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5
神荼守了有半日,安岩才醒来,睁开眼看到他时眼神有几分恍惚。
他想了想昏睡之前脑海里所看到的画面,问道:“神荼,我是不是见过你。”
等了一会儿,见他并不作答,安岩又再次试探地问:“你,之前是不是姓秦?”
要不然自己怎么会那样贸然的叫他,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恢复自己的记忆就指日可待了,倒也不至于魂飞魄散。
神荼见他已经并无大碍,也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起身离开,一句话都没有说都没有说。刚走了没几步,就感觉到了肩上有了压迫感。
安岩牢牢的搂着他的肩,装作恶狠狠的语气:“你要是不说,我就不放你走了。”
这样的威胁对神荼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银针,刺向安岩的后颈,瞬间,安岩就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了。他眼珠子一转,心里又升起一计。
虽说定住了安岩,可是他的手臂还搂着神荼的肩,无法挣脱。
这时,安岩的声音委委屈屈的响起:“我错了,不该这么做的,你解开吧。”
神荼虽然不信他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可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心下叹了口气,把那根银针拔下来。
还没等神荼收回银针,安岩就趁着这个空荡把双腿也盘在了神荼的腰上,语气里全不似刚才的埋怨:“这下我看你怎么办,就算你定住我也没用,除非你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别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神荼强压下把这人狠狠揍一顿的意念,冷声喝到:“下去!”
“我就不!”安岩把他的脖子搂得更加紧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一直不下去,看看最后丢脸的人是谁。”
谁知听到这话神荼却又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就着这样离开了冥阁:“随你。”
一路上的鬼见到两人这个样子,吓得不知所措。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看他们俩的眼神也十分怪异,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被人这样子看安岩的脸皮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这人是没有感觉吗?
安岩愤懑的在心里大喊,他不自在的说:“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恐怕全青冥的鬼都会把你当做断袖之癖啦,身为一个上神,你怎么就不维护一下自己的清誉呢?”
此时神荼倒是回了他一句:“你倒知道清誉。”
安岩听出了他话下之意,不服气的顶嘴:“我只是一个鬼,转世了谁会认得我,你呢?被天神知道了,还要不要做神仙了?”
就在他们说话之间已经到了神荼所住的地方,安岩觉得无趣,从神荼身上下来,却又不认识回去的路,坐在神荼旁边,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你在担心我?”蓦然的,神荼来了这么一句话,湛蓝的眼睛盯着安岩看。
安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仔细想才想到是那句要不要做神仙,他喝了一口茶,随口回答:“也许吧。”
然后又察觉到神荼还在盯着他看,莫名心虚的放下茶杯,心想自己是不是太放肆了一点,这可是神仙,可能自己一不小心惹他生气,他一大怒就让自己灰飞烟灭了。
“这是我素日用的茶杯。”
见到安岩还未理解他的意思,神荼叹了一口气。
所有的可能性都猜了,猛然听到这么一句,安岩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那个,你有洁癖?”
神荼却又没有再接话,安岩愈发觉得不好意思,怎么说都不是,只好牵扯起另一个话题:“你,你别见怪,其实我这个人也不是特别自来熟,只是太奇怪了,我真的觉得我认识你,你看啊,我都失忆了,你也别怪罪我了。”
说着,他放松了不少,看着神荼那张冷峻的脸,话倒是全都冒出来了:“就算咱们之前不认识,但是呢,我也算对你一见如故,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我投胎转世了,你要是下凡来玩,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啊。”
对你的那些熟悉感,就当作是久别重逢吧。
“你从此,打算怎么办。”神荼却不接他的话,也不回应什么兄弟。
安岩被问得一愣,不解的说:“找回自己的记忆啊。”
“若是找不到又该如何。”
“那,那我就不知道了,走一步算一步嘛。”
“你没打算过做神仙?”
安岩很奇怪神荼为何如此言语,这一点也不符合江小猪所说的上神的设定啊。他略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他皱着眉,像是想起了许久以前的事:“神仙虽然很好,可是我不愿意。做了神仙,就有太多的约束,更不能随意的显露出自己的情感。”安岩说到这里,表情更为凝重,“而我分明记得,我生前应该是有心悦之人的。”
说完了这句话,安岩突然感觉气氛变了,小心翼翼看了看神荼的脸色,却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那种隐隐的压迫感却一直存在,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那人是谁?”
意料之中,安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或许,如果我想起来了,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tbc——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