持,自己想也没想的否决,说沈图记不住。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竟揭了他的短。沈图并没有怪他,而是顺着他的话说确实太长了。
或许是在更早之前,沈图和剧组的人穷的叮当响却依旧偷偷的多给了自己一颗荷包蛋,有时候是一个鸡腿。
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沦陷了吧。
他想了想,笑着说:“老板,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还没有给我礼物呢,你可不能苛待员工啊。”
沈图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起来,手上的力度也松了,眼神有些亮:“礼物没有,男朋友有一个。”
听他说了这句话,严安不再给他机会,仰起头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吻。
从此,总是自己一个人的沈总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苏琴:卧了个槽,老子总算没惹祸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