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7
其实倒不是安岩自己想看“他和神荼”的活春宫的。而是自从看到了他们两个进了卧室以后,就莫名其妙的无法动弹。
否则他早就逃出去了。
而就在这时,眼前本来清楚的画面变得模糊,再次回到一篇漆黑。
没事的黑了就黑了,比看现场要好得多。
经历了那一切后的安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我安慰着说。
只是……与之前的黑暗好像有些不同。
之前到底还能看清一些道路,以及那道不清不楚的白光。
而这次则是完完全全的黑暗,他只能看清楚他自己。
安岩怕再出什么幺蛾子,席地而坐想着破解的办法。其实一向他是不擅长这种神论性的思考的,也是神荼将他带上冒险这条道路上后,他才开始想一些在普通人根本不现实的东西。
让他想想,到底是什么才会引领他来到了这里。
最开始,是那个奇怪的人找到神荼,说他知道神荼家人的消息,要神荼找几样东西。一开始谁都不信,可是那人居然能够轻易的说出神荼所经历过的一切,包括他曾经遇到过什么人,以及那些与神荼有关的人的事,纷纷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THA的没有帮他们,而张天师,王胖子,江小猪,瑞秋他们也是看在朋友的情面上能帮则帮。
后来根据那人的提示,他们去了远海,得到了人鱼泪。人鱼族的大祭司碧落没有半点不情愿的样子,甚至没多问一句,就如此将人鱼族的宝物赠予了他们。之后就送他们上岸,让他们多问一句都不能。
然后就遇到了苏秦。
之后,是云纹佩,于婉的执念藏于其中。
而现在,玄水镜,灵狐族的族长落衣同样拿出了那半面镜子。
而这之间,似乎都与一个人有着似有似无的关系。
苏秦。
这个姑娘年纪不大,只有十七岁,她的心思却很重,之前还骗过他们。让人捉摸不透。时时说要救自己的师父,却没有着急之意。
之前听她的话行动,不是相信她,而是不能不信。如果不信她,有可能会失去所有线索。他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若真的说什么人是值得他相信的话,那怕只有……
神荼?
神荼。
忽的,他想起了苏秦许久之前曾对他说。
【你要小心,你身边的人,全部都在骗你。】
真的是这样吗?
安岩不敢肯定,也不知道怎么肯定,他其实算不上有多聪慧,否则也不会被神荼说为“二货”了。
他二十岁就已经是大四的学生,并不是他有多聪明,而是他上学比别人要早一年,而且比别人更努力罢了。这一切,安岩自己都懂,他比任何人都懂这个道理。
而且,经历过父母离婚的那件事后,为了身边之人离开时不再那么伤心,他每天都装作插科打诨,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这样就可以不那么难过。
上学的日子,他没有一个特别亲密的朋友,也没什么特别亲的人,除了堂哥安份会时不时给他打电话,他在这个城市几乎是依无所依,从开始他就知道,要想生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他生活里没有一点光彩,可是他不会放弃,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可以走到这里。
可是神荼……
他跟苏秦说他并不觉得和神荼的关系有多好,更多的是害怕,同样也怕这个似乎与世隔绝的男子在某一天找到家人后离开自己,他又会回到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所以他才会那么积极的帮神荼找家人的消息,并不是他真的热心,只是希冀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在他的眼里多存在一会儿。
神荼。
神荼。
他在心里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好像只要想起这个人,内心都充盈了起来。
有多久了,自己从来都没有像这般被人重视。
神荼。
……
不知道他在心里念了多久,眼前真的浮现出了神荼的样子。
安岩看了看眼前的神荼,然后笑了。
我可再也不会被骗了。你不是神荼。
一开始,他只能看见自己,如今又能看到神荼。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似乎有什么答案要脱口而出,就差那么一点点距离。
玄水镜。
他想他明白苏秦为什么要让他找玄水镜了,不是因为有多艰难,也不是因为在这里会看到什么。
而是因为玄水镜,可以让人直面自己的内心。
他尽管刚开始不知道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神荼,如今也知道了,之前是隐隐有些旖旎的心思却不看察觉,如今察觉更是不敢言。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神荼。
就在他苦恼的时候,四周逐渐明朗起来,恍然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大殿,落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媚眼却颇为灵动。
“大人如今可知道玄水镜的奥秘了?”
她看着他,自顾自的说。
秋崚之所以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并不是什么玄水镜的力量,而是在这里,他们恰好都会遇见那个人。于是,相伴一生。
玄水镜曾是神者授予,又被施与月老的法力,才会被用来祝福这一方土地的人民。那次灾祸,不是玄水镜战胜了恶灵,只是因为它唤起了当时百姓们不甘命运的心。
所以,玄水镜最大的用处,是让使用它的人勇于正视自己的心。然后,若是那人心中对某人有好感,则会对那人的好感愈甚,从而相伴一生。
诶?
只是说完这句,落衣就消失了,这片场景也逐渐破碎。
安岩猛然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这里是……酒店的房间……
——tbc——
果然我还是比较擅长这种纯情戏码∠( ᐛ 」∠)_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