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4
听到这个名字,安岩明显紧张了起来,就连神荼的神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这时安岩不由得向窗外看去,屋檐边挂了红灯笼,显得分外明亮,而窗户则喂了仿古,早就涂上了一层纸浆,白茫茫的一片。在最不起眼之处,安岩看到了一个黑影,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想到神荼早已经布下了静音结界,才稍稍安心。
江小猪那边还在查资料,安岩心下一急,毫无预料的把神荼扑倒在床上,幔帐遮住了两个人的身影,安岩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神荼眼中的震惊之色。
还来不及说清楚,就听到江小猪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江小猪按压下自己心中的狂喜,娓娓道来:“殷陵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怪就怪在这里,他们家在几百年前还是人丁兴旺,几百年来顺风顺水,到现在就不知道怎么儿孙稀薄了,据说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一个老祖宗干的,具体是什么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还有,他们家的家业很大,绝对不会出现什么与世隔绝的事情,况且他还是家中唯一的继承人。”
江小猪的声音有一些颤,好像又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近几十年来,殷家与某个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经常抓一些有天分的孩子做人体实验,这个组织的代号刚刚查出来了,宁。”
这样的事情安岩之前根本是闻所未闻,只是为什么之前没有查到,现在又查到了?
“凑巧的是,苏秦曾经也被这个组织抓去做过实验,据说那些孩子都没有名字,全都起的是代号,而且那些还没有被实验的孩子的代号里,都有一个晚字。苏秦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逃出来了,就在第三天,她就遇到了她现在的师父。同一时间,THA居然和殷家做了一个交易,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世界各地的宝物都消失了一两件,后来有些归还了,有些就没有。至于时间……就在十年前。”
“还有,殷家前段时间解雇了好多下人,胖哥也去帮你们问了一些事,他们家的少爷在很多年前得到了一块玉佩,整天爱不释手,别人连碰都不准碰一下。就在一个多月前,这块玉佩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可是殷陵好像一点也不着急,过了几天就离家了。”
玉佩?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安岩的脑海里,他深吸一口气,如果他的猜测没错,那么这个人……
“殷家的那个先祖,叫什么名字?”
“殷楚。”
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猜想似乎都变为了现实,安岩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江小猪已经把电话挂了,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
身下却传来一声叹息:“……下去。”
正在愣神的安岩被这一声喊回了神,发觉神荼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顿时大窘,侧身躺在神荼的旁边,又向他那遍靠了靠,闷声道:“神荼,你说我是不是太笨了啊。”
神荼心下一软,摸了摸他的头:“不会。”
“哦……”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到底该怎么办,他悄悄握住神荼的手,“我这几天反复做着一个梦,总觉得很奇怪,我想一定要告诉你。”
“我看到一片树林,有个女人站在一颗特别高的树前面,看不清脸,好像在哭,而且她的左手好像不太方便。接着,还有一个人躺在草地上,他的旁边放着一把伞,他周围的人看起来很伤心……”
说到此处,神荼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用再说了。安岩的神色似乎很难过。
一个小时早就已经过了,可是他们还是不愿意出去,像是想守住这片刻的安宁。
那个黑影已经消失了,时间也不早了。这个房间是临时布置的,只有一张被子,神荼把它盖在安岩的身上。
安岩想起了什么,尴尬的问:“我们两个一起睡?”
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神荼点了点头,又看到他用他那好看的蓝眼睛望着自己:“把外衣脱了。”
“啊?”
“你要和衣而睡?”
这样啊,安岩将自己身上的大红衣裳脱了下去,里面穿的是古时人穿的里衣,想来神荼穿的也一定和他一样。
夜太深了,神荼关掉了还亮着的灯,屋子里变得一片漆黑。安岩并不怕黑,只是今天听到了这么多事情,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一些发怵。
也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想法,神荼把安岩搂在自己的怀里,没有任何安慰性的话语,可是却早已胜过了千言万语。
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清冷的香气,闻起来很舒服。迷迷糊糊之间,安岩睡着了。
这张床并不算太大,而且已经快入秋了,夜深人静,本来就更有些凉意。可是此时此刻,安岩却感觉不到半点寒意,他有好长时间都没有睡得像今天这样舒服了。
在闭上眼皮的那一瞬间,他还在记着明天一定要找苏秦问一问。
睡意来的太快,这一次,他又做了一个梦。
和反复缠着他的那个梦不一样,这次的梦里面,他看到了神荼。
这个场面他好像在哪里见过,神荼做任务归来,他在家里为他摆好饭菜,吃完饭后,两个人去离家很近的公园走上两圈。抬头看了看天上圆的不像话的月亮,和稀少的星星,他们并肩走着,牵着手,等到时间有些晚了,他们再回家。
回到家后洗了个澡,就此安眠。
这个场景是意外的熟悉。
他曾经问过神荼,问他找到自己的父母后又打算怎么做,神荼当时好像是说,与你一起安定下来。
而直到现在,他把当时的话与现在的场景默默比较就一下,恍然发现,神荼的愿望,从有种意义上来讲,也是自己的愿望。
之前罗平问他是否愿意参加THA,在冒险的路上勇往直前。这的确是他当时的想法,他还没有想好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因为有了一个目标,而为之努力,而现在他的目标是……
安岩想起这个名字,在睡梦之中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