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2
观察了半天,这把剑似乎真的只有安岩可以看到,他想了想,运转灵能试着传到剑上,看有没有效果。红色的光瞬间蔓延了剑柄上的所有花纹。
本来还是暗淡的剑此刻迸发出了强烈的光芒,红色的灵能包裹其中。
这次,神荼和苏秦都看到了剑。
三个小篆写成的字浮现在剑鞘上,与剑柄上的字一模一样。明明看起来无比寻常的剑,此时却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气势。
“绝明剑。”
看到此剑的一瞬间,神荼就辨认出来了,实在是这把剑给他的印象太深。那时师父叮嘱他如果有一日见到了这把剑一定要将他封印或者交给得到的高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见到安岩惊讶的神情,轻咳了一声:“我在师父的藏书里见过。”
他记得好像有这样一句话:绝明剑,异于常也,非恶者所不用,识其持者,以为主,常人不现。
当时他刚刚拜入师父门下,还不懂是什么意思。师父很严肃的样子,告诉他这把剑是恶人锻造出来了,专门用于行邪秽之事。还有一种作用,可使人剥夺他人的生命加之于自己身上。
为恶人所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绝明剑,是为恶人所用的。”
“那怎么会在这里啊?之前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只有一面玄水镜……神荼,你还知道什么啊?”
这把剑的来历的确古怪,不得不防。
只是当时的那本藏书对绝明剑的介绍实在是有限,根本得不到太多的信息。
神荼稍微思索了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
见到这样,安岩有些丧气的低下头,仔仔细细的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苏秦对于绝明剑也是一知半解,只好从盒子里拿出青禇伞,以及打开装有婚服的箱子,检查了它们的封印后,刚要开口,安岩突然拍了一下桌子。
“我知道了!”
想通了的安岩脸上掩饰不住的欣喜,眼神格外明亮:“我发现这把剑的时候,它放在玄水镜的前面,也就是说,这把剑可能是从我的梦境里出来的。”
“安岩哥,不是说是恶人用的吗?你又不是什么恶人。”苏秦并不赞同这个说法,而且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法物是存放在梦境之中的。
几乎没用多少时间,神荼就立刻推算出安岩的想法:“安唯。”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之前,安唯才会出现在那里吗?
“只是……安唯不是灰飞烟灭了吗?怎么……”
一想到这里,安岩有些迟疑,丝毫想不出他究竟是怎么把绝明剑带出来的。
“那个魔物是人性的恶所汇聚的灵体,也是近些年来才有了意识,所以,绝明剑选择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到这里,苏秦顿了一顿,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她把青禇伞放置于桌案上:“这是青禇伞,可以保护人的魂魄,是我的师兄寄过来的。还有,婚服也已经做好了,后天就是很好的日子,可以解开合卺杯的禁制。”
两套婚服都是男款,仿古样式,没有太多的花纹雕饰,却隐隐有着灵气的波动,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红色的头纱。
安岩想问她更多,又注意到神荼的眼神,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他想神荼一定也是有所顾虑的,所以并不打算把那棵树的事情说出来。
苏秦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好,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了,她想着那张纸片上的话,又问:“那个让你们找这些东西的人,是什么样子?应允你们的事办到了吗?”
这个啊……
安岩想了想。他最开始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是把人鱼泪的精魄交给那个人,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那个人一身黑衣,又穿着黑色的斗篷,脸上戴着欧式面具,声音不知道被什么处理过,显得格外的沙哑,又不是很难听。
还有那个人的手,十分的纤细,根本不像是现在人所拥有的,指尖有一点点薄茧,应该是个右撇子,几乎没有看到他用左手。
他的举止十分的有礼,几乎让人找不到一点错处,那个人一直是坐着的,他比安岩和神荼都要矮一些,却让人不可忽视。
他对神荼说可以帮他找到家人,在把人鱼泪交给他之后,那个人用投影仪放出了关于他父母现状的一张照片,又把照片交给神荼。过后THA用激光扫描测试了这张照片,没有任何合成的成分。而且这个人对于他们的了解简直到了可怕的地步。
始终让人捉摸不透。
因为只见过一面,安岩所能想起的这些也是尽力而为了。
听了安岩的描述,苏秦陷入了沉思,从这些里得不到太重要的线索,但是她想明白了一些事。
这个人有可能是个女子,而且可能已经活了很长的时间。
根据这个人找的东西来看,既是为了长生,或者,为了复活某个人。
再多的,就再也推不出来了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