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18
安岩喘了几口气,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时间果然与他进入镜中的时候一样,没有半点变化。
而玄水镜也恢复了银白色的样子,看上去与普通的镜子差不多。
绷紧了的神经渐渐放松,他终于得以安然入睡。
……
这里是哪里?
他在做梦。
只是这个梦……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这里…是个密林?
那是苏秦?
苏秦打量着四周,手中持着对古朴的杯子,镌刻着鸳鸯的花纹。她的身后跟着个长发蓝袍的青年,清俊的眉宇间隐隐有着担忧:“苏姑娘该听在下一句劝,取一个表字,姑娘家的名讳不可随意告知他人,何况姑娘待字闺中,更是……”
苏秦被他念叨的心烦:“哎呀行了!你有完没完啊?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啊?!”见他一副儒雅的样子,心里的火不知如何发泄,只得说:“殷陵,我现在也算你的救命恩人,滴水之恩也当涌泉相报。所以你别再说这件事了,师父不同意,我自然也是不同意的。”
见她真的发了怒,殷陵不敢再说这件事,只想着怎样使她开心,又见她对这两个杯子感兴趣,扯了话题:“姑娘喜欢这对合卺杯?”
苏秦也不是那种计较的人,怒气早就消了大半,如今倒也没怪他,反倒笑着说他:“不错啊,修仙也没算修傻,怎么?你知道这东西?”
她对这东西有兴趣,殷陵自然开心,也表明她并不讨厌他,立刻将自己所知的事尽数告诉了她,还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生怕她有半点的不如意。
苏秦听了过后,思索了将久,终于得出了一些结果,心情开朗了很多,笑着逗殷陵:“你说过要娶我,是什么时候呢?”
不提此事还好,稍稍提及,殷陵便不敢再看她,面红耳赤声音却尤为镇静:“在下说过要对姑娘负责,定会做到。”
“我不就是喂你药的时候亲你一下吗?不至于的。”
……
怎么他会梦到苏秦……不对,她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安岩还想再听点什么的时候,已经从梦中醒来了。
天亮了。
他有些垂头丧气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两天经历的这些事让他一下子接收不来,他不知道梦里发生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他想他该找到答案,即使很有可能无法找到答案,因为那会花他太多时间。
他现在必须得先找到神荼。
若他之前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找他,误认为自己只是想成为一位真正的冒险家,让别人为自己骄傲,那么现在……
尽管不敢言,但是还是希望能证明自己,能使自己变强,希望足以与他相配。
正想着,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打断了安岩的思绪。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允诺打来的。
“安岩,我和傲娇到机场了,马上要去你在的酒店了,快下来迎接我们哦,拜拜~”
说完根本不留给人半点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果然是大小姐的脾气。安岩无奈的笑。
瑞秋既然让允诺和龙傲娇来帮自己,最大的可能性就是THA在秋崚发现了什么,不过借着这个名义来做任务罢了。
如此一想,安岩就有些兴致缺缺了,整理好了衣服又洗漱完毕,仔仔细细的将玄水镜放在包里为了不让人发现,保不准THA也是为了玄水镜而来。
他放好背包,然后下楼走向大厅,坐在休息厅等他们。
从机场到这里有一点距离,安岩想着昨天的梦里,苏秦与那男子的对话。
似乎苏秦曾经救过殷陵一命,又在喂药时不经意间亲了他,从此,殷陵就跟随她左右,甚至说要娶她。
只是苏秦都还是未成年,而那男子也才不过二十岁的样子。
况且他说话文邹邹的,像是在学古人,让人觉得奇怪。
又说合卺杯是吉祥之物,得到它的人将一生安乐,夫妻和睦,伉俪情深。只是,在它一任主人婚嫁当日,家中遭到了杀戮,还未饮下合卺酒就命丧黄泉,鲜血飞溅在杯壁上,形成怨气。从而变成了使人离分的器物。只有解开怨气,才能恢复如初。
只是破解之法,那人究竟没有说。
哎呀哎呀,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想那么多干什么!
安岩打定心思不再去想,就看到酒店门前停了一辆豪车,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从车上蹦下来,嘴里还含着棒棒糖,看到了安岩眼前一亮:“安岩!”
说着小跑到他面前,很高兴的样子,龙傲娇安排停车后站在允诺,示意安岩这里不方便说话。
安岩立刻心领神会,带他们去自己的房间才详细的告诉他们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得到了玄水镜的事情,却又提及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谁知道龙傲娇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一切都是幻境,就把问题带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找一面镜子。
听到镜子,安岩瞬间紧张起来,生怕他们发现了玄水镜在自己这里。
“明神鉴。”
鉴,古祇作坚,从皿以盛水也。其后范铜为之,而用以照形者,亦谓之鉴,声转为镜。
明神鉴,顾名思义,就是明朗心神的镜子,可以清晰的映出每一个人的心魔。
龙傲娇轻松的解释道:“它的作用与玄水镜差不多,只是不及玄水镜,更何况,THA不可能从灵狐那里得到玄水镜,至今还没人成功。”
听了这话,安岩一阵干笑,心说得到玄水镜的人就在你面前呢。
他们像是真的是来找明神鉴的,而且THA似乎也知道这里的习惯,所以才会让允诺和龙傲娇来这里。
“对了安岩,你想知道神荼在哪里吗?”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