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23
苏秦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的手腕上都缠绕着一根红线,微微发着光。
“所以,自从你捡到这个后去找神荼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她皱着眉,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面目神情却完全没有担心的意思。
“那,那个怎么才能解下来啊?至少能让我们分开再说啊。”自从不小心亲了神荼之后,安岩就惊恐的发现他们两个就好像被什么牵扯在一起一样,距离不能超过半米。
实在没有办法,神荼也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所以只能求助于苏秦。
苏秦瞧了瞧红线,又施了个咒法,结果情况没有一丝改变,无奈的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安岩哥,这也怪你没事怎么去捡月老线啊。”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怎么你拿着就没有事情啊!”
少女有些恶意的笑了笑,语气满是幸灾乐祸:“那你怪我咯。”
见他实在是着急了,苏秦才收起了玩笑之意,认真的解释。
这红线的名字叫做月老线,顾名思义就是月老来为有情人牵线的红线。由于一些原因,有一小部分的月老线流落人间,也幸好是已经牵定有情人的线了,于是就让身怀灵力的人找寻月老线,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赠予它们真正的主人,可以让有情人携手到老,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相离。
而苏秦的师父也是碰巧得到了这月老线,就给苏秦,让她在历练的同时去找月老线的主人。
月老线遇到真正的主人会发出红光吸引主人的注意,所以苏秦一开始就知道月老线的主人是安岩,只不过一定要在时机刚好的时候赠予,不然不会有太好的效果,而且压制月老线需要大量的灵力,所以之前苏秦编织罗缨时脸色并不太好。
只是这次或许是苏秦的灵力已经不足以压制月老线了,才让它逃出了苏秦的身边,促使安岩捡到了。
“那,那为什么是我和神荼绑在一起啊?”听到了这番话,心里莫名有些开心,但也怕神荼不高兴,多问了句。
“嗯……”苏秦皱着眉想了想,“可能是…你捡到月老线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他?”
“可是,我是先看到的殷陵啊。”
苏秦懒得再想:“那就是你们两个就是命定的有情人,我也不知道了。”她拿出手机,“我来找你们不是为了说这个的,关于婚服我已经订好了,差不多五天后就可以到了,然后这几天咱们把东边的房子布置一下,弄成新房的样子。”
安岩还想再问些什么,不经意瞥到了神荼的眼神,莫名的有些凝重,盯着窗外。他心里一慌,也跟着向窗外看,却什么都没看到,倒是听见几声鸟叫。
随着,又传来一阵风声,吹下了几片树叶,又缓缓落下一根白色的羽毛,像是飞鸟落下的。
他心里有些不安,用慧眼试探了一下那根羽毛,发现里面居然有灵力的波动,能量十分强大,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而且,那股灵力给他一种熟悉的不安感。好似之前在哪里遇见过。
安岩拼命的想,在脑海里渐渐浮现了一个人的名字。
虽说一开始就知道那人不太对劲,可是看在苏秦的份上也没有多说,只是觉得他所修炼的功法可能与郁垒之力有所冲突。
可是神荼居然也有这样异样的感觉。
安岩看着背对着窗户的神采飞扬的少女,十七八岁的年纪,无时无刻都透着青春的活力,更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若真的被人骗了……安岩有些心疼。
“那个,苏秦啊,”迟疑着,安岩还是开口了,“你觉得,殷陵是个怎么样的人?”
“殷陵?”
听到这个名字,苏秦的眼里几乎要发出光来,眼神时说不出的柔和,低头轻轻的笑:“他就是个榆木脑袋。”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也知道没什么办法,就看见小姑娘想起什么似的,留下句“我找他有些事”就走了。
她刚一出门,安岩就感觉到神荼的眼神愈发凌厉,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没有神荼的强,感觉不到特别准确的东西。
“那个人……很危险对吧?”
他似乎听到神荼叹了口气,于是转过头去看他。
“你放心。”
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安岩却真的放下心来,那份不安也烟消云散,看着那个人的眼睛,什么都不用畏惧。
眼前的人却突然将自己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就好像护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他低声说:“安岩。”
安岩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好也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却因为神荼的动作而红了耳尖。
“有我在。”
低沉的声音如同月琴拨动琴弦一般好听,安岩悄悄的抓紧了那个人的后背,小声的回答:“嗯。”
——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