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逆轮

chapter39
尚在四合院的殷楚猛然睁开眼睛,怎么可能,他感觉不到和安唯的联系了,甚至苏秦身上的封印也感觉不到了。
接着,他感觉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那种东西,只有那个女人才有,刚刚把那两个人放走了,现在也该弄回来作为祭葬品了。
森林里。
“那,这里到底哪里还有归魂草啊?”
按耐不住急躁,安岩闻到,他怕万一晚了一步,就会有人早于他采摘归魂草。
不成想树灵只是叹了口气,纷纷都说不知道。
不过安岩明显注意到,这里一共有六棵树,说话的只有五棵树,还有一棵树迟迟不开口,而且看起来,它的树龄也要比那些树也要大一些。
还没等安岩问出来,那些树就已经回答了他的疑问。
那棵树是那位女子种下的第一棵树,并且也是在那棵树树根下埋葬了一位女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棵树就渐渐不说话了,并且只有它才知晓那根归魂草在哪里。
而且同时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六月飞雪。
就在那一年,这片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也独独只有这片树林存留了下来,最早的那棵树为归魂草提供养分,才让它们长了百年还依旧完好。
安岩听到这一切竟是什么话都不能说出来了,他曾经听到舅舅说过这样一句话:瑞雪兆丰年。
说的是大雪过后,明年收成一定会很好。
他一直把这句话视做祥瑞的象征,所以之前每次下雪的时候,他都是最开心的一个人。
可是如果现在要下起了雪,他不知道该作何感受,明明知道已经有那么多人为了那些人的私欲牺牲了那么多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守护住这里最后一棵归魂草,不使它被人采了去。
可是没人知道归魂草到底长什么样子。
也许是察觉到了他的担忧,神荼看着他,握着他的手:“总会好起来的。”
神荼的话似乎总是有一种魔力,会让他特别安心,就像是之前他所说的“你放心”,安岩从未像现在一般如此的相信一个人。
一切,都不过一个情字。
可是还是会有那么多人为了这个字,去摧毁别人娥人生。
想到这里,安岩又不那么安心了。
天色越来越阴沉了,黑云欲摧的样子,像是要打雷下雨,早早的布好了排场。
看着翻滚的乌云,少年的脸色越发不好了,他攥紧了拳头,又渐渐松开,苏秦又变为了蝴蝶修养自己。他把蝴蝶所栖息的玻璃瓶抱在怀里,抓起一旁的伞冲出房间。
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一天,所有的店铺像是说好了一样,全部都把门关的死死,而外地人又根本进不来这里,上百个保镖服饰的人封死了这个地方的所有出口。
看来大雨真的是要来了,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这场雨一点征兆也没有,倒像是什么故意催动法术来布置的。
树林里的雷声不比外面的大,但是却可以渐渐消散人的灵力。
恍惚之间,安岩闻到一股脂粉的香气,猛然转过头去看气味传来的方向,雨水有些模糊了他的视线,朦胧的视野下,他看到了一位身穿长裙的女子捧着一株灵草走了过来。
安岩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想要冲到她面前去把灵草拿过来,却被神荼抓住了手臂,他有些诧异的看着神荼,只见到他摇了摇头。
“天公还真是不作美。”女子款款的走到他们面前,一颦一笑之间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煞气,“你们就是神荼郁垒的继承人?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
见到这位女子的样子,安岩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人身上的煞气实在是太重,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完全都不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半分生者气息,浑身散发着一股早已死去的气息。可是她却偏偏是活着的。
安岩刚想开口,就看到神荼已经召唤出惊蛰向女子挥去,莹蓝色的灵能瞬间穿过女子看起来略显单薄的身体。她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依旧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们。剑刃刺破她身体的一瞬间,就好像有什么力量又强制性的恢复了她的身体。
不过刚刚那一剑却撕扯下了她裙袂的一角,露出一个宁字。
安岩有些明白这个人是谁了,他看向神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同一件事情。
宁兰韵却不管他们此时到底是何心绪,一步一步接近他们,毁败多时的沙哑嗓音响起:“两位不必担心,我只是来和你们做个交易的。”
她的目光中尽是势在必得的自信,神态中尽现怡然自得:“刚刚你们在穿过这片树林时,早就吸入了我所洒下的毒粉,只要你们原因帮助我复活一个人,我就可以留你们一命。”
不知道怎么回事,边听着她的话,安岩越觉得她身上的死之气越来越浓重,虽说有胭脂水粉所掩盖,可还是透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就好像尸体腐烂的味道一样。
他们都没有回答宁兰韵的话,安岩又眼尖的发现那只紫色的蝴蝶飞在他们的头顶,轻轻扑闪着翅膀,洒下数多的磷粉。
好像有什么魔力一样,那股味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