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1
又下雨了啊……瑞秋忧心忡忡的看着过桥的人,边叹气边为他们打了一碗热乎乎的汤,色泽很是诱人。
听见她的叹息,坐在树底的青年也打了个哈欠:“惊蛰都过了下雨很正常啊,小姑娘不要总是叹气,容易变老。”
“不用你管。”瑞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犹犹豫豫的盛了一碗汤,“喂,你真的不喝?”
“不喝,你汤里面加香菜了,”青年瘪了瘪嘴,“而且我也不想喝。”
再一次听到这句话,瑞秋无语的望天,这时候过桥的人也没那么多了。不过还是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其他的小鬼在窃窃私语。
“诶,你看,就是那个人。”
“他到这已经七天了吧?怎么还不过桥?”
“就是搞不懂啊!而且今天他还不回家,就一直在这坐着。”
“不过你们别说,长的还挺好的。”
见时间快到了,瑞秋也没心思再理他了,收拾收拾就走了。看着她走了,青年摇摇头,感觉特没意思,再次躺在地上闭目养神。
不知道睡了多久,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香味,像是女人用的胭脂水粉,他揉了揉眼睛,难不成瑞秋又回来了?
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嘴里含着一块糖,口齿不清地问他:“你就是那个怎么也不肯过桥的那个家伙?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人不一样啊。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看起来挺单纯的样子,这里的人也都没什么坏心眼,青年看着她手里攥着的书册,想了想:“不知道。”
“不知道?”女孩子奇道,“我见过的鬼多了,还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记不得自己的名字的。我叫允诺,不过,你得告诉我该怎么称呼你吧?”
“安岩。”
允诺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安岩?”吞下那颗糖,凑到他身边,“还说自己不记得名字,这难道不是你的名字吗?”
那本书册被允诺放到了一边,安岩也没有再盯着了,到这里的这七天还没有一个人像允诺这样心平气和的跟他聊天,瑞秋虽然也很不错,可是总是一个劲儿要他过桥,两个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想到这里,安岩摇摇头:“不是,这好像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起的名字,我父母好像早就死了,还没来得及给我起名。”
“是这样啊……”允诺喃喃自语,看着他又问,“今天是你的头七,你不回去看看吗?”
“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这可真奇怪,允诺想着,总不能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那你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
“你连你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允诺这下可没有办法了,答应了阎王要让这个人好好过桥,可是他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让她怎么施法渡安岩过桥啊。
完了,这次得不到那三十个糖果了。
允诺哭丧着脸,不过她对安岩的好奇比糖果大,见也问不出什么了,施法窥探了一下安岩的记忆。结果一片空白。
对于空白,只有两个解释,要么就是这个人生前活的太没有滋味,什么东西都没什么留恋的,要么就是一个法术很高的人把他的记忆封印起来了。
对于第一种情况只是推测,还没有实际性的表现,所以一般来说都是第二种情况。
不过是什么原因,让人把安岩的记忆封印起来了呢?
而且这个人和其他的的鬼也太不一样了吧。吊死鬼的舌头会伸出来好长一节,被毒死的脸上都会有黑斑,被杀的身上会有血洞,老死的是白发苍苍的模样,就算因病而死身上都会有青斑。
可是在安岩身上却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皮肤时浅小麦色,嘴唇还是红润的,简直和活人没什么两样。
地下的人只有拥有法力的人才会是这个模样,而且鬼差的记忆并不能查看,安岩身上半点法术都没有,怎么会是这个模样。
想着过几天天神要派人下来做视察了,阎王为了这次得到全优努力了几百年呢,如果安岩不能顺利过桥,这次的全优可能就要泡汤喽。
允诺在心里默默的为罗平点了一根蜡。
“允诺,你是什么人啊?”
“我?”允诺又从袖子里翻出来一颗糖吃了,“我是龙王的女儿啊,不过每个神仙在正式被册封的时候都得经过一番历练,我听说地下很好玩的样子,所以我就来咯,说实话这里还挺不错的,我都不想走啦。”
“允诺,你要是这么做的话,龙傲娇可是会生气的。”一个胖乎乎小伙子突然出现,看起来跟安岩差不多大,身上带着个袋子,看起来鼓鼓的。
一见是他,允诺松了一口气:“江小猪,你怎么总喜欢从别人背后冒出来呀,对了,你告诉罗平,说这人我渡不了,让他另想办法吧。”
“哎呀,早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罗平让我带这个人去见他呢。”江小猪翻了翻不知什么时候掏出来的册子,“而且我们都翻遍了整个鬼册,都没有发现他是怎么回事。”
“那就让安岩跟你走一趟吧,”允诺把从袖子里掏出来的东西抛给安岩,“安岩这是江小猪,他带你去阎王那里,放心,罗平是个好人,如果有什么事,你吹一下这个海螺,我立马就到哦。”
说完,允诺站的地方冒出一股白烟,瞬间,她就消失不见了。
安岩看着她消失的地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小子不错啊,这么快就勾搭到了允诺,厉害啊,”江小猪拍了拍安岩的后背,笑嘻嘻说,“我叫江小猪,允诺认识你,那我一定好好照顾你,走。”
——tbc——
突如其来的脑洞,忍不住把它写出来的,不定时更新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