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4
灵狐与其他狐妖不同,是天生灵物,能化人形,自有灵识初始,便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一方土地,千百年来未有差错。直到百年前的天灾导致恶灵纷纷从地底冒出,灵狐为了抵制伤了大半族民。
有神者不知名姓,赐予宝物,助灵狐护得秋崚周全。自从得到了那件宝物,秋崚从此被誉为“定情城”。至今日,为“恋爱之城”。
看完这段文字,安岩收起手机。也难怪那些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因为在他们眼中单只形影的自己本来就是个异类。
他看了看山顶,发现还有好长一段距离,估计走完也是黄昏时候了,他咬了咬牙,继续向上走。七八月份的艳阳颇为毒辣,已经让他的后颈出了一层薄薄的细密的汗。
到了山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没有太多的星星,看起来乌云欲催的样子。只是一直都没有下雨。
山顶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是更宽阔了些,树木更少了些。
安岩仔仔细细的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灵狐的影子,连一个洞穴都没有找到,他蹙起眉,难不成这山上根本没有什么灵狐?包妮璐跟他说的,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轻轻碰了碰他的腿。
“卧槽什么破玩意!!”
山顶本来就只有他一个人,树木不算多但尤为高大枝叶茂密,更何况夜深静寂,飞鸟归宿,平添了几分怖惧之意。
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反而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可爱温顺的模样让人怜惜。
安岩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只皮毛洁白,小巧玲珑的狐狸,眼睛呈椭圆状,却富有灵性。它盯着安岩,低头咬着他的裤腿,往后扯了扯,然后调头跑了几步,又回过头看他,眨巴眨巴眼睛。
这是,要他跟着走?
安岩犹疑地跟着小狐狸,那小狐狸极为通灵性,有时跑快了会停下来等一等他。就这样七绕八绕转了好久,小狐狸才在一个极其隐秘的洞口停了下来。
安岩看了看身后,他已经完全认不出原先来的时候而路了,再转过身来,小狐狸敏捷的钻进洞里,一眨眼的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连忙从背包里翻出一根照明棒,眼前的一切这才逐渐一清二楚的显现在他的眼前。
洞口不大,必须弯着腰才能进去,而且有大量的藤蔓遮掩,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这里的别有天地。况且,在离这里五十多米的地方,他察觉到了灵力的波动。
若灵狐的故事是真的,那么这里大概就是灵狐的栖息之地了。
他壮了壮胆子,躬着身一步一步踏入这个不大的洞穴,因为洞身实在是小,时不时会有坚硬的岩石碰撞到他的头部和肩部。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洞身才渐渐宽阔起来。这里的弯路太多,稍有不慎就会迷路。
好在安岩开了慧眼,不至于走失,在意海中他看到了一个闪着微光的点,一路小跑,发现那个点是一个大殿。
与路上的漆黑不同,这里的墙壁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发光的彩色晶体。在最前方,有一个宝座,上面趴着一只皮毛银白,微微发着光泽的狐狸,它眯着眼睛,似乎是在熟睡。
像是察觉到了这里有生人出现,它睁开眼睛,跳下宝座,步伐轻缓的停在安岩的不远处,细细的打量着他,甚至凑近了闻了闻他身上的气味。然后再一次跳开,竟幻化为一个寻常女子的模样,神情恭敬:“郁垒大人,有失远迎。”
她似乎早就料到了什么事:“我是灵狐族族长落衣。大人前来,可是为了玄水镜?”
她怎么知道的?
安岩神情中有几分警惕,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来这的目的,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郁垒之力的传人?
见他不说话,落衣也猜到了几分他的顾虑:“大人不必担心,是百年前神荼郁垒的传人告知我们一族,若有后人前来,定是为了玄水镜,叫我们双手奉上。自从您一进入这寸土地,就已经有我们一族的人告知了。若您想得到玄水镜,还有一个条件,一物换一物。大人可有与玄水镜相换之物?”
安岩有些窘迫,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贵重之物,不过,也不能因此就放弃了这次机会。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说:“抱歉,我没有。”
他在心里腹诽,早知如此,就该多带点那些没什么用的老物件。
“大人身上是有的。”
落衣眼睛一挑,狐狸自有的狭长的双目硬生生的添了几分艳丽。
“您颈上所系之物乃仙蚕丝,正是上佳之物。”
“这个不行!”下意识的,安岩反驳,想要说出什么理由,却又觉得牵强,“这是,这是……反正就是不行!”
这是神荼送给他的,自然是不行,不过他能怎么说呢。
灵狐幻化人形的外貌并不算美艳,甚至说的上是平庸,不过狐狸的通性,总会给人一种妖媚惑人的感觉。
“为什么不行呢?”落衣语气中有些诱惑,“是因为送与大人之人吗?此物与玄水镜相比,大人也该知道孰轻孰重。”
放弃吧,将仙蚕丝交给她。
放弃吧……放弃吧……放弃吧……
似是被蛊惑了一样,安岩的脑海里不断的出现这样的话,叫他放弃。
差一点他就快受不住那惑人之语,乖乖的将仙蚕丝交给她了。
怎么可能,他定了定神,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总算是回复了神志,眼神有几分严厉:“总之就是不行!你不用再说了!”
女子微微一愣,然后目中噙满笑意,简单使了个法诀,半面镜子就出现在她的掌心中。
“玄水镜只有半面,剩下的并不在这里,就交给大人了。”
诶?
安岩刚要说什么,玄水镜落在了他的手上,而眼前瞬间变了模样,是今天上午他刚下出租车的地方。
不是说,要一物换一物吗?
怎么……
哎呀算了不管了,拿到就行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