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6
因为被苏秦拉去剪头发买衣服,殷楚早就不是古人打扮,而如今她失去了消息,他却没有半点伤心,反而带着一种悠然自得的神情站在这里,语调甚至微微上扬:“你们也不用白费力气了,昨日我早就在你们身上下了咒,你们的法术现在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倒是你们自己倒还有那么一点价值。”
安岩刚要破口大骂,仔细想想又忍住了,瞥了一眼那片花瓣,心神一动,又去看神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蓦然之间,他好像明白了神荼的意思,定了定神,装作气愤的样子跑出了屋子,神荼看了一眼殷楚,莫名的让殷楚,“我知道。”感到一丝阴冷,然后从容不迫的跟着安岩走出屋子。
那片花瓣随着微风的吹拂飘出了窗外,淡薄的香气变得更加稀疏,风不算很大,可那片花瓣竟飘到了大门外,在落地的一刹那发出一阵紫色的光芒,一只淡紫色蝴蝶从中款款飞出,然后扑扇着翅膀停留在玉兰花上。
安岩若有所思的看着蝴蝶:“神荼,你说这是苏秦给我们留下的信号吗?”
“那不是黄泉花。”这是安岩听到神荼说到黄泉花时同时,一个声音猛然的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是神荼。
“这种蝴蝶可以识得方向。”神荼缓缓的说,声音却渐渐变得柔和,“安岩,你要小心。”
“啊?”听到神荼这样说,安岩嘿嘿一笑:“我知道。”
“二货。”
许久都没有听到这个称呼,如今却感到无比的熟悉。听到这两个字,安岩心中有百种思绪飘过,看着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不知怎么的,以往的委屈都不算委屈了。那些心绪片刻间烟消云散,他心里想着一定要拥抱一下眼前的这个人,心里同时有种强烈的预感,似乎很快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这么想着,也真的这么做了。神荼似乎也是没有想到他会就这样扑上来,不过惊讶也只有一瞬,下一秒,他就把安岩搂得更紧,安岩埋在神荼颈窝里,声音闷闷的:“神荼,谢谢你。”
一声叹息传来,神荼用双手捧着安岩的脸,就像是捧着绝世的宝物,然后小心翼翼的,从他的唇角开始吻起,用舌尖细细地描绘着安岩的唇形。
这个吻安静无比,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
就连蝴蝶也停驻在另一朵花上,翅膀上的淡紫色磷粉变得更加浓郁,它停了几秒,就围着神荼和安岩转圈。
安岩首先注意到了蝴蝶,怕有什么事情,急匆匆的推开了神荼,跟着蝴蝶跑,脸颊还有着未褪去的红。
神荼看着安岩远去的身影,心里一股温暖油然而生。
在许久之前,他一心想着找到父母和弟弟,修习馗道极为克制住自己的欲想,修习神荼之力之人本来就淡薄,如此,更加变得冰冷。
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没有任何所求,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明明家事坎坷,却又好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在自己对他说不必跟来的时候,他又是如此固执的跑了过来,在别去三个多月之后,他看到安岩,第一次有了欣喜之感,在贝希摩斯的庄园里听到的那些话,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他突然发现,人的一生,并不需要只执着于一件事。
在找到阿塞尔之后,他又要重新踏上路程,阿塞尔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寻找父母,在他身边的只有安岩。
也是在这期间,他发现自己对安岩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情感,不知从何而起,不知从何而说。
可喜的是,他对自己也是一样的感觉。
有这样的一个人陪伴,他的余生该是有多么的充实。
“神荼,你怎么还不走啊?”安岩脸上的红晕已经完全消散去了,他抓住神荼的手,带他去往蝴蝶飞走的方向。
见他如此,神荼反手把安岩的手紧紧的握着,在晨光的映衬下,他轻扬了一下嘴角,冰蓝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些许的柔软。
怎么突然就……安岩有些疑惑,不过也悄悄的握的更紧,心中无比安宁。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