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27
屋内灯光微弱,只有一根蜡烛插在蛋糕上,小安岩轻声的为妈妈唱生日快乐歌。
本来是这么温馨的时刻,却让他开心不起来。
他看到爸爸很小心的把一份文件装进公文包里,从一开始就拿到手里的,却在看到安岩睡在沙发上的样子后,就藏了起来。
安岩觉得他知道那是什么了。
当天晚上,妈妈将小安岩哄着入睡,等到他真的睡着后,才揉了揉酸疼的眼睛走出了他的房间。
爸爸也在抽着烟,面色不太好。
“儿子睡了,这些事明天再谈吧。”
男人熄灭的香烟,脸色阴沉:“关于孩子的抚养问题,你准备怎么办?”
“房子我不要,你想的话孩子就跟着,既然离婚了就断的干干净净。”女人很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只是在提到安岩时,语气上才有一些不忍。
“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是只管自己?”
“小声点,孩子还在睡觉呢。”
女人的语气软了下来,声音却依旧冷硬:“我和安全说好了,如果咱们两个人都不想养的话,就只能拜托他了,咱们每个月把抚养费交给他,等到孩子成年了,再付给他一份赔偿金。”
后面的话安岩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原来这么早,他们就已经把自己以后的归向决定好了。
虚空的世界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或许是真的没有了一点感情,他们个小安岩吃完了最后一顿饭,就把他送到了安全那里,再也没有回来看过一眼。
也是当天,小安岩知道了父母已经离婚的消息。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哭闹,而是安安静静的自己呆在一旁。
安份问他为什么不哭,他说这件事情他早就该知道了。
因为要离别而最后表现出来的仁慈,无论是谁,都是最为残忍的。
日子长久起来,有很多小孩都说他是个野孩子,没有爸爸妈妈,那些大人虽然没说什么,可是眼神里总是带有一丝古怪,好像他是什么灾星一样,也真是巧,自从父母离婚后,包围在他身边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在他高中的那一年,安全去世了,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安份两个人。
他的父母亲并没有因此出现把他接回去,而是找着借口说没什么时间。
其实安岩都知道,他们是不想让他打扰了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生活。
到了后来,安份大学毕业去找工作,却总是不见人影,他比安岩大几岁,也总是照顾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带着不好的眼光对待他。
安份后来不回来了,街坊的人都说,他做了不好的勾当,无非是小偷小摸的事情。安岩一次与他通电话,安份自己主动承认了这件事。
以后,那些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渐渐有传言说,他是个灾星。
安岩没有其它办法,只好去了离自己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可是一直让他奇怪的是,似乎在他身边,真的都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在大学里,他的人缘不错,可是真的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有时候他自己也在想,是不是真的如同那些人说的那样。
再后来,他遇见了神荼。
对了神荼。
安岩心里反复在念着这个名字,还有神荼。
到了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他还有神荼。所谓的什么容易给人带来灾祸什么的,全都是假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有声音传来。
在他的头顶上,有声音这样传来。
身旁的灵物化为云烟,只留下了漆黑。
在远方,一个人徐徐走来,带着从容的神情,一字一句的对他说:“你真的以为,你没有给他带来灾祸吗?”
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安岩这样想。
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他自己。
“你怎么不说话啊,只是你自己不敢承认而已。”
怎么可能。
——tbc——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