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暗恋

元宵节贺文,偷偷说一句,其实元宵节才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情人节哟😄

罗平有女朋友的消息,神荼算是最早知道的,因为想来想去只有神荼才不会到处把这件事情乱说。
直到今年元宵节前一天罗平才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大家都笑着骂他不够意思,说什么请客请客。罗平当晚就带他们到了酒店去大吃一顿。
神荼对于这种聚会一向是不感兴趣的,只是听罗平无意中提起,安岩也会来。
安岩。
这样就留了一分心思,然后在聚会上真的见到了安岩。
他看起来不胜酒力的样子,和胖子没喝多少杯,脸就红的不成样子。本来就近视的眼睛在酒气的熏染下更加迷蒙。
倒是没有人敢敬神荼,所以到现在神荼滴酒未沾。
他一直在看安岩。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安岩的,说起来,他反而在或有意无意的情况下看到他很多次,只是安岩不认识他,又或者是认识他却陌生所以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任何交谈。
神荼至今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安岩的样子,那时他才高二,罗平正在追一个女孩子,叫做瑞秋,而安岩也是瑞秋班上的。
体育节的时候,他被老师拉过来做裁判,有不少女孩子看到自己直脸红,推推搡搡的也不敢问名字。而安岩站在他左边不远处,罗平也在,不过是为了瑞秋。
他当时只是想看看罗平喜欢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子,却被瑞秋身旁的男生吸引了目光,长的干干净净的样子,说话的时候面目表情很丰富,而且似乎很爱笑的样子,即使不说话眼睛里也有温润的笑意。
只要有女生开他的玩笑他的耳朵就会红起来,眼睛不停的乱转,不经意间就看向了神荼的方向。
神荼有点慌,收回了目光,假装自己在看表格。
然后听见罗平说:“安岩,你该不会也是来参赛的吧?”
接着神荼就听见了那个男生半开玩笑的说:“哎呀,我又没有运动细胞怎么参赛啊。”
原来他叫安岩。
神荼在心里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
又小心翼翼的看向安岩,安岩已经转身和身旁的同学有说有笑的走了,没走几步脑袋就撞在了栏杆上,疼得龇牙咧嘴的。
二货。
神荼的心情莫名其妙就变好了起来,就连罗平跟他说些无聊的话题时也应两声。
今后神荼又一次见到了安岩,他跑的很快,手里还攥着一张纸,急得满头大汗就跑向综合楼。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这个疑问在十分钟后就被解答了,今天安岩代替别人来进行播音。
声音很清亮,明快,似乎把夏天的暑期带走了不少,就连神荼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居然轻轻的笑了一下。
罗平还在锲而不舍的追求瑞秋,也因为他总是在寝室里念叨,神荼也自然而然的知道了瑞秋的班级。
同样也是安岩的班级。
因为这样,神荼总会“偶然的”看见安岩,也在安岩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他。
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要看着那个人的笑,莫名就会安心许多。
后来又是凑巧,罗平真的追到了瑞秋,因为已经高三了,他们也只敢偷偷的牵手,连亲一亲都怕被发现。
神荼也有点焦虑,倒不是怕自己的分数不够,而是不知道安岩究竟会上哪个大学。
也是那天他提前回了寝室,在门口听到了罗平和瑞秋的谈话,似乎提到了未来的志愿。他们没发现门外还有人,于是瑞秋有些苦恼的说:“连安岩都想好要去科技大学了,我还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呢。”
原来是这样。
多日的担忧在这一刻瞬间明朗,神荼打算好心一次不去打扰他们俩。
到了大学,因为罗平的原因,神荼很轻松的知道了安岩所在的系,又想办法的弄到了他们的课程表,制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偶遇”,只是从来没有交流过一次。
“神荼,你怎么不喝酒啊。”
这一个声音打破了神荼的思绪,他定了定神。
罗平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向他敬酒,又险些洒在了自己身上。
看到安岩虽然醉了,但是有朋友送他回家,也就安心下来离开了酒局。
第二天,罗平迷迷瞪瞪起来,想起来今天社团里还要开会,迅速的穿衣洗漱好急匆匆的奔向活动教学楼。
跑的太急连文件都忘了拿了。
神荼无奈的摇了摇头,拿着文件准备给他送过去。
从寝室出来没多远,就看到瑞秋挽着罗平的手臂,而安岩一脸傻笑的看着他们两个。
只见罗平对安岩说了什么,他的眼神变得格外的明亮。
神荼走向前,把文件递给罗平。
而安岩看着他,笑得很开心,向他伸出手:“你好,我叫安岩。”
接着自来熟的抓着他跑向校内的餐馆,还抱歉的对罗平大喊:“不好意思啊,但是你们太虐单身狗了,我们就先撤啦!”
然后很欢快的对神荼说:“快点走,今天元宵节,我请你吃汤圆。”
神荼的手被他抓得紧紧的,安岩停了下来,咳了一声,不太敢看他:“元宵节快乐,神荼。”
看到店门口挂的横幅,神荼反手把他抓得更紧,怎么都不放开。
——the end——
P了个S,横幅上的字:爱他,就请他吃汤圆!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