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1
见着如此大的变故,梦境外的苏秦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此强大的灵力,显然不是一半人可以做到的,身旁的殷陵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离开了这里。
而在梦境里,神荼看到了安岩的回忆里安唯被封印后的事情,那些遭受到了厄运的人,随着魔物的封印渐渐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没有人再记得那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梦境里出来后,安岩和神荼都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提及那一阵笛音的事情。苏秦的神色暗了暗,施展法咒可以暂时让月老线的束缚失去作用,让他们两个人好好休息。
看着他们两个人消失在视野里,苏秦在心中做了某个决定,就出门去取某人寄给自己的东西。
同时,谁都没有发现,原本为了让安岩更好窥视自己殷陵的玄水镜前,出现了一把古朴的剑,发着暗淡的光芒。

一直在暗处观察着苏秦的殷陵隐晦不明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格外的阴郁:“苏姑娘还是太掉以轻心了。”
说着,对自己身后的一团黑影低语:“我已帮你寻到了尚好了容器,现在,跟着那位姑娘。”
黑影立刻化为烟雾跟着苏秦的身后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安岩,因为没了魔物的困扰睡得格外香甜,只是还是梦到了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颗大树,枝繁叶茂,在它的身边又有许多小树,有十来棵的样子,看起来都有着充沛的灵性。树前有一位女子站着,看不清她的脸。令人注意的是,她的左手似乎有些僵硬,像是受了重伤。
到了这里,安岩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猛然惊醒,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心想怎么最近总是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他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大堂,准备给自己倒一杯茶,却被桌案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怎么会多出一把剑?之前明明没有看到啊……
原本暗淡无光的剑此时被安岩握着竟渐渐散发出光彩,他心里有些不解,又仔细观察了这把剑。发现在剑柄上刻了三个字,是小篆,他不认识。
这把剑看上去似乎很重要的样子,安岩急忙把玄水镜和剑收了起来,为了防止殷陵看到。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殷陵很危险,比之前摸不清苏秦的底细还要强烈。

那团黑影在跟苏秦到邮局门口停了下来,附身到殷陵为他准备的人类容器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进入了邮局。
可就在这段时间里,苏秦却已经拿到包裹进入了贵宾包间。
她小心的布下了隔断结界,认真的打开了包裹,那是一个长盒,盒子装着的,赫然是一把青色的带有古朴花纹的伞。
这种伞她见过很多次,因为可以保护人的魂魄,世间有很多把。
无主的伞却很少,而这把伞却是一把无主的青禇伞。
如果她猜的没错,那些人要这把伞,真的是为了那个禁断的逆天之行。
盒子里还有一张纸片,话不多,却道出了世间想执行禁断之术的几人,名字并不完全,却也是大有用处了。
只是看到其中一个姓,苏秦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宁?
她仔细的推敲着殷陵今日对她说的那几句意味深长的话,心里暗惊。表情渐渐凝重,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青禇伞已经出现,那么绝明剑也该已经现世了。
而且,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人许久不见苏秦的身影,心里慌了起来,害怕殷陵把这副容器收回去。正在纠结之中,有人站在他面前。
是苏秦。
“你跟着我好久了,你是谁?到底有什么意图?”
那人咬咬牙,颇有鱼死网破的味道:“安唯。”
这两个字一出,苏秦原本狠厉的神情褪去,换来一声不屑:“原来是你这团污秽,给我老实点,否则你这身好不容易得来的肉体,我自然有办法让它烂掉。”
说完,不再理他,出了巷子让人搬着那两个大箱子回到四合院。
安唯自知不是苏秦的对手,只是听到这样的言语,心里不禁起了杀意。
本来就是世间的恶所集成的灵体,更容易牵引起负面情绪。
那两个大箱子里装的不是别的,而是已经订做好的婚服,等到明日,就可以解除合卺杯的禁制了。而此次之行,也会带给她不尽的好处。

回到四合院时,已经下午了。安岩还在不停的跟神荼说他发现了一把莫名其妙的剑,让神荼看看上面到底是什么字。
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倒不是神荼不认识这种字,而是似乎好像除了安岩,任何人都看不到那把剑。
正好见到苏秦进来了,安岩眼前一亮:“苏秦苏秦你快过来,你看看这把剑上的字,神荼老是不信这里有剑,你快点过来。”
听到剑,苏秦的脚步加快了几分,原本还要说婚服和问殷陵的事也都忘了,不停的看剑在哪里。
“……安岩哥,你说的剑在什么地方啊。”
安岩一脸疑惑,把手里的剑举给她看:“就在我手里啊,怎么了。”
怀疑自己是看错了,苏秦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向安岩举着的那只手——空空如也。
“安岩哥,你不要骗人嘛,那里有什么剑啊。”
听到这话,安岩深受打击:“你们两个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剑明明就在我手上啊!”
苏秦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可是她真的没看到什么剑啊。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