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夏

【荼岩】青冥地底

chapter8
安岩还是搞不懂允诺之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等到想要再问的时候,发现她的表情又变回了那副纯真无邪的样子。
这让他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看错了。
而且,允诺之前说的不去找她,就不会告诉他所有事情究竟又是什么?如果她真的也是下凡历练的神仙,为什么等他来到青冥后,又什么都不说呢?
允诺看着他脸色不断变来变去,忍不住噗嗤一笑:“真是个呆瓜,你就没有想过,你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让我们来告诉你那些答案的?”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也不想想,来到青冥也有一段时间了,哪有一个普通人是像你这样找不到转世的机会呢?”
安岩狐疑的看着她:“我身上有什么?”
气氛突然变了,她收起玩笑,一字一顿:“郁垒之力。”
郁垒,神荼郁垒的那个郁垒。
郁垒之力的传承者怎么会出现在青冥,那是必须在云间出现的人物。
青冥的秩律虽然不像云间那样的枯燥,但是凡是在青冥投胎转世的人,无论来世有多大的成就,也终归是平庸的一生。
寻不到半点精彩。
云间虽然是可以让人变为仙,但也是让人转世之地。与青冥又大不相同。
这样就很耐人寻味了,无论发生了什么,身为郁垒之力的传承者居然出现在了青冥,不觉得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这也导致了罗平迟迟不能下决定究竟该怎么安排安岩的去往。
见安岩听得似懂非懂的样子,允诺不禁心里产生了好奇,这到底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居然让那个外人勿近的冷面神这么的上心,这次倒是真的引起她的好奇了。
这两个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东西,是她在龙宫里从未见到过的。
陪安岩坐了半个时辰,连糖糖都忘了吃了,向安岩道个别,就跑去龙傲娇那里要糖吃了。
她头一次见到像安岩这样的人,所以她决定不告诉他在这里的那么多人都不希望他成功的转世。毕竟郁垒之力,可是令很多人垂涎的,不过她倒是可以帮助神荼完成一些事。
允诺眼珠子一转,跑到了包妮璐那里。
神荼和郁垒。安岩烦躁的揉了揉头,真是越来越麻烦了,本来想不起生前的事已经很烦了,现在又多出来了这么多事情。
神荼就是神荼之力的传人啊,他怎么从来不告诉自己这些事。
棠棣花,宜欢花。
他记得允诺说过棠棣花只生在人间,而宜欢花则是三界都存在的花朵。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罗平的阎罗殿前就有这种花,旁边还特别注明了花朵的物种。
小猪说瑞秋是很喜欢
花的。
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股拼命想要活下去的冲动,即使现在已死却也要固执的挣一挣自己的来世。好像曾经有人跟他说过,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那个人是谁,一点印象也没有。
只可惜自己食言了。
一边想着,安岩倒真的去阎罗殿边去采宜欢花。艳丽的红色花瓣莫名的给这一方土地增添了几分妖冶的气息,色彩鲜艳的几乎快要使他移不开眼。倒是有几分相似奈何桥三途河畔的彼岸花。
这种花是有叶子的,安岩觉得这种花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淡雅的香气间,他居然恍惚之中看到了神荼的脸。
安岩吓得急忙摇了摇头,没想到这种花的香气居然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可是为什么都这样了,罗平还是要种那么大一片呢。
回到冥阁,安岩随手把花插到一个瓷瓶里,灌了一些灵泉水,就开始翻阅架子上的古籍,这里的字他还是有一点看不懂,不过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翻了好久才翻到关于宜欢花的记载,棠棣花倒是半点没提。
这样艳丽的花,其实是有毒的。
毒的不是身体,而是内心。
怎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安岩觉得越发奇怪了。
——tbc——

评论(1)

热度(12)

  1. 啊呀呀ty月无夏 转载了此文字