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28
那个人看着他,忽然笑了,眉目之间尽是狡黠之色:“你该不会是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就是你。”
安岩冷眼看着他,从内脏到心里都生出了一股寒意,这个人的话如同冰刺一样扎在他身上,让他全身颤抖的发冷。
见安岩如此,这人“噗嗤”一下的笑了,很享受的见着安岩这副模样。
与以往不同的样子。
半晌,安岩才艰难的开口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这个人装作思考了很久的样子,然后说:“你把我封在这里这么久,这一次该让我出去看看了吧?”
他的样子和安岩一模一样,却又有不同。
安岩虽然戴着眼睛,双眼却很清亮,而且看起来大大咧咧的,面皮还是薄,经不起人调戏。再加上心性也颇为阔达,总是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印象。
而眼前这个生于他内心的魔物,满脸的阴郁之气,虽然笑着,却让人不得不心生防备。
这个人“哎呀”了一声,笑意盈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只困着我,不让我出去玩。难不成……是怕你那个爱人……”
话音还未落,安岩就急忙接道:“你要对神荼怎么样?”
“你别急嘛,我还没说什么呢,”这个人收回了笑容,一字一句的看着安岩说,“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今日你我之间,一定要有个了断,否则,你,还有你身边的人,究竟会发生什么。”
他言尽于此,有些话,原本不用说的太明白。
安岩深吸一口气,同样一言不发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
他想起了十六七岁的那些年月,表叔离世,安份也失去联系,无影无踪。
在那样的闲言碎语下,安岩竟也独自承担起来了。
就在那些时光中,安岩发现,每当深夜入梦,他都会看到一个很特别的人,与他一模一样,却又不尽相同,兴趣相近。这个人,成了安岩多年不可言说的时光中,深厚的挚友。
说是朋友也不太恰当,两人本就同生一体。
安岩多次追问他是谁,这个人总是笑而不谈。
一日放学路上,安岩在经常去吃小吃的摊边看到了一位老者,闭着眼,道士打扮,却也有几分世外之人的姿态。
本来以为是个骗子,却在安岩刚要离开时叫住他:“小友请留步。”
安岩迟疑的回过头,看了看左右发现没什么,犹犹豫豫的开口:“您是在和我说话。”
老者摇着纸扇道:“正是。”
无法,长者为尊,安岩来到老者面前坐下:“大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者没说话,细细的观察着安岩的眉目口鼻,又用双指探上他的脉门,声音刻意的压的很低:“小友是否遇上了不寻常之事?比如有人相见于梦中。”
这件事情安岩扪心自问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个老者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说起话来文绉绉的,让人听了不习惯。
“……是。”
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既然这个老者能知道这件事,那他说谎也无济于事,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承认。
老者为难的摸了摸胡须:“这可就麻烦了。”
安岩不解其意:“麻烦什么?”
这日下午,老者拉着安岩说了许多有的没的之事,还说什么他是极阳之体,若是心术正直定能化解这次劫难。
恍恍惚惚之间,安岩回到家,和以往不同的是,他这次没有去写作业,也没有做饭,自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这时候,躲在安岩身体里的魔物渐渐苏醒,见到安岩如此的不寻常,有些惊慌,连忙问他怎么了。
安岩木然的开口:“我问你,如果有人骗了你,你该怎么办?”
“自然是剉骨扬灰。”
听到这话,安岩莫名的笑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人心中皆有心魔,只是安岩心中的有些特别,因为他是极阳之体,若心魔强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取代主人原本的位置,何况安岩此时并无灵力,极其容易被心魔牵引。
如今魔物的力量甚微,只需叫破它的本身,又加以封印即可换得几年平安无事。
若想真的彻底根除,则要等到命定之人的出现。
到时候,一切都会解决。
“我说的没错吧,你只是我的心魔。”
事已至此,也无需隐瞒。
魔物面露凶光,即使它现在力量薄弱,可也足够了,本想让他多活几日的,现在看来……
红光乍现,安岩颈处尽是血红的薄冰,贴近肌肤之处,则是尖利的冰刺。只需一刻钟,这个人的身体,就会为他所用。
只是还未等魔物接近安岩,就已被压制了,那是老者在他临走前送给他的一张符咒,说可以压制魔物,让它不会作恶。
同时也因为极阳之体,它暂时不会出现,若真的出现,到时候会有人来解决他。
魔物很不甘心的钻进了安岩的体内,被封存住,同时也因为这样,安岩失去了对这一段的记忆。
若不是它再次出现,恐怕安岩再也不会想起来。
【你说等到我的命定之人出现,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那我的命定之人是谁?又该在什么时候遇到他呢?
此两物者,不可言说。】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