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6
安岩急忙起身去抓神荼的手臂,急切的想知道神荼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只是当他的指尖还未触碰到神荼的手臂时又立马缩了回去,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这个冷清的男子。
不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这个人不是神荼。准确来说,不是他那个世界的神荼。他甚至没有看自己一眼,就像自己完全不存在一样。
神荼似乎只是停在这里观察地形,安岩虽然可以看到神荼,可是对其他的事物还是一片漆黑的感觉。神荼只是停留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安岩看不见路,只能提高戒心跟着神荼一起走。
令他惊讶的是,自从神荼出现后,这里的重力减轻,变成了原来世界一样。不仅如此,眼前的视野也愈发清晰,他看的比原来世界更清楚了。这就是为什么苏秦要他摘下眼镜的原因吗?
他搞不清楚神荼要做什么,不过跟着这个神荼应该可以找到打破禁制的方法。
他感觉的到神荼身上的神荼之力,但不是他所熟悉神荼之力,这也是为什么他认出这个人不是神荼的原因之一。
安岩跟着神荼走了好久,让他忍不住想神荼这个任务是不是要求走迷宫,同时他也在拼命的记所走的路线,说不定会找到一些线索。
只是走出这里以后,神荼并没有去THA,而是去了市中心最豪华的公寓。
难不成神荼并没有在做任务?
神荼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隔壁的超市里买了点菜。
不过光是这一举动就让安岩惊掉了下巴。
卧槽卧槽卧槽!神荼居然在买菜!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咦,他不是要找自己的家人吗?怎么会……
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安岩跟着神荼进入了公寓,在12楼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看到神荼一路上都是冰冷的神色在停在1209门前柔和了起来,冰蓝色的双眼中全是柔情。
我去!神荼你特别ooc你知道吗!!
安岩在心中大声的吐槽,但他还真想看看为什么这个霸道总裁会有如此大的转变。阿塞尔在里面?还是他已经找到自己的父母?
反正肯定不是因为他。
安岩幽幽的叹了口气。
在安岩胡思乱想的这几秒钟,神荼已经拿出钥匙开门了。
神荼的步伐从进入这栋公寓时就变得非常快,所以安岩抓紧了神荼还未关门的时机,侧身进入了这个房子。
“你回来了?”从另一个房间里传来了异常耳熟的声音,音调轻快,语气中是掩不住的欣喜。
听到这个声音,安岩一脸懵逼,大脑中一片空白。
我勒个去,这明明是他的声音啊!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安岩觉得自己需要静静,于是他躲进了一个开着门的房间,坐在地上学着神荼的样子打坐。
打坐讲究的事静心,但安岩根本静不下心来,他现在在不断被“卧槽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疯狂刷屏。额当然时间一久,他竟也真的静下了心,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而这时他听到了细细碎碎的说话的声音,内容听不太真切,然后寂静了片刻,过后又听到“咚”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了,分量还不轻。安岩不太敢出去,万一和神荼他们碰到个正着,虽然说看不到,但还是很尴尬。
而且,刚才慌乱躲进来的时候还没发现,现在在看,这个房间分明是个卧室,而且那一张床大的足够睡下三四个人。
安岩还在苦恼待会儿怎么趁他们睡着的时候溜出去,就耳尖的听到了脚步声。虽然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可是他心里莫名其妙的还是有点虚。
接下来出现的这一幕让安岩无比后悔为什么当时好死不死的偏偏躲进了卧室。
他特别方。
因为神荼是公主抱着另一个自己进来的,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都是裸着的。
哦漏。
安岩无比后悔为什么听了苏秦的话把眼镜摘了,如果能再选一次,他绝对要跟苏秦说让自己去找合卺杯,玄水镜什么的去死吧!
————————
安岩觉得今天有点奇怪,倒不是说神荼回家的时间比平常晚了一点,就是感觉今天家里好像多了一个人。可是他开了慧眼看发现除了自己和神荼就没其他人了,安岩有点郁闷,这么久了自己的直觉还是会出错。
其实不只是安岩,神荼也发现了这一个问题,自从他在任务地点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白光开始,就感觉到有什么一直在跟着他。起初他起疑,走了好多弯路,但是那东西锲而不舍的跟着他,让神荼想起了一种无名的灵。
那种灵长时间沉睡,不知何年何月,在它苏醒的时候会追随着它所看到的第一个人类,时限为一天,而后又会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沉睡,在漫长的时光里逐渐忘记,周而复始。
那种灵是慧眼看不到的,且不会伤害人,所以神荼就任由他跟着了。
自己则是加快了脚步回家,害怕安岩会担心。
他们在一起有一年了,有时候也会吵架,不过都是安岩单方面的吵架,因为神荼性格寡淡,不多言语,而他所做的事又会让两个几天内就和好如初。
今日与往日都不同,因为一年前的今天,他们互相言表了心意。
想到如此,神荼的神情变得柔和。
回到家,安岩倒也没怪他今天回来的晚了些,与往常一样摆好了饭菜碗筷。
对于安岩的手艺,神荼向来是不会挑剔的,不过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做,神荼吃饭的速度比往常快了些。
被神荼一直盯着,安岩觉得今天晚上自己的腰不会太好。
果不其然,吃完饭半个小时后,安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神荼坐在他旁边,不动声色的搂住他的腰,亲密的凑近安岩的耳侧,声音低沉:“去洗澡。”
太苏了太苏了!
同样也因为神荼说话时所呼出的热气让安岩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将脸转到另一边,磕磕巴巴的开口,想逃过一劫:“才…才八点…洗…洗什么澡…”
见着明显想要逃避的人,神荼轻笑,更加凑近了些,语调轻缓:“准备准备。”
卧槽卧槽不行了!
安岩逃似的跑进了浴室。
神荼你这么流氓你的迷妹们知道吗!
其实倒也不是害怕,只是有点害羞。虽说一年了,他们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但是每次对着神荼那张脸安岩总是有种亵渎了神明的感觉。
哦不应该是神明了,没见过这么不知节制的神明。
当然了,神荼说的洗澡绝对不是什么正经的洗澡。他第一次听到神荼这么说的时候还真的傻乎乎的以为只是洗澡。结果出来后,神荼再次把他拖进了浴室,言传身教的告诉他什么叫做“洗澡”,准备工作什么的都做齐了,还颇为愉悦的跟他说以后这些他自己做。
老流氓!
安岩红着脸又在心里骂了一句。
——tbc——
好了就先这样,我得静静的思考一天车是怎么开的∠( ᐛ 」∠)_(平生只上过车没开过)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