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7
你听说过棠棣花吗?
在思考了整整一天都没有结果的安岩吹响了允诺给他的海螺。本来还以为安岩终于找她玩了的允诺听到他说的那个门神的名字,脸立马就黑了。
她没好气的坐在窗沿冷哼:“怎么,你们一个两个就知道问神荼,他又跑不了。”
虽说是抱怨的语气,可是安岩分明在这句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有很多人来问你?”
允诺倒是没有什么说漏嘴的慌乱的表情,颇为可惜的看着安岩:“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你不主动来找我,我怎么会把事情告诉你呢?”
看来允诺真的是知道一些关于他和神荼之间的事的,但为什么在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装作未曾相识的样子呢?
他似乎听江小猪说过,上神下世历劫,经常会有其他的神仙一起下凡,这么做就是为了保证仙灵的稳定。
或许,允诺也是当时下凡历练的神仙中的一个。
他听到了压的极低的声音。
“你听说过棠棣花吗?”
声音冷的让人禁不住抖了一下,小心看了一眼允诺,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冷漠。
“棠棣花,宜欢花,黄泉花。”允诺的声音瞬时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这是三种足以至人于死地的花。”
“那天,你送给神荼的,就是棠棣花。”
棠棣花,是只出现在古籍中的花,又怎么会真的存在于世间呢。
古书中说,棠棣花代表的是兄弟情谊,怎么会至人于死地呢。
许是看出来了他脸上的惊慌,允诺再一次问:“我有说过只单单棠棣花吗?”安岩的表情越发的犹疑,她的声音像是浸入了冰泉般冷冽,“若是他同时得到的,是这三种花,或者说,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把另外两种花,在他不知不觉的时候撒下的呢?”
就在秦家为神荼定下亲事没多久,安岩就不知在哪里采到了这种只出现在古籍里的花,原本只想表示下友好,却在那天发生了异象。
神荼本来漆黑如墨的眼睛竟然变为了蓝色,更诡异的是,他的左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请了燕坪最好的大夫也不能知道如何医治,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个怪人,硬说是神仙转世,是有大福之人,他的命运本就不该止步于此,他的命定之人更不会只是个普通人。
那怪人本就经常在城外疯言疯语,捉住人就要给他看命相,而往往不灵验,便也没人再信他。
况且,婚约已经跟那家小姐定下了,如若退婚,实在是要毁人家姑娘的名誉。那位姑娘听神荼有了如此大的变化竟也不在意,只说缘分天定。
安岩有些搞不懂棠棣花究竟是做什么的,不过好像可以听出来,这种花让神荼现出了上神的特征。
“让他如此变化的,不是棠棣花,而是郁垒之力。”
下一句话,就让安岩彻底陷入了茫然。
“安岩,你身上,就拥有郁垒之力。”
不然罗平怎么会费尽心思要把你送回人间,却又不得不让你回想起生前的一切,郁垒若是想不起生前之事就投胎的话,就会消散所有的神力,到时,世间只剩神荼一人,天下迟早大乱。
只是让人搞不懂的是,神荼希望他想起,却又希望他不要想起。
逐渐明显的神荼之力的特征,让神荼看起来更颊不近人情,除安岩及他父母之外,没几个人敢跟他多说几句话。
而机缘巧合之际,安岩却又在那怪人的身上要到了神剑惊蛰。
此物于神荼来说是个格外称手的兵器,安岩喜欢看他高兴的样子,就直接把惊蛰送给他了。当神荼问他剑是从哪来的时候,他又总是支支吾吾的一句话也不说。
在不久后的上元节,那家小姐派人送了宜欢花到秦家,以表心意。
世人都知道,宜欢花是引人情丝的花,这其中之意,不得不让人感叹。
神荼知道安岩向来很大胆,却也不知道他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
安岩看着那宜欢花没由来的不高兴,把自己送给神荼的棠棣花找来,放在一起硬是要神荼来比较到底哪种花比较好看。
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不开心的,神荼怎么也想不明白。
谁知,安岩见他久久不回答,头脑一热,竟亲在了神荼的嘴唇上,只有一瞬,就满脸通红的跑开了。
神荼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