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0
梦境内的黑气愈发浓重,安岩的身体颤抖的厉害,神荼只能一手搂着他,另一只手控制着惊蛰,阻止黑气对他们的侵袭。
势单力薄,而且这里根本不能运用灵能,才短短的几分钟,他们就被逼到了无法后退的境地。
对面安唯的脸上露出了妖冶的笑意,与安岩无二的面庞上尽是戾气,眼瞳变成了赤红色,身旁的黑气化为了枝条猛然向他们冲过去,与其他的黑气一起将两个人包裹在内。
就在黑气将要把他们完全侵蚀之时,有笛音传来。
响彻整个梦境。
恍惚之间,神荼的意识涅灭,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街道。
这里的人好像看不到他,依然谈笑风生的走路逛街。
天气很好,整个城市都是暖色调,街面也是干干净净的,路边的树顶上偶尔会有鸟鸣声。
似乎是秋天,微风拂过会有些许的凉意,可是一点也不觉得冷,这种感觉不是从他的意识中传来。见着这些景象,神荼有了一个想法,这里是安岩的意识里。
“安岩,那就说好了,明天记得帮我做黑板报哦。”
“好,再见。”入耳的是熟悉又清亮的少年声音。
神荼转过头,安岩正向与他交谈的那为同学挥手,笑得干净清澈的样子。等那位同学真正走远了,他才慢慢悠悠的转过身回家。
真的是安岩,而且是未相识时的安岩。
他与刚刚的样子不太一样了,表情沉寂了起来,只在眉目之间还有一些清亮。神荼看着他,恍然间明白了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心魔藏匿于此。
安岩的步伐很慢,好像并不急着回家,即使如此,他也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家了。
他的家不算大,但也显得孤零零的,没有一点生气,与那暖色的日光一点也不相符合。
许久之后,他才听到安岩很小声的开口:“安唯,你在吗?”
那声音像水滴一样直击入泉底,带来了不小的涟漪。
“嗯。”
“你以后…别那样做了…他们不是有心的,你也不能把他们的作业藏起来啊。”
“是不是有心又如何,总之就应当受到惩罚!”
接下来,就陷入了漫长的寂静。
安岩的神情看起来很慌忙,举止之间也是不安的。
第二日,安岩班上一位同学发生了车祸
同日,一位同学染了重病。
一人无故失踪。
一人神志不清。
神荼有些明白之前安岩所念叨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魔物想要占据安岩的身体,必将躯体沾染上足够的邪气,而此些举动,则会加快邪气入侵的速度。只是安岩有郁垒之力,是极阳之体,会延缓很多。也许是在不经意之间才让这魔物进入了安岩的意海之中。
而且,为了更好的塑造躯体,安唯不停的在安岩耳边暗示是他导致了这些人的灾祸,让他相信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到最后安岩会不断的否认自己,最终被彻底驱逐,魂飞魄散。
许是有人刻意的在保护安岩,在事情发生的当天下午,安岩就得到了控制魔物的符纸,可换他几年的平安。
同时安唯在那些人身上所下的诅咒也一并消失,根本不会有人记得,所以安岩才会顺利直到今日。
而近些天,符纸的封印效果大大的减弱,导致魔物挣脱了束缚,所可以运用的邪气,比几年前更多,真正的棘手了。
那笛音再次响起,神荼从安岩的回忆里退了出来,那些黑气没有再纠缠他们,而是紧紧的跟在安唯的后面。
此时的安岩神情已经恢复正常,不像之前那些不停的说着胡话。
而安唯的眼角竟就出鲜血来,手臂上爆满了青筋,不停的挠着自己的脸,大量的黑气从他的身体中逃了出来。
像是终于受不了这种痛苦一般,他发出了近似野兽的吼叫,筋疲力尽的逃出了安岩梦境。
不知去向哪里。
——tbc——
开学真的太忙了😭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