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21
安岩心中有些不解,他也知道THA并不是个单纯的冒险组织,世上有很多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只是苏秦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醒他?而且,从刚才他就开始注意了,苏秦的口袋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一直在发着红光,而且越来越强烈。
那是什么?
苏秦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施了个法术,让口袋里的月老线不再发光,然后示意殷陵拿出合卺杯。杯子上有龙凤呈祥的花纹,精致无比,色泽却颇为暗淡,给人一种沉闷之感。
“这就是合卺杯,可以使夫妻和睦美满。”苏秦又翻出了一根皮尺,“多的我就不解释了,总之,需要把上面的怨气散开,来量尺寸,我好去快点定做婚服。”
她的这句话说的极快,让安岩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为什么量尺寸?”
“制作婚服啊,”苏秦的语气格外的理所当然,“当然了如果你们知道自己的尺寸我也就懒得量了。”
“为什么?”安岩心里有点崩溃,婚服和驱散怨气有什么关系啊?
这种事情怎么不和别人协商一下啊?
“阴阳平衡。”
什么?听到这句话安岩呆呆的望着神荼,怎么他也知道?
太虚不能无气,气不能不聚而为万物,万物不能不散而为太虚。
而阴阳平衡则是维持气的根本。
又恰巧合卺杯对阴阳之气的要求极大,因为如此,才会使世间夫妻伉俪情深,它上一任主人却早在同饮合卺酒前一刻被仇家杀害,留下了怨气,而多年来的气运又即将耗尽。
气数尽,天下乱。
阴阳失衡。
为了维持阴阳平衡,最快只有一个办法。
仿照古时婚嫁之仪,重新嫁娶一次。
神荼郁垒之力,一个代表极阴,一个代表极阳,最为合适。
只需要走一个流程。
“我好不容易从我师叔那里拿到两匹上好的月灵锦,可别让我白费功夫啊。”苏秦说着把皮尺扔给安岩,“放心,走个形式而已,喝完酒就可以了,洞房花烛什么的就不用了。”
“至于量尺寸,你们自己来吧,我不知道怎么量,我们先出去了。”话刚说完,苏秦就拉着殷陵走出了屋子,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
安岩拿着那根皮尺,不知所措。
…他也不知道怎么量啊……
而且……刚刚苏秦他们在还不觉得,现在和神荼独处,怎么就那么尴尬呢。总是莫名其妙就会想到在玄水镜看到的事情…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
安岩干咳了两声,试图像往常一样插科打诨:“那个,咱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会量尺寸呢…神荼你说是吧?”
果然没有回答他。
但是男人大长腿一迈,两三步就到了安岩的旁边,从他手中接过皮尺。
不是,你还真的要给我量尺寸啊??
安岩一脸惊恐的看着神荼真的开始量自己而肩宽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且这还是第一次他们两个人凑这么近,安岩稍微抬起眼就可以看到男人低垂着眼,冰蓝色的眼睛里全是认真,内双的眼皮此时也能看的一清二楚,何在白皙的皮肤,柔软的发丝,还有浅粉色的薄唇。
太帅了太帅了!
已经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自己对神荼的脸的赞美的安岩一脸痴汉的望着对方。
“抬手。”
抬什么手?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神荼已经把安岩的手抬起,量他的胸围了。
安岩原本就是背对神荼的,而此时也不敢回头了,因为只要自己稍微动一下,就会不注意的亲上神荼而眉角。
而且神荼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但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此时贴近了安岩的颈窝,呼吸时自然喷出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脖颈。
真特么痒啊!!
好不容易量完胸围,接下来就是腰围了。安岩心里有点忐忑,倒不是因为是自己觊觎的人正在和自己如此亲密,而是自己的腰上有点痒痒肉,如果碰到了真的痒的不得了。
“哎呀卧槽痒!!”
“…闭嘴。”
“不是,你别量了……哎哟喂你别掐我啊!!”
量完了过后安岩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量尺寸了,太折磨人了。
对了,神荼好像还没有量尺寸呢。
哼哼,看看待会自己怎么报仇。
“我知道。”
刚刚拿到皮尺就听到神荼说了这么一句话,安岩有点懵,他知道什么?
见他还没理解自己的意思,那个清冷的声音又说了两个字。
“尺寸。”
原本还想报仇的安岩气势瞬间弱了许多,好吧果然不该抱有什么坏心思……
正当他要走的时候,却被猛然抓住了手臂,安岩回头看,哪双冰蓝色眼睛里有着自己看不出的情绪,眼睛的主人把人往自己身边一拉——
也不知道安岩踩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扑在了神荼的身上,而神荼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状况,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真疼啊……
安岩揉了揉鼻子,刚刚鼻子磕到了神荼的胸肌,太疼了。
“不是我说你们量个尺寸干嘛那么墨迹……”女生的声音格外的不耐烦,却在开门那一刹那戛然而止,看到眼前这一幕沉默了片刻迅速又关上了门,“不好意思就当我没来过!”
她什么意思啊?
“……二货。”
安岩苦思冥想也没想出什么,却听见自己身下的人说了这么两个字。
嗯?身下?
……没错,安岩现在还压在神荼身上。
少女你不能这样啊!你听我说啊!
——tbc——
苏秦:神荼居然是下面的,这世界真特么玄幻。
安岩:姑娘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神荼先动的手T_T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