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3
“喜今日嘉礼初成,良缘遂缔。诗咏关雎,雅歌麟趾。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同心同德,宜室宜家。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
等苏秦把写一份红笺之词交给安岩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
就在昨天,她就叫来了好几个工人来布置房间,只是最后的法阵由她来施法。
短短半天时间,新房就已经成了模样。
虽然知道只是稍微走一个形式,但是一想到会发生的事情,安岩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更令他在意的是,最近梦里常常可以梦见那棵树,以及那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在树前,有无数的灵草,却都不是上佳之品。
近日的苏秦实在是有些奇怪,又想了想,安岩觉得还是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大概也是看出来他的力不从心,苏秦随便找了个理由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安岩哥好像还不知道新房的样子吧?”
“……这个……我就不用先知道了吧……”
这一下果然转移了安岩的注意力,他把脸转向另一边,有些赧然的说:“那个,进了婚房多少时间出来?”
“不用太久啊,一个小时就可以了。”说着,苏秦起了些坏心思,眼睛一转,“当然了,如果你们想要做些爱做的事情也是可以的。”
静默了片刻,安岩颇为艰难的说:“这个就不用了……”
经过这样一打岔,苏秦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脸色经常阴晴不定了。
只是让他觉得奇怪的事,近日的苏秦都没有找过殷陵了,就算他们主动谈起,苏秦也会找借口逃避不谈。
殷陵似乎早就了然于胸,则是常常与他们攀谈,只是这个人实在古怪,不得不防,却又像是瞧不见他们的疏离一样,依然笑得如微风和煦。
今日就要为合卺杯解开禁制了,无暇去顾及那么多的事情,安岩在时辰将至的时候换上了婚服,和他在那些古装剧里看到的男式的婚服差不多,只是还是有些差异,在袖边有太多的精致花纹,且都是用金线绣的。
他才刚刚换好,苏秦就在窗外喊他,安岩应了一声,就出了房门,还未看清头上就盖了一张红色头纱。
“……”安岩不知说什么才好,想问什么却又偏偏问不出口。
接着他就感受到了一根冰凉的杆子递在他手上,他还没问苏秦就已经开始回答了。
“这是白玉杆,目前你要接触外人只能用这个,当然除了神荼哥,我们家的规矩,随意触碰新人是很容易折寿的。”
本来还哽着一口气的安岩这时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仍然觉得不服气:“我之前看了神荼的婚服,为什么他的花纹比我的少?”
这到真的问住了她,想着平日里是怎样应付的:“因为你比他贵啊……”
“啥?”
想到这个理由,她越发觉得有理,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对啊,你看到那些花纹都是用金线织成的了吧?那可是真的黄金,而且这件婚服的用的月灵锦更多。”
“……那为什么给我盖盖头。”
“因为你的气质符合……好了不说了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说到最后她一个字不断的把安岩推进了新房,本来就没有开慧眼的安岩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神荼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帮他把头上的薄纱掀开,眼含笑意:“很好看。”
安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见着他的样子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嘿嘿一笑:“你也很好看。”
他这可不算是奉承,他是真的觉得神荼这样穿很好看,鲜艳的红色在他的身上竟然一点也不违和,更是为他添了一分烟火气息,衬得白皙的皮肤也有一丝红晕。
“那个……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喝酒了?”
“嗯。”
刚才还不觉得什么,此时拿起合卺杯安岩才觉得手足无措,只是神荼的气息越来越近,安岩忍不住闭上眼,听到了两个杯子相互碰撞而起的清脆响声,入口的是有些清冽,却不至于醉人的酒。
过了会儿安岩才敢张开双眼,神荼还是一脸含笑的看着他,这样的一眼,安岩顿时起了这么好看的男人现在都是我的了的心思,凑过去在那薄薄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似乎时没有想到安岩会凑上来,神荼微微一愣,接着反客为主的亲了回去。
可是再怎么说,两个人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只知道乱啃,所以没过多久就分开了。
一想到还要坐个几十分钟,还不能离开,看着身边闭目养神的人,安岩有些后悔怎么没把五三带进来提高下灵能。
又坐了几分钟,安岩实在是觉得太无聊,忍不住把手机拿过来玩。
可巧的是这时正好有人打电话,安岩心中大喜,好好的夸了打电话的那个人,他正愁没人跟他说话呢。
是江小猪打来的。
“喂?安岩,你在做撒子啊?”
“哦,结婚……”安岩下意识的回答。
“撒子??结婚?!”
“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要去参加别人的结婚,那个,你打电话来是……”安岩心里一虚,差点要把实话告诉他了
这时神荼睁开眼睛,脸上面无表情,可是的的确确安岩感觉到不满。
他讨好的笑笑,凑过去又亲了神荼一口,却又听到江小猪说:“你之前不是让THA调查那个苏秦吗?前些日子我查到了,哎哟喂那个小丫头可是有些不得了啊。”
闻言,安岩有些不解:“什么不得了?”
“但不是说她的能力有多强,她是个孤儿,很早她的父母就去世了,是她师父将她抚养大的。这个不是什么关键啊,苏秦今年十八岁,可她师父才二十五岁,这个怎么也说不通吧?”
“不是有那种天才很小就有通天的能耐吗?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是那家的少爷啊?这么有能耐。”
“不是少爷,应该说是姑娘,她师父是个女的,而且二十岁就嫁入了豪门,很值得让人沉思的是,她师父也是个孤儿,你仔细想想,那位小姑娘身上穿的,是不是都比较贵?而且更可疑的是,她师父自幼根本就没有人指导过她功法,是怎么来的那么多的力量呢?”江小猪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又继续说,“你应该知道先天灵慧吧?一百年才有七个,苏秦就是其中之一啊,我觉得啊,她接近你们,一定是有目的的!我之前问过张天师了,如果本身就是灵慧的话,只要夺取两位转世之神的灵力就可以修成大果。”
安岩心里微微一惊,小心翼翼的看着之前神荼就布好的静音结界,还是有些不相信,“不可能吧……你还知道些什么?”
“还有还有!你之前不是还问过殷陵这个人吗?这个人就更奇怪了!”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