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白色情人节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还是可以看到很多虐狗的人。
江小猪在昨天中午搞了好多酒,本来是想和寝室的人一起一醉方休的,可是罗平这厮太没有义气,还没到晚上就打扮的无比骚包的和瑞秋去约会。丰绅这人更是老气横秋,不过最近和固伦在一起了,听说今晚可能要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了。
于是剩下的就只有他和安岩两个人了,安岩胆战心惊的看着江小猪一杯又一杯的给他倒酒,酒精浓度还是很高的那种,平时他就不太会喝酒。
“安岩!你小子就给我一句话!是不是兄弟!”
“……是。”
“那就给我喝!”
结果两个人刚喝了一瓶,就喝趴在烧烤店的桌子上。
安岩醉倒的前一刻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包妮璐的身影,貌似还在给什么人打电话。
第二天安岩醒来的时候是在酒店的床上,他还在想自己是怎么跑到酒店来开房的呢,刚一起身就感觉到浑身酸疼无比,他心想以后再也不喝那么多了。
于是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酒店打车回到学校,刚一进校门就看到江小猪神采奕奕的站在校门口。
“哎,安岩我跟你说啊,你都猜不到昨天我经历了什么,”江小猪的眼睛里几乎都在发光,“昨天我喝醉了,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居然是琼斯小姐在照顾我,琼斯小姐啊!”
安岩配合的笑笑:“那恭喜你啊……”然后又龇牙咧嘴的问:“江小猪,你昨天拿的酒是不是有问题啊?”
“这酒可贵的呢,能有什么问题?”
“今天早上一起来,全身疼的要死不说,我屁股也疼。”说着,安岩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江小猪上下打量着自己:“那我怎么没事啊,贝爷给的酒肯定没问题!是不是烧烤店的肉不太对劲啊?”
说是贝爷给的,安岩更不放心了。
回到宿舍,罗平已经回来了,丰绅还有课,早就走了。看到安岩,他用一种暧昧不清的眼神笑笑:“昨天晚上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不说了,我屁股疼得要死。”
“神荼怎么没送你回来?”
安岩小心翼翼的沿着床边坐着:“他为什么要送我回来?我一路上都没看到他。”

罗平现在没心情管他屁股疼不疼的问题,继续问:“那你昨天怎么去的酒店?”
“我不知道啊,我还在想呢,昨天我都喝断片了。”安岩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我去了酒店。”
罗平莫名觉得心塞:“……因为是神荼送你去的。”
神荼?安岩认真的想了想:“他真是个好人。”
听到这句话,罗平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半晌,摆了摆手:“算了,这话你自己跟他说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寝室,顺便带上了门。
可是他还是听到了安岩和江小猪的对话。
“安岩,你脖子怎么被蚊子咬了?都挠出红印了。”
“哎哟喂,我都没注意。”
“说起来我昨天看到了蚊子,才三月份,咋个那么大一只。”
唉,罗平幽幽的叹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安岩去找神荼,神荼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就像谁抢了他的老婆一样。
“神荼,听罗平说,昨天是你送我去的酒店,谢谢啊。”被神荼一直盯着,安岩居然脸红了起来,暗骂自己不争气,干咳两声:“那个,兄弟,以后请你吃饭啊。”
“谁是你兄弟。”
没想到神荼回来这么一句,安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干巴巴的站在那里。
神荼摇了摇头:“二货。”上前把人拉过来搂在自己的怀里,安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感觉到神荼不由分说的亲了他。
于是当天晚上,只有江小猪一个呆在寝室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