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5
回到酒店,安岩给苏秦发了一条微信:玄水镜只有半面,我拿到了,那半面在哪里?
不过一会儿,苏秦就开始回复他了:神荼的传人不是去找了吗?你不知道?

神荼去找另外半面玄水镜了?那为什么消失了整整一个月?
安岩还没想完,手指却早已打出了一句话发送了出去。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我得去找他。
——这个我不知道。平时不就你和他的关系最好吗?如果连你都不知道,谁还会知道啊。

关系最好……关系最好……才怪!!如果关系真的好神荼会什么事情都不会说一声吗!

——……我怎么不觉得我和他关系好。
——不是吗?你们俩不是在一起了吗?难不成我猜错了?

!!!
现在的姑娘都这么心直口快吗!
什么叫在一起啊!姑娘你语文老师会哭的!他和神荼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对了,玄水镜中有一层禁制,你需要把它打开,等会我发给你一句法诀,你把眼镜摘了,然后默念就能进去了。当然了,是你的思维进去,你也可以理解做了一场梦,反正你进入禁制开始,外面的世界对你来说就是静止的。

默念法诀进入禁制他都可以理解,毕竟这种东西没几个人知道它的用处是什么,不过……
摘眼镜干嘛?
他把这句话问了出去。

——你这么快就找到玄水镜了,肯定是灵狐族的人特别痛快就给你了,所以,你得舍去身上遮蔽元神之物。我第一次进入秘境的时候我的师父和老师还让我把衣服脱了呢,当然了你要这样也可以。

孰轻孰重安岩还是知道的,他摘下眼镜,闭上眼,心里默念刚刚苏秦给他的法诀。不出多时,镜面已有破裂之意,白光乍起。那一瞬间,风卷云烟,惊的本就乌云密布的天空劈下了几道闪电。
——天火彻光,地火烈光。神明一召,普遍万方。光明朗照,追运五方。身佩列宿,上接天罡。

……
原本银白色的镜面变为漆黑,只能略微看清一点人影,一道红光划破这片黑暗,这才使幽静的镜内不至于显的太过恐怖。
因为摘掉了眼镜,安岩还不太习惯,不过也真像苏秦所说的哪样,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反而让他看的更加真切一些。他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试探着这里的一切。
在这里,慧眼似乎是不能开启的,而郁垒之力也没有半点用处,更别说催动灵能。玄水镜的奥秘还尚且未知,若一直出不去,怕是要永远的困在这里。

【你进入禁制开始,外面的世界就是静止的。】

难不成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来到的事另一个空间?所以外面的世界才会完全静止。
在这样的气氛下,安岩不能不乱想,不过要是一直待在这里,恐怕还没破解禁制,他就会无聊死了。
与之前的幽静不同,自从他拼劲全力才能催动出那一丝郁垒之力后,这里就逐渐开始出现一些变化。

最开始,是滴滴答答的滴水的声音。可惜的是,只闻其声,不知其原。根本找不到水的源头。
滴水的声音愈渐增强,安岩似乎可以看到在极远的地方,隐隐有一点白光。
算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他试着向前走了几步,说实话,这感觉并不好,从他一进来他就感觉到了。这地上重力很大,移动几步几乎要耗掉他大半的力气。
而且更为让安岩崩溃的是,就算他走再多的路,那白光就往后移多少。不进反退,就像诚心和他作对一样。

好吧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灵狐族的人那么轻易的把玄水镜给他了。
这一切都是个套路!
这禁制不可能解开的是吧是吧!
你不让我过去我不过去不就行了吗?安岩自暴自弃的这样想,然后翻了个白眼,果然他就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

不过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安岩坐下来,认认真真的思考起来。这和他之前遇到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伏尸,没有怪物,也没有什么机关。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色的空间,好不容易见到了光又触碰不到,着实让人感到郁闷。
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才会更让人觉得不耐烦,心起烦躁之意,气火攻心,说不定到时候没有被那些怪物杀死,倒是自己给自己无聊死的。
孤独,才是最大的攻击。
水声渐渐的消失,那白光有扩大的迹象,只是安岩依旧没有去管,如果随便动作,很可能适得其反,倒不如静观其变。

又不知道等了多久,那白光已经延伸到安岩身边了,只要安岩一伸手,就可以穿过这片黑暗区域。
只是安岩没有动,他感觉到了身边的白光突然又被遮住了,却又不算被遮住,因为还有大部分的空白。
他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抬头,看一看到底是什么遮住了光。
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安岩的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欣喜。
“神荼?”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